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冯佳丽 > 正文

冯佳丽 /

回乡

作者:冯佳丽发表时间:2019-08-29浏览次数:

车窗外的平原不断向后退去,雨点一滴一滴落在玻璃上,又慢慢划开,那抹绿色渐渐暗淡。透过车窗与雨花,隐隐约约可见远处的房屋,砖红色的外墙,错落有致的排列在山脚,似有袅袅炊烟飘散。


我转过头看看手机上的天气预报,接连几天都是雨天呢,其实我并不喜欢雨天,纵然窗外的风景有些让人心动。我不过是刚刚思考了太久,有些乏了,才转头看看窗外,寻求一点点欢愉。可是,那些星星点点的人家,似乎有些眼熟,蓦地让我想起了老家,一样的泥土房子,一样的炊烟,一样的色彩,是云雾朦胧里,我最喜欢的地方。


“在那江南天下 有我温暖的故乡 有我魂萦梦绕的故居 我的母亲曾在其间日出而作日没而息”。突然想到这首诗,我的脑海里慢慢浮现漫天余晖,柔柔地撒在沉下头的稻谷上,风吹过来,泛起金黄的浪花。爷爷奶奶扛着锄头走在夕阳下,稻田里,远远地只看见两只小小的影子,摇摇晃晃,慢慢向我靠近,时不时听见奶奶那爽朗的笑声。


山脚下的小山村适合养老,温润祥和,说不出的美。时光在老木门吱呀吱呀的晃动声中慢悠悠地老去,不着痕迹。


日暮时分,老木门“吱呀”一声,老两口才慢悠悠地晃到家,带着土地与稻谷的味道。些微休息后,便又忙活起了晚餐。我站在灶台旁边,有一搭没一搭的和他们聊着,我常常提起学校的生活,他们也只是随意地应和几句,只偶尔一两句问问学校的饭菜。更多的时候,他们在灯光下低头忙活着,一遍又一遍地加着柴火,一遍又一遍地翻转着长勺,也许这滚烫的火星,是他们生活的温度,在平淡里,遗忘俗世的喧嚣与纤尘,剩余点点火光,温暖岁月。


晚餐后的闲暇时光,大概是大人们最喜欢的空隙了。三三俩俩聚在一起,摇着破旧的蒲扇,聊着家长里短。夜晚的山脚,微风徐徐,不远处的杂草丛里的蛙放声歌唱。像这样,能够拥抱着点点星光闲谈与睡觉的日子,人生几何。


我扭头向窗外望去,映入眼帘的依旧是一片绿色,只是这绿,和家乡的绿更加相似了。列车快到家了吧。昨天我才和妈妈聊起,离家不过百里,却仍像是远去了的种子,难得回家。妈妈笑言,小时候嚷嚷要远走,长大了又开始感叹归乡难。


近乡情怯。我依稀记得妈妈曾说过,离家越近,越想念。所以离家不过百里,我却总是挂念着爷爷奶奶,挂念着那个小山村。一场秋雨一场凉,明明我们还在感叹夏日酷暑难耐,不料转天就又披上了外套,就像那老两口,转眼鬓边就爬满了银丝,却又倔强地不服老,仍爱与那土地为伴。


两个小时的车程,我竟不小心睡了一会,梦里,依旧是那熟悉的故乡,落日余晖里,他俩依旧扛着锄头,踏着夕阳,缓缓走向炊烟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