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冯佳丽 > 正文

冯佳丽 /

于连——名利的裙下之臣,自尊的狱中之奴

作者:冯佳丽发表时间:2019-03-28浏览次数:

 

 

读后感

“生命如一颗流星,在光荣与死亡的较量中,在红与黑的交缠中,从绚烂走向毁灭。”

初读《红与黑》,掩卷沉思,满心都是悲与憾。思想火花与封建制度,爱情与名利,真情与假意,理性与感性,生与死……一幕幕场景在脑中回放,发人深省:小说的主人公——于连,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他,演奏着时代的悲歌。

小说中的于连出生于家境贫穷的小锯木厂主家庭,因既没有他的两个哥哥强壮且一心读书,对木材也没有兴趣,不得父亲与兄长喜爱。可喜的是,于连丝毫未受家庭环境的熏陶,取而代之的是他的“代理父亲”老军医给他种下启蒙思想的种子。他对于拿破仑的崇拜,对于《忏悔录》的喜爱,都离不开这位学识渊博的老军医。于连羡慕拿破仑凭军刀从一个下级军官一跃而成为主宰世界的伟人这一个人的发迹途径,他的成功意味着等级制度的破产和个人价值的获胜。而卢梭是启蒙运动的代表人物,他的“平等、自由、博爱”的思想在法国人的心中尤其是青年一代已生根、发芽、开出炫目的花朵。一个是勇敢的实践者,一个是伟大的思想家,这在后来,支撑起于连的一切。

“社会好比一根竹竿,分成若干节。一个人的伟大事业就是爬上比他自己的阶级更高的阶级,而那个阶级则想尽一切办法阻止他爬上去。”虽生活中诸多不幸,但于连却有着雄心壮志,一心想跻身于上流社会。为了实现他的野心,他一直在“红”与“黑”之中挣扎,尽管后来选择了一种黑——成为神父,但红与黑的斗争,在他的心里从未停止。

他幻想自己能够像拿破仑那样,凭着长剑摆脱卑微的地位,但随着拿破仑的彻底失败和王政的复辟,于连的英雄梦粉碎了。而他又不甘过一种平庸、碌碌无为的生活。所以,最终还是为了跻身上流社会,他成为了自己曾经最不屑的教士。他转而攻读神学,不再提及拿破仑的名字。他觉得:“若在拿破仑麾下,我早就当了军官。在这些未来的神甫中,我将是一代理主教。”他宁愿冒着危险去寻求一条飞黄腾达的捷径。

于连功成名就的路上似乎从来都伴随着阴暗,世事浑浊,他也未出淤泥而不染。他的两次爱情,一次与德·雷纳尔夫人,一次与德·拉莫尔小姐,都成全了他向上爬的愿望。

他凭着才华,来到市长家当家庭教师,不曾想,这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市长夫人于他,又是命运的转折。初来市长家,于连听到市长答应给他的待遇以后,他第一句话是“我不愿意当佣人”,第一个问题是“我跟谁同桌吃饭呢”,他声称“不能堕落到跟仆人们一起吃饭,我的父亲会强迫我,宁可死”,这点点细节可见于连心中的自尊。只是自尊重要,名利固然也重要。德·雷纳尔与他之间,隔着阶级、年龄与世俗成见,起初他是想征服,大概是为了“惩罚”那可恶的市长,证明自己的伟大,人的这种好胜的欲望,往往来得毫无头绪,但偏偏流露出了他的表面的骄傲与内心的自卑以及那为了名誉与金钱不择手段的野心。仍然记得,他把自己与市长夫人的第一次牵手当成一次战斗,“不久,当德·雷纳尔夫人来到眼前,他不禁立刻想到胜利的光荣。”

至于与德·拉莫尔小姐的爱情,更显野心与欲望。他既不懈于权贵,又渴望通过这位侯爵先生的女儿走上人生的辉煌大道;他既自信满满,又有着穷人骨子里的自卑,彰显一丝丝自尊。起初侯爵小姐约他深夜见面时,他是不信的,将之视为嘲笑愚弄,但又不想错失良机,最终还是去了,名利战胜了他的不自信。可是,他不喜欢德·拉莫尔小姐的高傲与目中无人,但又觉得与自己相似;可是,他悄悄将德·拉莫尔小姐的情书备份寄给好友,手里留了一张自保的牌。他与德·拉莫尔小姐,可以说没有太多爱情,也可以说是理性的爱,但可以肯定的是,她成了他向上爬的梯子,他达到了目的。

一朝显赫,他成功了,却又引来新的麻烦。他落入圈套,伤人入狱。

入狱后的他似乎如梦初醒,认清了他所处社会的本质,他终于明白他之所以被处死不是因为他射杀了德·雷纳夫人,而是因为他想突破阶级限制跻身于上流社会,这是统治阶级绝不允许的事情。他对复辟社会深感失望,拒绝上诉,拒绝忏悔,以死相抗,决不妥协。他赴刑前在法庭上慷慨陈词:“先生们,我生不逢时,不属于你们那个阶级,在你们眼里,我不过是一个出身卑微而敢于起来抗争的乡下人。……但即使我罪不该死,我看到有些人,他们并不认为我年轻而值得同情,反而想杀一儆百,通过惩罚我来吓唬这样的年轻人,他们出身下层阶级,备受贫穷的煎熬,却又有幸受到良好教育,敢于混迹于有钱人引以自豪的上流社会。先生们,这就是我的罪行,因而更应严惩,何况事实上,审判我的并非与我同属一个阶级的人。在陪审官席上,我看不到任何发了迹的乡下人,有的只是清一色心怀悲愤懑的有产阶级……”。因为他在追求飞黄腾达的路上失败了,即使活下去也无法实现自己的野心和抱负,他宁愿带着那颗热切的赤子之心赴死,也不愿通过辩护而平凡的苟活。

他有着希腊神那般美貌,拥有着超群的才能,一颗能洞悉社会各阶层人物灵魂的心,仅凭它便可以“柳暗花明又一村”,何况他还占据着德·拉莫尔小姐为他多方奔走的心以及德雷纳尔夫人为他不顾一切的感情,可他为什么要如此执著地选择死亡。

一生追求名利,既得不到,但不能失了自尊,便安然走向死亡。

“真实,无情的真实。”书本的首页赫然躺着丹东的名言,是于连的真实,是人性在当时社会环境中的无情袒露,名与利,自尊与自爱,束缚了他的一生。一生纠缠于红与黑,似乎一生也没有得到分明不得似今年结果。但,这就是于连的真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