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吕青

当前位置: 首页 > 吕青 > 正文

吕青 /

抓住“人心”的喜剧家

作者:吕青发表时间:2019-07-29浏览次数:

谈到西方近代史上的剧作家,人们往往都会想到莎士比亚,他的悲剧作品代表了莎士比亚戏剧创作的最高成就,其中《哈姆莱特》更是征服了整个世界的戏剧爱好者,更有“一千个读者便有一千个哈姆莱特”的说法。但与此同时,其早期创作的喜剧,有《威尼斯商人》、《仲夏夜之梦》、《第十二夜》等也取得了很高的成就。谈到他的喜剧,不得不提到的便是莫里哀。

莎士比亚是欧洲文艺复兴时期最伟大的剧作家,他开创了英国古典喜剧创作的新局面,莫里哀是法国古典主义最杰出的喜剧家,他的艺术成就已经到达了一个高峰,其代表作有《伪君子》、《吝啬鬼》、《可笑的才女》等。人们常常把两人的喜剧放在一块比较,似乎从二者取的喜剧名便可窥见其不同之处。出生法国的莫里哀,他的喜剧却没有继承到法国人追求浪漫的情怀,他的喜剧更多的是充满讽刺和抗争的现实主义题材,相反,出生英国的莎士比亚在喜剧创作上更加富有浪漫主义色彩,对唯美爱情的诗意化描写与追求贯穿了他的喜剧创作之中。

就拿莎士比亚的《仲夏夜之梦》和莫里哀的《吝啬鬼》来说。首先,就题目而言,《仲夏夜之梦》唯美、浪漫、具有诗意,体现了作者对爱情的乐观情绪,而《吝啬鬼》,则是负面的,具有讽刺意味的。二人经历颇为相似,都出生在商人之家,家道中落,落入社会底层,阅历丰富,但从二人的喜剧就可以看出两人人生态度上的差异。莎士比亚虽人生不如意但却一直相信人世间美丽的感情,他的心中一直有着爱情寄托,莫里哀更多的是对所见到的社会上不满的风气的讽刺与抗争,他着眼的不仅仅是儿女情长,更多的是整个不公的社会。

其次,从情节内容上来看,《仲夏夜之梦》之中主人公是仙,场景是大自然,作者安排了四个情节线索:雅典公爵忒修斯即将与阿玛宗女王希波吕忒举行婚礼;雅典一伙手艺人为婚礼上演出的戏剧进行排练;四个年轻人狄米特律斯与海丽娜、拉山德与赫米娅发生爱情纠葛;仙王奥布朗和仙后发生一些小争执。四个情节,四对情侣,最终都得到真爱,在大自然提供的诗意场所欢恋舞蹈,如幻如梦。莫里哀受到古典主义“三一律”创作原则的束缚,通常都是单线条,《吝啬鬼》围绕阿尔巴贡吝啬一步步展开来,相对来说反映的生活面比较狭窄。当然,在莎士比亚的喜剧中,中多线索组织,最为成功的当要属《第十二夜》全剧用七条主要的线索来表现7组爱情关系。在5幕中,大小高潮有5次,每一条线也有高潮,形成起伏的波澜,向前推进。

再次,从语言上来看。《吝啬鬼》以资产阶级家庭为背景,注重人的本性的描写,常常用简短的对话就刻画人物的性格。如第三幕仆人进来说:“先生,有一个人想跟您说话。”阿巴贡回答:“告诉他,我事务缠身,让他改天来。”仆人又说:“他说他给您捎钱来。”阿巴贡回答:“请您原谅,我马上就来。”这段对话三言两语就写出了阿巴贡爱钱的本性。相对于莫里哀创作的语言具有生活化、口语化、动作性的风格,莎士比亚的喜剧创作语言运用都是极为重视艺术性的,偶尔穿插抒情诗和民谣,再或者进行一番诗意性的描写。如《仲夏夜之梦》中写到:“考虑一下你的青春,好好地估量一下你血脉中的搏动……结婚的女子如同被采下炼制过的玫瑰,香气存留不散,比之孤独地自开自谢,奄然腐朽的花儿,在尘俗的眼光看来,总是要幸福得多了。”当然二者的差异与其取材有关,莫里哀的喜剧创作大多数是直接取材于17世纪法国社会的现实生活,有着浓厚的生活气息,基于此人物语言也就更加生活化。

最后,法国作家缪塞曾指出,莫里哀作品的喜剧色彩与他命运的悲苦恰成对照;莫里哀的笑从远处看,好像一副滑稽的鬼脸,对于了解他内心的人来说,这确是痛苦的鬼脸。莎士比亚说:“爱情是叹息吹起的一阵烟;恋人的眼中有他净化了的火星;恋人的眼泪是他激起的波涛。它又是最智慧的疯狂,哽喉的苦味,吃不到嘴的蜜糖。”悲剧将人生中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喜剧将那无价值的撕破给人看。无论是莫里哀还是莎士比亚,他们的喜剧在某一面也是他们内心的独白吧,“笑是一切罪恶的根源”,一部部喜剧的创作也是在一步步祭奠他们的人生,笑比哭更能震撼人的心灵,这是他们的发声啊!

最好的作品不一定是最美的,但一定是能震撼人们内心的,我相信莎士比亚和莫里哀的喜剧创作之所以能取得如此大的成就一定是因为他们都抓住了“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