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冯佳丽

当前位置: 首页 > 冯佳丽 > 正文

冯佳丽 /

最后一课

作者:冯佳丽发表时间:2019-05-29浏览次数:

学院门口的栀子花开了,在初夏的怀抱里恣意摇曳着,像正值芳龄的少女。

上课时,我总爱坐在靠窗的地方,一抬眼便是夏天。语法课上,那个可爱的老师津津有味地划分着句法成分,分析着词义差异。我盯着窗外发呆,老师的讲课声渐渐远了。大多时候我在想究竟是谁想出了绿油油这样形象可爱的词,用它来形容窗外樟园的大树叶子再适合不过了,在阳光下锃亮锃亮的,时不时还传来一阵树木清香。

不知什么时候下了课,班委在讲台上举起了相机。她说,这是我们最后一节课了。

什么时候我上完了大学的最后一节课?窗外青翠的树叶在风中慢悠悠地晃着,似恍惚间觉得时光也如此悠长。只是不知道,她在我发呆的间隙中偷偷溜走了。那年初见文学院时,好像也是这般情景,只是当初怀着期待走进这里,如今却带着想念与遗憾。

其实这节课,老师延长了四十五分钟。他在讲台上滔滔不绝,向我们阐述着各个语言学家的观点。“我本来只安排了两节课,但我自己主动要求加了一节,今天又给你们多加了一节。”教室里一片唏嘘,我们都在抱怨课程多而繁重。我心中不免也是有些焦虑的,但看着老师满脸全然领会的笑意,我想这大概是我大学里学到的最多的东西吧:将自己所学倾尽全力授予学生。全然不知,这也是我最后一课学得最重要的东西。

大学三年里,多半课堂的时间我都与窗外四季的风景度过。春日连绵不断的雨,夏日树叶上的阳光点点,秋日点点浸润的桂花香,冬日里那沧桑的伸向天空的枝桠。另一半时间,常常与讲台上的老师一起度过。我遇见过许多可爱的老师,生性烂漫又热爱生活的写作学老师,在课堂上分享平时生活的点点滴滴,却又不是全然琐碎小事,而带着文学的色彩与对生活的向往;严厉认真又耿直心善的古代汉语老师,对古文翻译“惜字如金”,对小篆“斤斤计较”,可好奇怪,他总是能惹得同学们会心一笑,他的课堂也从未有人缺席;宣称自己是“四海八荒好老师”的文学原理老师,常常与我们分享大学时光,告诉我们大学应如何有意义的度过,只是那时候,我们都未能谨遵教诲,而选择走自己最喜欢的路,过自己最喜欢的生活。他的课堂,常常听到我们爽朗的笑声,他的引导,让我们开始描绘未来图景;一个个文学故事在他口中总是生动有趣的,那枯燥无味的文字变成我们眼中跳动的字符,带着鲜艳色彩又不失本真,外国文学史老师总是“无意”提醒发呆的我们,总是“一不小心”又与我们聊起了学习……于我们而言,所有的课程,都有它的最后一课,而所有的老师,每天都是新的一课。大学三年里,常与良师相伴,又亦师亦友,他们兢兢业业,身体力行地诠释着何为师者,何为学问,何为大学。“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每一个老师或严肃批评,或温和教诲,或是善意提醒,或是默默付出,这大概都是他们终身的课程。

拍完合影后,我忽然想起了语法老师刚刚被一通电话叫走,他满脸无奈:“我得回家了……”我猜想那也许是妻子的电话,催促着他回家吃饭。有些老师,真的这般可爱。又想起以往上课时,年纪稍有些大的他,上课从未缺席,反而是精神饱满,谈笑风生。那一尺讲台,似乎是毕生所爱。

窗外的绿叶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我的大学最后一课就这样结束了,以一张照片定格大三时的我们。但好像,这又不是最后一课,明年栀子花开时,我们又会在学院门口拍下合照,和所有可爱的、可敬的师长们,又带着他们的教诲,怀揣他们的美好祝愿与希望,继续着人生的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