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穆瑞琦

当前位置: 首页 > 穆瑞琦 > 正文

穆瑞琦 /

酱缸国与“丑陋”的酱缸国民

作者:穆瑞琦发表时间:2019-10-25浏览次数:


20世纪80年代,在中国掀起了一股柏杨热,几乎没有人没有议论过柏杨和《丑陋的中国人》。继《丑陋的美国人》、《丑陋的日本人》之后中国终于出现了这本《丑陋的中国人》。顾名思义,这本书是专门揭中国人的丑的。从这本书创作至今,已过去了三四十年,书中有些观点或许不再适应当下的中国社会,但其中对中国人本性的探讨仍具有现实意义,值得我们深思。

柏杨在书中将中国比喻成酱缸国。我们的文化就像酱缸里的酱一样,死水不畅,再加上蒸发,使沉淀的浓度加重加厚,中国人自古以来的文化基因也因此难以改变。柏杨在书中例举了很多中国人的坏习性,脏乱差、嗓门大、自私、猜忌等等。作为一个中国人,在读到柏杨对中国人如此直截了当的性格批判时,一边羞愧,一边反思自己生活中的行为是否真如他笔下所写。作为一本纯批判的书,柏杨的文笔并不是冷冰冰的,而是幽默风趣,妙趣横生,巧用各种比喻,使读者易于接受他的观点。

在中国长达几千年的文化中,科举制度是影响较广的一种文化了。寒门子弟通过科举之路改变自己的命运,从此飞黄腾达。这虽然有助于阶级流动,促进社会公平,但却形成了一种影响深远的文化。那就是人们普遍认为“只有富贵功名才是‘正路’,凡是不能猎取富贵功名的行为,全是‘不肯正干’,全是‘不走正路’。”这一方面体现了人们对金钱名利的追求,另一方面也反映了中国人自私的特点。功名富贵自然是有益于自己,但却没有强调对社会的奉献。

同时,科举制度衍生出了另一种官场文化。清末四大谴责小说之一《官场现形记》便深刻揭露了官场的丑陋与黑暗。在官场里,“掌握权柄的人认为:只要没有人指出他的错误,他就永远没有错误。”官场里是不讲道理的,人人凭官职说话,“位高权重”、“官大一级压死人”等俗语便说明职位越高的人越有话语权,但并不见得权力越大的人就越明事理。

而儒家一直提倡的仁义只是表面上的仁,实际行动中并不见得有多么仁爱。“传统中国社会中,权势假道德之名行使统治,领导阶层称之为民之父母,人民只知道服从权威,完全没有现代法治的观念,这是基本上很大的错误”。人民认为自己的幸福生活是统治者所赐,并未意识到幸福是由自己创造的,而统治者实际上剥削了人民的物质财富,损害了人民的幸福。统治者长期的压迫统治也使得中国人形成了一种奴隶心理,这种奴性到现在都还未完全消除。然而中国人却不肯承认自己骨子里的这股奴性,认为封建社会过去了,没有了奴隶,何来的奴性之说。因此,若是批评一个中国人奴性深重,他必定暴跳如雷,和你争个没完没了。这又暴露出中国人另一个恶习——“中国人往往不习惯于理智反省,而习惯于情绪的反省。”

此外,书中还提到了中国人的多个陋习——缺少敢讲敢想的灵性、把羞愧当荣耀、谋求利益最大化、从不为别人着想、排队喜欢插队……对比现今创造出的新话语“中国式过马路”、“中国大妈”等,表述不同,实际所指仍然相同,都指出了中国人的“丑陋之处”。但是作为一个中国人,我们不可只指责其他中国人的恶习,最应当做的是反思自己的行为。只有人人都学会自我反省,中国人才有希望抛掉丑陋的一面,渐渐变得可爱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