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王晓洋 > 正文

王晓洋 /

浩茫宇宙中的人类——浅评《三体》系列

作者:王晓洋发表时间:2019-04-20浏览次数:

科幻小说发端于西方,是一种以科学想象为核心的幻想类小说,在中国当代文学环境中一直处于边缘地带。比起欧美的小说、影视、游戏的产业链一条龙,科幻文学在中国往往是小众爱好聚拢的少数人的狂欢。直到刘慈欣的《三体》系列横空出世夺得国际科幻最高奖项“雨果奖”,引发社会热潮,科幻文学也逐步在大众面前摘下神秘的面纱,开始呈现出“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状态来。

关于《三体》的盛誉,我想在这里不必赘述,中外各领域的顶级精英已经明确表达了他们的态度。关于《三体》的巨大魅力以及其中蕴含着的无比深邃广博的思想精神,我也只能通过一个小小的切口,以我的拙劣之笔做一番浅淡的探寻,仅此而已。

一、大·宇宙

阅读《三体》的时候,心中的震撼使一切描述性的文字都显得单薄与力不从心,《三体》中的宇宙世界唯有用“厚重无极,气象万千”八个字来形容。宇宙之大,或许穷尽整个人类文明,都无法窥其全貌。

《三体》描述的是一个宇宙毁灭的故事,文革时期的恶种蓬勃生长,最终使两个文明被夷为平地,进而见证了整个宇宙的归零重启。在这个宏大宇宙故事的构筑上,刘慈欣的写作把控力和想象力起到了扛鼎的作用。通过汪淼、叶文洁、罗辑、程心等几个主要人物的参与推动了情节的前进,往往支线与主线并行,不同的时空里或急或缓蠕动着的故事线最后碰撞交汇,大开大阖,气势磅礴,迸发出世界末日一般的瑰丽史诗。又好似“蝴蝶效应”,“面壁者”在水星大兴土木的同时,章北海的几发子弹就暗中改变了历史的轨迹。整套书文字不疾不徐,笔力似有千钧,风格稳健朴实,读起来却步步惊心,令人不自觉地保持“山雨欲来风满楼”时的屏声静气。

恢弘壮丽的图景徐徐铺陈,与此同时是残酷宇宙真相的揭示。第二部中黑暗森林法则犹如从宇宙空间深处传来的丧钟:

“宇宙就是一座黑暗森林,每个文明都是带枪的猎人,像幽灵般潜行于林间,轻轻拨开路上的树枝,竭力不让脚步发出一点儿声音,连呼吸都小心翼翼,他必须小心,因为林中到处都有与他一样潜行的猎人,如果他发现了别的生命,能做的之有一件事:开枪消灭之。他人即地狱,就是永恒的威胁,任何暴露自己的生命都将很快被消灭,这就是宇宙文明的图景,这就是对费米悖论的解释——黑暗森林法则。”

随着主人公罗辑在冰冷天幕下顿悟,作为读者的我们也如坠冰窟般感受到了人类的无力与绝望,同时对作者奇诡的构思叹为观止。这一法则不仅在书中成为人类自保的最后一道杀手锏,在现实社会中也掀起了轩然大波,因为其与霍金的观点不谋而合。虽然看似只是一个疯狂的设想,可谁又能保证宇宙的真相并非如此呢?

到了第三部“死神永生”的结尾,作者的想象已经深入到哲学的高度,普通人已经难以望其项背,一个又一个石破天惊的概念如同一枚枚重磅炸弹,将我们贫瘠的思维荒地轰炸成粉尘,只能瞠目结舌的看着他不动声色地、如造物主一般,一次次地毁灭又拯救了地球,太阳系,甚至宇宙。到了后来,他转手之间,又重新定义了时间的轮回,重新安排了万物的起源,按照里面主人公的话说——他做的,就是上帝的事情。

“好看的科幻小说应该是把最空灵最疯狂的想象写得像新闻报道一般真实。”作者如是说,他也确实做到了,《三体》系列描绘的宇宙图景确实重构了许多人的世界观。从我自身来说,庞大的概念和深奥的定理经过作者精妙的比喻,变得触手可及,书中的世界真实得可怖,星辰浩渺的夜幕再也不是单一的纯黑,“整个宇宙将为你闪烁。”

二、小·人类

《三体》被人诟病最多的就是文学人物的塑造,无论是“圣母”程心还是“地球毁灭的始作俑者”叶文洁,形象都稍显单薄无力,更别说牵线人汪淼等,几乎只是浮光掠影。相对于宇宙的华丽,人在书中往往以“人类”的整体形象登场,个性与特色不予呈现,寥寥露面的几个人物也是被赋予了推动情节开展,提供多层视角的“使命”,角色本身并不被重视。

其实这也是被科幻作品本身的性质决定的,硬科幻的定义是:以超越性的科幻创见为核心的作品。硬科幻不是以人物塑造为核心的艺术作品,这是科幻界公认的。而且由于硬科幻的特殊要求,对语言文字的评价也着重于严密性和易解读性,而非顺应传统文学的评价体系。“三体的主角就是宇宙规律。”——刘慈欣,所以人类角色只是为科学作配,在人物塑造上费太多笔墨反而得不偿失,违背了作者的初衷。

正是因为科幻文学的独特性,导致其边缘化与小众化,往往不为主流文学界所认可。有趣的是,而刘慈欣本人也身体力行地表示了对“文学即人学”的反叛和突破,他曾在《超越自恋———科幻给文学的机会》一文中表示“文学给我的印象就是一场人类的超级自恋”,在这篇文章中,刘慈欣自称是出于对科学的爱好才投身到科幻创作中的,而不是因为对于文学的喜爱。传统的文学对于刘慈欣来说,太琐细,眼光太狭隘,脱不出一个人类中心的架构。

在刘慈欣眼里,人类只是在宇宙的一粒尘埃上不断上演着嬉笑怒骂、爱恨情仇,自视甚高地一代一代为自己唱颂歌,宇宙却连眼皮都未曾为之抬一下,倏忽之间便已然无踪。在光年与万维的碾压之下,人类卑微如蝼蚁,却无视时间与空间,宏观与微观的无限可能。他本人对此是极为不满的,现代物理学与科技已经走在了时代的前沿,而大众的人文视域还停留在哥白尼以前的古代社会。人类是时候摆脱井底之蛙的心态,睁眼看看更高处的世界了。

即使刘慈欣提出了新的文学形象的概念,对“人学”提出质疑,我们也不难发现,其实在《三体》系列中,当自然科学的冰冷光泽夺取读者的眼球时,背后的人文关怀也是不可忽视的。三体大军压境后人类陷入自相残杀的地狱,是对人性无情地揭示;地球生存还是毁灭的终极命题,是对执剑人的道德拷问,也令读者难解,还有维德那句著名的“失去人性,失去很多;失去兽性,失去一切”简直振聋发聩。

或许只有科学家才会拥有这样的视角,设想未来的“危机纪元”到“威慑纪元”,超前地为我们规划未来人类生存的蓝图,预见未来生存困境,从茫茫宇宙中反射回“不要回答!”的警示。故事的最后,地球孕育千万年的成果毁于一人之手,或许是对人类命运的哲学隐喻。这就是科幻的魅力与作用吧,当普罗大众还在对“清风半夜鸣蝉”报以微笑时,科幻作家就已经开始抬头凝视苍穹,思索全人类的生死存亡了。

关于《三体》的种种,是三天三夜也说不尽的,刘慈欣以一己之力构筑了恢弘壮丽的未来史诗,包罗万象,信息量之大,远非我等凡人手笔能及。但是我能从中看到我想看到,无论是大宇宙的神秘诡谲,还是小人类的生生不息,都是刘慈欣作为科技工作者对于全人类的人文关怀,也是我们作为普通人应该重新审视的命题。科学与人文从来都不应是割裂的,而科幻文学,是使两者相接的桥梁,理应拥有自己的一方广阔天地。

评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