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冯佳丽

当前位置: 首页 > 冯佳丽 > 正文

冯佳丽 /

中国独特的乡土

作者:冯佳丽发表时间:2019-08-29浏览次数:

南方的孩子大都爱流水,爱那小巧的山丘,从小生活在绿水青山的怀抱之中。长大后有机会去了亲爱的朋友的家乡,那是华北平原一个叫菏泽的小城市,没有青山绿水,只有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土地,那时刚过盛夏,地里的玉米长得正茂盛,是一幅典型的中国传统农村景象,与费孝通先生的《乡土中国》里描写的农村很相像了。

乡土,土字的本意就是泥土。因为在乡下,种地是最普遍的谋生办法,而乡下人即是中国社会的基层,因靠农业谋生,所以他们世代定居是常态。这里的不流动是从人和空间的关系来说的,无论在什么性质的社会里,家庭总是最基本的抚育社群。在这样的社会结构中生活,他们有自己的固有模式。在这里,乡土性就体现在礼俗社会,他们有自己的一套规矩,于是从俗即是从心,社会和人在这里联通,这自是“土气”的一种特色。

在乡土社会中的基本社群通常称为“大家庭”,在中国乡土社会中,差序格局和社会圈子的组织是比较重要的,这两种格局是社会结构的基本形式。中国乡土社会中的家庭大小不是在于社群所包括的人数上,而是在结构上,结构越复杂这个家庭就越大。而我们的家在结构上是氏族,我们所谓的族是由许多家组成的,是一个社群,中国的家是一个事业组织,家的大小是依靠着事业的大小而决定的,中国社会的乡土性也体现在中国家族的概念中。

礼治秩序也是乡土社会的一大特色。礼是社会公认合适的行为规范,合于礼就是说这些行为是对的,是合适的。人治和法制的区别不是在于人治就可“无法无天”,而是指在维持秩序是所用的力量和所规范的性质不同。维持“礼”这种规范的是传统,而法是靠国家的权力来维持的。礼是在乡土社会生活中根据前人或自己的经验总结而成,是靠乡土社会中的每个人去维护的,而在乡土社会中礼治秩序的维持不是诉讼,而是教化。在乡土社会中若是发生纠纷,双方会举行调解,负责调解重任的是一族长老,调节过程也很简单,就是把被调解的双方都骂一顿,从中说和,时常这桩事就会和解了,乡土社会的秩序维护有它特有的礼治秩序和维护方式。

在中国乡土社会中,因为土地的流动较少,所以文化变动也较小。在这样的社会背景下,长幼之间产生了社会差别。年长的对年幼的具有强制的权力,这是血缘社会的基础。血缘的意思是人和人的权力和义务根据亲属关系来决定。血缘社会就是想用生物上的新陈代谢作用去维持社会结构的稳定。而自给自足的乡土社会的人口是不需要流动的,家族这个社群包含着地域的含义。血缘和地缘是社区的一种原始状态,血缘是一种稳定的力量,但是在乡土社会中地缘还没有独立成为一种构成团结力的关系。血缘关系亲密限制着若干社会的冲突和竞争。亲密的社群的团结性就依赖于各分子间都互相拖欠着未了的人情。而且因为这个原因,在亲密的血缘社会中,商业是不可能存在的。他们的交易依靠人情来维持,是相互馈赠的方式。地缘是从商业里发展出来的社会关系。血缘是身份社会的基础,地缘却是契约社会的基础。血缘是乡土社会中的一大表现形式,而地缘是现代社会的特征,也是乡土社会所缺乏的。

“前人的经验既可作为今人的经验,社群周而复始上演着相似的生活场景。在这样的环境下,遵循传统就是生活的保障,传统在封闭社会中具有极强的权威性,这种权威性使人们从内心形成敬畏感,使人服膺于传统”。朋友说,自打记事起,妈妈便告诉她老家的那个村子大半都是亲戚,都是没出五服的本家,虽不常走动,但见了人都得亲切的喊一声,才会显得有礼数。有次在老家遇上了白事,家族里的男女老少都去帮忙,妇女们叠纸钱,年轻劳力抬殇,吊孝行礼的人来来往往,按照关系的亲疏,丧服也分了五等。虽是人多事杂,但一切流程都丝毫不乱,所有的事项都按照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礼节进行着。她说,主持丧事的族长年岁已大,后一茬的年轻人对这些“礼”的了解程度少之又少。我不由得想起自己的家乡,在这个颇有些温润又热情的南方小乡村里,以“组”为单位,无论哪家有红白喜事都是全组人分工合作,这种复杂的人际关系,传统又繁琐的礼节,常常让人觉得温馨又疲惫,而正如朋友所说,我们年轻人知之甚少,常常需请教年岁较大的老人。我甚至想,这些“礼”会不会随着城市的发展而逐渐消失呢?

小时候觉得老家离城区很远,逢年过节才会体验一把颠颠簸簸的土路,但是没几年的功夫,城区建设的范围逐渐向周边村镇扩大,一座座高楼已初具模样,一条崭新宽阔的马路也修到了村子旁,传言过不了三五年,老家这片村子将被征为建设用地,再也没有“乡下”之说了。可一旦没有了土地,靠农业谋生的“乡下人”也就不再存在,他们的生活模式就发生了改变,他们世代所居的村庄也会失去它原有的意义。

中国社会结构乡土性的表现在费孝通先生的《乡土中国》中列举了很多,而在这里所说的并不是具体中国社会的素描,而是包含在具体的中国基层传统社会里的一种体系。以我的家乡作为参照思考,我感受到了乡土社会是自发的,缓慢变迁的,也是稳定的;现代社会是自觉的,快速变迁的,也是不稳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