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熊聪

当前位置: 首页 > 熊聪 > 正文

熊聪 /

老人的海上思念

作者:熊聪发表时间:2019-05-29浏览次数:

在海明威的《老人与海》中,有名字的人物只有一个老人桑地亚哥和一个小男孩曼诺林,其他人名都隐去,可见这一老一少对整部小说的重要性。纵观整部作品,小说始于小男孩对老人的离而不弃,终于小男孩与老人的陪伴相聚,就算中间部分没有小男孩的真实出现,我们也可以从老人的自言自语里时时刻刻感受到他的存在,也正是从这一段老人独自出海的经历,我更深刻地感受到小男孩对老人的重要意义——他是老人在海上绵绵不断的思念!

小男孩五岁就跟随老人出海,从老人那里学会了捕鱼技术,更与老人建立了深厚的情感,当小男孩因父母反对被迫离开老人时,老人内心实在不舍,但作为一名硬汉子,他嘴上又不能反对。在与小男孩分离的44天里,老人对小男孩的思念与日俱增,因此当老人又一次独自出海捕鱼时,往日与小男孩一起捕鱼的许多美好时光又浮现在他眼前,他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感情,此处犹如序幕,拉开了老人在捕鱼战斗过程中对小男孩真挚的渴求与思念。

在一个人的自言自语中,老人一共七次呼唤小男孩,“要是男孩在就好了”,这句话对老人来说似乎已经成为了一种无意识。第一次呼唤是在大马林鱼刚上钩之时,大鱼在水底下拖着小船不慌不忙地游着,其他鱼饵没有丝毫动静,老人沉浸在捕到大鱼的喜悦之中,希望能与小男孩分享这份由衷的喜悦。第二次呼唤是在第一天夜幕降临之际,太阳渐落,温度渐低,那条大鱼在星星的指引下继续往东方游去,“要是男孩在就好了,能帮帮我,也能见识一下这种场景”,繁星点缀下的海和与大鱼周旋的场景都难得一见,老人想跟小男孩一起看这千载难逢的奇景,同时他想起了棒球大联赛,其实呼唤小男孩也是对交流沟通的渴望。第三次呼唤还是在夜晚,老人听到雌雄两只海豚嬉戏喷水的声音,由此回忆起跟男孩一起遇到雌雄两条大马林鱼的经历,那时候他们因为拆散了雌雄两鱼而内疚,现在他们两人也分隔两地,“要是男孩在该多好”,老人不由自主地想起男孩,因为他是老人的情感知己,是精神伴侣。

如果以上三次呼唤都是情感冲动所引发的不由自主的思念,那么接下来的三次呼唤就是现实严峻之时所触发的对力量帮助的渴求。第四次呼唤是天快亮的时候,船上背后的钓竿断了,大鱼开始发动攻击想要逃走,老人当然得想办法拖住他,黑暗中单手割线困难重重,呼唤男孩是渴望一个助手的帮忙。第五次呼唤已是天亮,老人夜里的苦战使他身体负伤,划破的眼睛、疼痛的脊背都在削弱他的力气,好在那时还有一只可以让他转移注意力的小鸟,可是刚说没几句话小鸟就飞走了,更加浓重的孤独疲惫之感勾起了他对小男孩陪伴的渴望。第六次呼唤是第二天天亮了,老人的身体出现了极大的问题,由于夜晚过度用力,左手止不住的抽筋,“如果男孩在这里的话,他还可以帮我揉揉,从上到下地揉”,老人承认自己身体的恶化和力量的不足,他渴望男孩给他安慰给他帮助。第七次呼唤已经是第二天夜里,大鱼越来越不安分,并跃出了海面,激起一阵阵漩涡,最后的搏斗迫在眉睫,可老人手上和脊背上的伤丝毫未好,“如果小孩在这儿,在这儿就好了”,这是极度疲乏状态下老人希望小男孩跟他并肩作战的深深渴望。

通过以上七次老人对小男孩的呼唤我们大致可以将老人对男孩的海上思念分为两种情况,一开始大鱼上钩时是分享快乐的需求,后来跟大鱼挣扎之时是寻求力量的渴望。同样的一句话其实融入了老人不同时间对男孩不同的思念。那么当困难接踵而至,老人的呼唤并没有换来小男孩的时候,老人还会持续对他的思念吗?答案是肯定的!

当第一条鲨鱼循血而至,老人用自己的力量杀死了它,看到不断沉底的鲨鱼,老人开始自言自语:“生命本就是弱肉强食,只不过用了不同的方式。捕鱼虽然让我存活了下去,不过也快让我死掉了。那个男孩能让我活下去,我不应该一味地骗自己。”在这里,老人仍然思念着男孩,在思考生死之时,他认为男孩是他活下去的理由。当第二次鲨鱼群蜂拥而至,老人也是拼尽全力跟鲨鱼搏斗,太阳悄悄落下海平面,鲨鱼也被打晕游走,而那条大鱼已经被撕咬得不成样子,他不忍心去看那条大鱼,挫败感充满了他的全身,现在他只想回家:“我现在已经快接近大陆了。或许没人会担心我吧,除了那个孩子。我相信,他一定在等着我的回去,并且相信我一定会活着回去。”这一段是老人尝遍了失败的滋味之后身心俱疲之时的由衷独白,能让他充满力量的仍然是那个等着他回家的小男孩。

通过阅读时对老人提及小男孩次数的归纳,我不断深入地感受到老人对小男孩的无尽思念之深,愉快时想到与他分享,困难时从中得到力量,绝望时他是最后一丝希望。为什么小男孩对老人的作用如此大呢?

因为他是老人青春的象征。小男孩身上处处是桑迪亚哥年轻时的影子,五岁时第一次跟老人出海打鱼险些丧命,但他没有丝毫的畏惧,正如老人所相信的那样:“一个人并不是生来就要被打败的,可以将他消灭,但却不能打败他”。因为他是老人精神的寄托。捕鱼时,他能够聪明地利用鸟儿盘旋的位置来判断鱼群方向,他能在一天内钓到两条大鱼,他继承了老人精湛的捕鱼技术和丰富的捕鱼经验。因为他是老人获得爱的源泉。小男孩年纪虽小,却乖巧懂事,一直关心照顾着老人,他帮老人搬钓绳、鱼叉和船帆;他给老人做饭吃;他对老人说:“只要我活着,你就绝不会不吃饭就去打鱼”;他看到老人血淋淋的双手忍不住哭了,他对老人的爱是那么纯粹那么真诚。所以从老人的角度来看,那在海上三天的九次思念是那么理所当然。

海明威塑造的这幅白描画里,除了无垠大海一孤翁,还有一个充满温暖与希望的小男孩形象,那是老人绵绵不断的海上思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