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穆瑞琦

当前位置: 首页 > 穆瑞琦 > 正文

穆瑞琦 /

马拉松比赛,契约精神不该被忽视

作者:穆瑞琦发表时间:2019-10-25浏览次数:

近日,在包头首届国际马拉松赛上,有赛事志愿者轮番“劝退”跑在最后一名的参赛者,还拍抖音“嘲笑”,引发网友热议。很快,包马赛事组委会便发表了正式官方回应,称该名运动员比赛已过关门时间,也向他表达了歉意。

每年的马拉松比赛,最后一名运动员常常引起人们的关注。2017年的深圳马拉松比赛,在道路解封后,仍有交警与工作人员为最后一名参赛者——80岁的陈国胜老人“保驾护航”,让他圆梦冲线;首届武汉马拉松“最后一名”享受副市长颁发完赛奖牌的待遇;2017永康马拉松市长在终点等待“最后一名”选手。而同样是最后一名,这名运动员的运气似乎不太好,不仅没有享受到人性化的关怀,反而遭到了志愿者的嘲笑。这届马拉松比赛带给观众的不是感动,而是愤怒。

近年来,马拉松比赛逐渐在各个城市盛行,这既是一场全民参与的健身运动,也是一座城市提升自身形象与知名度的方式。2018年我国就有285个地级市举办了1581场马拉松及相关赛事。作为一场动辄几万人参与的大型比赛,如何有条理地组织比赛使其顺利进行不是件容易的事情。马拉松比赛体现出的是运动员坚持到底的体育精神,但比盲目宣扬体育精神更重要的,是强调各方的契约精神。

卢梭在《社会契约论》中曾说:“社会秩序乃是为其他一切权利提供了基础的一项神圣权利。然而这项权利绝不是出于自然,而是建立在约定之上的。”而一场比赛最重要的就是规则意识,参赛方和主办方按照约定办事,比赛才能顺利进行。而此次包头马拉松比赛最后一名运动员遭劝退,到底谁是谁非,从规则意识的角度看,只需看他是否违反了比赛约定,超过了比赛规定的时间。若超过了,那么便是这名运动员自己不守规则,有志愿者正常劝退也能理解;但若是没有超过,被要求劝退就是主办方违反规则了。

仔细梳理事情发生的过程,我们看到最初事发时视频作者在留言中表示当时还没有到关门时间,那么志愿者劝退这名运动员就属于“违规操作”了。尽管他声称最后一名运动员苦苦坚持是在浪费公众资源,但运动员享受的是正当权利,为他服务是组委会应当承担的责任。而看似被争取利益的公众一方也并不买账,反而一致声讨这名志愿者。的确,志愿者的举动是对规则和人性的双重践踏,嘲笑一名坚持参赛的运动员,怎么能不让人愤慨!

舆论发酵没过多久,包马赛事组委会紧接着发表了正式官方回应。从这份官方回应中我们得知最后一名运动员超过了比赛时间,赛程25公里关门时间为上午11点,而他在上午11点10分仍在赛程23公里处。这样看来是最后一名运动员超过了约定时间。一场比赛,需要承担责任的不只有主办方,参赛者同样需要有契约精神。我们知道马拉松比赛是一场考验人的耐力、体力的极限运动。是否参赛一定要根据自身的实际身体情况和运动能力来,不能逞一时之能冲动参赛,这样只会给赛事主办方带来困扰,同样也是对自己身体不负责任的表现。参赛过程中要遵守比赛规则,超过了时间就有义务遵守约定停止比赛。虽然我们看到主办方为马拉松最后一名延长比赛时间的新闻时,会为主办方的人性化服务感动,但这并不代表着我们有权要求每一届马拉松比赛方为最后一名无限延长比赛时间,如果这样做便是一种道德绑架。主办方愿意延长我们赞美他的包容态度,不愿意延长也是他的自由。虽然保障最后一名运动员完成比赛,看似是对他坚持到底体育精神的支持,但是这同样也违反了契约精神。要知道,规则意识也是体育竞技的重要组成部分。没有了规则意识,体育精神只是一句空话。

当然,要最后一名运动员按规定时间停止比赛并不代表着我赞同那名志愿者的行为。拍抖音视频嘲笑运动员的行为本身就是不对的,是对运动员的不尊重,对他人格的侮辱。不管在任何时候,组委会都不能采用这种方式让运动员停止比赛,而应通过正常程序终止运动员的比赛。虽然是运动员违反了比赛约定继续参赛,但包头马拉松组委会也不是一点责任都没有。出现这种低素质的志愿者也说明他们志愿者培训得不到位,后勤工作做得不完善。保障比赛顺利进行,为运动员做好充分的服务是组委会应遵守的规则。那么这样看来,组委会方是不是也没有好好遵守规则呢?

马拉松比赛考验的是人的耐力、体力,但作为一场比赛,他同样考验人的规则意识。在赞美运动员坚持不懈、拼搏到底的体育精神时,我们也不应忘记比赛本身承载的契约精神。俗话说:“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若没有人遵守规则,我们如何保障比赛顺利进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