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熊聪 > 正文

熊聪 /

红楼梦一场,红尘多少“缘”

作者:熊聪发表时间:2019-02-28浏览次数:

有这样一场梦从神话中走来在尘世中经历到头一场空

梦里饮千红一窟,品万艳同杯,听红楼十二曲,看痴人痴情,叹缘深缘浅。

这场梦十六岁时第一次闯入我的夜晚奈何豆蔻懵懂只依稀记得些许情节,初次的体悟不过朦朦胧胧一段爱情悲剧。

而今又过了四年,青春的花季雨季都悄然离去之后

读后感

,这场梦再次步入我的夜。果然时光流淌带来的是经历的沉淀。心胸更宽广、角度更开阔之后,才发现这场梦不只有旧社会贵族家庭小儿女间的三角恋爱,还有传统中国的人情世故,有园林建筑的亭台轩榭,有精致细腻的服装头饰,有红黄蓝绿的色彩搭配,有古典美妙的诗词文学,有因果轮回的佛道哲学……

不同的人会偏爱不同的细节,予独爱那神秘的贯穿着因果轮回的一个“缘”。

缘深,缘长。

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美玉无瑕。若说没奇缘,今生偏又遇着他。红楼最深的“缘”莫过于大荒山无稽涯青埂峰三生石畔贯穿了前世今生的木石情缘。宇宙大荒,尘世无稽,一段“情根”绵延了一生一世。前世你是神瑛侍者,我是绛珠仙草,你灌我以泉露;今生你是贾宝玉,我是林黛玉,我还你以泪水。

因为有了前世的恩惠,才有了后世的纠缠。“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不只缘长,更有情深。“你走不走?”“你要走,我和你一同走。”酒后最简单的对话却最深情。清风徐徐,桃花朵朵,落红飘香的曲水旁,共读西厢记是只有宝黛才能分享的秘密。“若凭弱水三千,只取一瓢来饮”,坚定的誓言只说给黛玉。

若说有奇缘,如何心事终虚化?一个枉自嗟呀,一个空劳牵挂。一个是水中月,一个是镜中花。以“宝玉看罢,因笑道:‘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 开始,以“黛玉直声叫道:‘宝玉,宝玉,你好……’”结束。今生我们青梅竹马,相知相惜,却不过七八年光景,没有金、没有玉、没有麒麟,只有两世最长的缘和今生最短的陪伴。一生眼泪还罢,一世情缘了结,无限悲凉。

缘浅,缘短。

东方哲学,相信轮回,我们的生命不只这一世的,是好多世的累积,所以这一世见面,大概都有前世缘分,缘分牵连复杂,是我们不可知的。曹公也并不能将每一段缘分都解释清楚,缘深似海的已经从神话中得到答案,可那些短暂的相遇他也只能给我们一个相遇的瞬间和细节,没有后续,没有解释,只是若干年后画面再浮现,斯人已去。

“宝玉举目见北静王水溶头上戴着洁白簪缨银翅王帽,穿着江牙海水五爪坐龙白蟒袍,系着碧玉红带,面如美玉,目似明星。”“水溶见宝玉戴着束发银冠,勒着双龙出海抹额,穿着白蟒箭袖,围着攒珠银带,面若春花,目如点漆。”以前的我就算一字一句看完整本《红楼梦》大概也不会再记得这场曹公看似无心写就的相遇,从宝玉眼中看到的北静王和从北静王眼中看到的宝玉,何以如此相像,仿佛前世他就是他,而今生他们的相见不过短短一瞬,甚至隔着轿子隔着身份。想来缘浅和情淡如水,倒比那血浓的纠缠轻松多了。

“宝玉正要说话时,只听那边老婆子叫到‘二丫头,快过来!’那丫头听见,丢下纺车,一径去了。”第一次走出贾府那个深府大院,外面的世界对于宝玉来说都是新鲜的,城里的公子到了乡野也像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孩儿一样。因为一架纺车偶遇一个二丫头,宝玉一生扎在女儿堆里,这个只匆匆见过一面的乡间姑娘竟让他恨不得下车跟了他去,缘浅至此擦肩而过,相遇成了短暂的心事,最终也不过“以目相送,争奈车轻马快,一时展眼无踪”罢了。

不知此次入梦是有多深才将那些没有被写入标题的细节也刻入了脑海。或许是因为我不只是在梦红楼梦,而是在梦自己的一生吧。

青春总有数不尽的闲愁,我亦有数不尽的清醒时分犹似梦的瞬间。二十年辗转三个城市的生活,幼时不懂,步入大学后一个人骑行在湘江旁看着夜色朦胧,吹着江风习习,远远近近的霓虹闪烁,红的绿的黄的白的,不刺眼,只让我未闭眼却已入梦。梦里是颜色,是形状,是温度,是细节,是回忆,是经历。

一直对“缘”这个字充满好奇,喜欢随缘不强求,就像红楼的梦回到红尘上演一番。曹公写他这一生当中接触过的所有女性和朋友,他要一一记录下这些缘分。他不觉得短长深浅有什么重要,因为它们都是一起下“凡”历“劫”的。

因着前世的缘找寻今生的情,我们要做的,只有经历罢了,经历过,自然便了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