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严一帆

当前位置: 首页 > 严一帆 > 正文

严一帆 /

国民财富增长的性质研究

作者:严一帆发表时间:2019-10-25浏览次数:

国富论读后感

时光之流逝,恰如过隙白驹,指缝流沙。昔人感慨“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光阴者,百代之过客。”诚然如是,人的智慧却有着超越光阴的力量,在百代之传承中谱写辉煌。试从历史的漫漫长河中一览风景,由独立之兽性,为生存而觅食,到原始的部落聚集,利用工具,再到城邦文明,中世纪,工业革命,信息时代,人类的辉煌,国家的璀璨恰如夜空之繁星,散发着夺目的光辉。

那么,每当我们抬头仰望星空,或处在都市的繁华之中享受幸福时代之时,是否脑海之中也会闪过这样的疑问,国家之繁荣究竟从何而来?人民之幸福生活究竟由何而生?请让我在一代经济著作,国富论,中浅谈自己的理解,以供读者参考。

自分工出现以后,劳动生产力得到了最大的增进,运用劳动时的熟悉程度、技巧和判断力

也得以加强。

试以国富论中所举的扣针制造业为例,加入一个工人没有接受过这一职业的相应训练,也不知道怎么使用这一职业所需要的机械,那么就算他一整天都竭力工作,也有可能连一枚扣针都制造不出来,更不用说20枚了。试想,让一个外行人来制造扣针,假如他不懂得技巧,就算给他原材料,他也是有可能一枚都制造不出来的,因而此例合理。而当分工出现以后,就有了现在的经营方法。

分工不但使得针扣这种作业成为专门职业,而且把它的部门分化,例如整个工序分为抽铁丝,拉直,切截,削尖铁丝的一端,打磨铁丝的另一端,分别由不同的工人完成。即使有些小工厂只让工人完成两三道工序,由于资源匮乏连必要的机械设备都显得简陋,但只要工人勤勉工作,一天也能生产出十二磅针。按每磅4000针来计算,即每天可以生产四万八千枚针,即每人每天可以制造出四千八百枚针。

假如工人不是分别专门学习一种特殊的业务,而是各自独立工作,即各自完成扣针的所有工序,则任何人不可能在一天之内制造出二十枚针,即连今日所完成的二百四十分之一都无法完成。这实在是一个夸张的比较,但却是作者在仔细考量后得出的结论。而对于其他各种操作较复杂的工艺及制造业,虽然不能作这样细密的分工,但是分工的效果都是一样的。

其原因有三点。

(1)劳动者因为专业而掌握了技巧

(2)免除了由一种工作转到另一种工作所带来的时间损失

(3)随着简化和缩减劳动的机械的发明,一个人能够做原本需要许多人才能完成的工作。

由原因一而言,劳动者因为掌握了技巧,其所能完成的工作量也势必增加。分工实施之后,各劳动者的业务就只局限于一种单纯的操作,所以他们当然能增进劳动的熟练程度。

由原因二而言,如果节省了由于转换工作而损失的一些时间,那么由此得到的利益,会比我们乍一看所能想想到的利益要大得多。比如一个农民既耕作农田,又担任织工,如果他在织机与耕地之间来回奔波的话,就一定要虚耗许多时间。如果这两种技艺能在同一场地上进行,那么无疑可以减少许多时间上的损失。

但即使如此,还是会存在由一种工作状态向另一种工作状态上的闲置时间。一个人在开始一项新工作时总免不了会心不在焉,势必难以积极地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到工作中。一个农村劳动者,如果他每半小时就要换一次工作和劳动工具,而且几乎每天都必须从事二十项不同的工作,那么他自然会养成闲荡,偷懒,随便等习惯。结合国富论分工效率中的第二原因来反观当今的高中教育,正是由于在多项科目之间的项目转换,使得学生的学习精力难以集中,甚至产生极多压力带来的心理问题。我在上海的高中学习中,高一甚至有高达十门的课程,除语数英外,还包括政治地理历史生命科学,等等科目。一周之内如此多的课程差别,仅仅是由一门功课转向另一门功课带来的疲劳感便足以令人深感压抑。即使当今政策明令要求高中及中小学生减轻负担,但不按照严谨的规划来实施,不按照含有普遍性的效率法则来应用,如何能使得初等教育摆脱恶性竞争以及无用效率呢?可见,即使是经过了数百年的时代变迁,智慧凝结而出的规律仍然在社会中有着不朽的价值。

由原因三而言,适当的机械的使用在很大程度上简化和节省了劳动,这是大家所知道的。而值得一提的是,那些简化和节省劳动的机械的发明,似也是分工的结果。

相比较而言,人的注意力如果只集中于单一的事物上,会比分散在许多事物上更容易发现达到目标的简易,便利方法。分工出现以后,每个人的注意力都会自然而然地全部倾注在一种简单的事物上。所以,在各个劳动部门中,只要哪一项工作还有改良的余地,那么不久之后,自然就会有劳动者发现一些比较简易而便利的方法,以便更有效地做好各自的方法。正因为如此,如今用在分工最细密的各种制造业上的机械,有很大一部分原本都是普通工人的发明。这些比较便宜的操作方法的发现,就得益于他们所从事的最单纯的操作。

因为分工的出现,在政治修明的国家里,就连最底层的劳苦大众也普遍富裕。各行各业的产量大增,在这一行业中的产物除了满足劳动者自身所需之外,还可以大量地出卖。同时,其他行业的劳动者也都生产出了大量的产物,他们可以用它们来交换其他劳动者的大量物品。一个人所需的物品可以通过与别人交换而得到充分供应,就这样,社会各阶层都普遍富裕起来。

分工虽然有这么多的好处,但并非源于人类的智慧,而是一种互通有无,物物交换的倾向逐渐发展起来的结果。尽管人们凭着智慧预见分工会产生普遍富裕,并想通过分工来实现普遍富裕,但人类最初的目标并不是这一广大效用。

人类几乎随时随地都需要同胞的协助,不可能仅仅依赖他人的恩惠。如果一个人为了自己的利益,能够刺激别人的利己心而自愿替自己做事,他就可以比较容易地达到目的了。任何一个想与别人做买卖的人,都可以先这样提议:请把我所要的东西给我吧,这样你就可以从我这里得到你想要的东西。这就是交易的通义。我们依照这个方法,可以取得所需要的大部分帮助。

试以国富论的观点反观当今大学生活,不仅没有随时代变迁失去光华,反而如浓酒愈发香醇。作为独生子女,从小便受着太子般的养育法。不仅失去了善于交换角度,从而取得分工,交易效率的思维,而且习惯于他人对自我的奉献,而不去思考如何从双赢的角度,在自己受到给予的同时回馈给他人,这实在是非常可惜可叹的一件事。当然,我们既要有经济发展的头脑,也要有回馈社会的责任感,因而在帮助困难群体时,也应伸出我们的援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