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穆瑞琦

当前位置: 首页 > 穆瑞琦 > 正文

穆瑞琦 /

从节烈观到男女平权

作者:穆瑞琦发表时间:2019-05-06浏览次数:

 

在人类文明早期,由于受到技术的限制,接触文化产品是一种高消费的生活,文化被僧侣阶层、精英人士所垄断。后来印刷术的普及使得大众也能消费起报刊、书籍等文化产品,这促进了人类文明的进步。但在近代中国,繁冗复杂的文言文成了阻碍普通人接触文化知识的一大屏障。会说“之乎者也”的被看作是文化人,而看不懂文言文的人便是文盲。他们看不懂书籍,无法从书中习得哲理与思辨,使得愚昧的人更愚昧。后来,陈独秀、胡适发起的文学革命改变了这一局面,陈独秀发表的《文学革命论》和胡适发表的《文学改良刍议》是这一革命的标志。他们把文言文该为白话文,文学作品形式的改变使更多的人能够看懂报刊、书籍,既促进了中国文化事业的繁荣,也影响了国人的思想。而中国第一部现代白话小说便是《狂人日记》,作者是中国现代伟大的无产阶级文学家、思想家、革命家鲁迅。

 

鲁迅早年曾在日本学医,期间受到一部日俄战争的电影的影响,看到中国人要被日本人枪决的场面竟多是中国同胞围在旁边看热闹。这种刺激让他感受到医治中国人的身体对挽救旧中国简直是杯水车薪,救国救民需先救思想。于是他弃医从文,希望用文学的力量改变中国人的劣根性,影响他们的思想。后来鲁迅创作了大量的作品,小说、散文、杂文等。他的小说寓意丰富,杂文言语犀利,一针见血,深刻揭露了当时中国社会的黑暗现状。他的作品就像黑暗中的一声呐喊,使人振聋发聩,唤起了国人的民族觉醒。

 

中学时我们曾学过他的不少作品,《故乡》中老实淳朴的闰土在旧社会的改造中变成了一个世俗苦命的人;《祝福》中身世悲惨的祥林嫂不仅得不到人们的同情,反而是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迂腐的孔乙己无法在当时的社会中生活下去……书中塑造的一个个活灵活现的人物仿佛就是当时社会人们生活的真实写照,人物悲惨的命运也让我们看到那个吃人的社会的黑暗之处。

 

这段时间再次拜读鲁迅的作品,又有了一些不同的感受,其中让我触动最深的便是鲁迅所写的一篇杂文《我之节烈观》。在文章中鲁迅从弱者的视角出发,充满着对人性的关怀。

 

中国自古以来都很看重女子的节操,在很多传统中国女性的思想里,节操是比自己的生命还要重要的东西。这种思想在中国女性思想中根深蒂固,即使是在现代如此开明的时代,仍然有女性摆脱不了这样的思想。前段时间在一本期刊上看到这样一个故事,在一次给女性的体检中,医生误将医疗器具伸入一名未有过性行为的女子的阴道内,导致该女子处女摸被刺破,她要求医院负责修补处女摸,出示证明单说明处女摸系医院所为破损,并赔偿损害她节操的费用。因医院拒绝支付赔偿费用而将医院告上法庭。虽然这场事故的责任确在医院方面,但这名女子对节操的过分看重还是令人汗颜。现代女性都难以摆脱这种节烈观的束缚,可见这种思想对中国女性的毒害是极其深的。

 

我们知道中国古代女子是不能参加科考的,只有男子才有入学堂参加考试的机会。而一些官宦人家的小姐还是有学习的机会的,只是她们学的大多是闺阁的礼仪,对妇女的训诫,其中《列女传》更是很多女子的必读书目。从小,女子的节操胜过生命的观念就深深灌输在她们的脑子里。由此衍生出的男女授受不亲,女子未出嫁前不能出自己的闺阁,不能与未订婚的男子私会等规定更加束缚了中国女性。若真有男女行了苟且之事,人们的唾骂声一定会毫不留情地指向女方,指责她淫荡、不知廉耻、勾引男人……似乎所有的罪责全在女性,如果女方不勾引男方便不会发生这种为社会所不齿的行为。最让人难以理解的是,如果是男子强奸女子,这名女子也无脸面活在这个世上了,最好以死谢罪。身为受害者的女性却要用自己的生命来为男子的错误买单,这种背乎伦理的思想简直让人匪夷所思,然而它却真实存在。

 

这种思想的一大源头便是中国古代男女不平等的社会地位。三纲五常中规定“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妻子要从始至终地忠于自己的丈夫,服从自己的丈夫,一个男子可以有多名妻妾,而女子一生却只能嫁一个丈夫。丈夫便是自己的天,如果丈夫死了,自己的天也就塌了,最好是守寡孤独地过一辈子,这样的女子才是当时的“道德楷模”,是女子们争相模仿的对象。一生对丈夫从一而终的女子死后会立一个贞节牌坊,虽然生时过得凄苦,死后却可以享受这种尊荣,是女子给自己的家族光耀门楣的最好方式。而且丈夫死得越早越好,证明她道德越高尚。如果女子在成婚之前丈夫就死了,她和死人成婚,并一生守住了贞操,未嫁他人,那她的家族便会因此受到莫大的荣耀。因此古代甚至出现了女子争相为丈夫守活寡的“奇观”。之所以称它为奇观,是因为这是对人性的极大的压抑,能够坚持下来的人简直就是毅力超群的人。但在古代的中国,这样的女性却是极多的,不可不将之视为中国女性的“伟大”之处。

 

但是烈女的生活难道就不苦吗?当然苦。鲁迅在《我之节烈观》中说,男子也知道很苦,于是对这样的女子进行表彰。被玷污的女子结束自己的生命,是烈女,当然苦。那些守活寡的节妇不仅要忍受精神上的痛苦,还要忍受生活上的寡助。在古代社会,女子一人谋生是极其不易的,而且还容易受到社会上人们的欺凌。鲁迅的一篇短篇小说《明天》中的单四嫂子便塑造了一个生活艰辛的寡妇形象,让我们看到了寡妇生活的无助、凄苦,命运的悲凉。既然节烈的女子是苦命的额,那么不节烈便不苦吗?也是很苦。在古代社会,人们认为不节烈的女人是下等的女人,全社会都看不起她。想象一下如果置身于一个社会上人人冷眼相待的环境中,那无数双厉眼便像一把冰冷的刀,迟早会把人杀死。这样的女人身前死后都会遭到人们的唾骂,节烈的女子虽然生时受尽了苦难,死后却可以“苦尽甘来”,受到表彰,写入志书,为家族争光。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许多女子都会选择做节烈之女。

 

中国古代社会这种对女性长期惨绝人寰的、违背人性的精神压迫为什么会存在呢?难道仅仅为了彰显男性的霸主地位,将对女子的控制欲望和征服欲望掩藏在这种意识形态的东西中,以一种社会的伦理道德规约约束女子,让她们忠于男子?鲁迅认为,节烈这件事是很难的,既于自己无益,也于他人无益,更对社会与国家无益,到现在并没有存在的意义。这些节烈的妇女受了许多的苦楚,唯一存在的便是哀悼的价值。这听起来多么令人心酸啊。我们一边祝福着人们都纯洁善良,生活幸福,一边玩味着别人的苦楚,对别人的苦难谈笑风生,多么可笑可憎啊!而“我们还要发愿:要人类都受正当的幸福。”[20]

 

中国妇女几千年来的不公待遇让我们看到了男女不平等制度下的弊端,到现代的中国社会,这种情况已有很大的改观,我们的社会现已倡导着男女平权的思想,在国家的立法、司法中也有体现。但是我们要知道,这种平等局面来之不易,是无数女权运动家努力争取来的结果,世界上仍有很多国家与地区男女处于不平等的社会地位。

 

联合国妇女亲善大使艾玛•沃特森曾发表过著名的演讲《He For She》,表明男性应为维护男女平权贡献自己的力量。的确,男女平权的确需要男性的努力,他们社会观念的转变尤为重要。但是,我认为提高女性社会地位最重要还在于女性自身。现代女性应不卑不亢,不做男人的附庸,勇于争取自己的权利,活出自我。

 

前几天是38日国际劳动妇女节,在这个被各大商家轮番洗劫“买买买”的节日里,我们似乎已经淡忘了它原本的含义。在一百年多年前,妇女节诞生之初,呼吁自由、尊重、争取女性权利与平等地位才是它真正的初衷。今年国际妇女节的主题是“平等地思考,聪明地建造,为了改变而创发。”真诚地希望今日的女性能理解这一主题,将之运用到我们的生活中。我相信真正的男女平权的那一天终将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