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满颜 > 正文

满颜 /

春湘

作者:满颜发表时间:2019-04-29浏览次数:

春湘这个地方,清明的时候总爱落雨。雨细细地,带着丝丝绿意地,将那些春意萌动的植被包裹。蕨菜原本弯曲如蜗牛壳的嫩尖儿舒展,一旁的红蘑菇也将伞柄打开,“瞧见了吗?昨儿那个姑娘?”“嗨!这事儿有什么好说的,春天,一切都是春天。”森林里的密语隐藏在一阵南方来的风中,有点寒冷,伴着雨珠使人战栗,又有点雀跃,好像知道有种美好的事物正在萌发。

春湘这个地方,是大山的幺女,受尽天地的宠爱。四时好景,由一条春溪串联,十四年前,一个木盆从上游春山沿溪而来,最初是一只黄狗发现了它。此处的狗甚通人性,它跳进水中将木盆拱到岸边,引了一群氽水的孩子围了过来,孩子们举起盆子里那个更小的孩子,争着抢着要带回自己家去邀功。

“这肯定是山神的孩子!”

“胡说,神怎么可能有小孩?”

“那肯定是春山那边的人放下来的”

“哪个父母不爱自己的小孩,也许是猴子偷了她,她家里人还不知道呢”

“猴子怎么连木盆一起偷?”孩子们叽叽喳喳个没完没了,路上他们还掏了一棵椿树上的鸟蛋,统共四个,又叫笨孩子压碎一个。

到了村头,他们又为这个孩子该去哪家起了争执,最小的女孩稚声稚气地说,因为她最小,所以应该抱到她家里去。孩子们挠挠头,又觉得有那么一点道理,于是这个孩子就成了这个小妹妹的小妹妹。这家的父母见这孩子白白胖胖,甚有福像,于是给她取名为 福福。

福福的姐姐春妞十八岁时出嫁,春妞和母亲在家里哭了七天七夜,这是春湘的风俗,女儿出嫁哭得越好越多,婚后生活便越幸福越美满。不仅仅是她们,家里的其他亲戚女人也都来哭,哭得惊天动地,哭得春溪涨过河滩,淹没了住在溪边狐狸大王的洞。照理来说,狐狸是不会住在溪边的,这里总是涨水,又太潮湿,对他们的皮毛不好。但是狐狸大王喜欢看人过的日子,喜欢看村里的妇女扯皮骂街,看男人们杀猪时猪死命挣扎的样子,也爱听货郎一声高过一声的吆喝。

这次又是谁家有了嫁娘?狐狸大王抖着身上的溪水爬上河滩,却和一个眼睛红红的小姑娘对上了眼。福福受不了姐姐和阿妈的哭泣,她还太小,不懂她们的哭泣是带着幸福的,她只知道这是一次分别,也许很久,因此她用孩子的怨恨向那黑汉子狠狠地啐了一唾沫,希望他不要带走春妞,但姐姐却狠狠地骂了她一顿,她只好远远地走开,在这个幸福的日子独自哀伤。

她看到一只动物,一只红色的狗。她一向是不怕狗的,她的命是一条黄狗救过来的,她天生亲近它们。“来。来”她对狐狸大王招了招小手。

原来是这个小丫头,狐狸大王记得她,那年春山外来了一群强人,穿着蓝色碎花裙子的女人将这孩子抛到水中便自尽了,那时候它正在溪边捕鱼,看着木盆在一处激流中被打翻它便不能坐视不管了,它将木盆送到春山里,这里有天险,旁人是很难进入的。

它走到福福旁,用大尾巴拖住福福往春山里去,福福已经长大了,它也要娶新娘了。自春山形成起,狐狸大王就是春山的山神,它法力无边,又不贪恋权势。花果山的猴子大王曾经邀请他去上天做官去,它不肯,很认真的对它这位脑子有点毛病的朋友说:你难道不知道你在给那些神仙当奴才吗?猴子大王本就桀骜不驯,听了这话哪里就受得了,当下大喝一声腾云而去。

狐狸大王把此事抛之脑后,安安心心做起他的山神,它的事情不多,主要就是保持现有的规律,像是在春天迟迟不来的时候把春神胖揍一顿让他长长记性,兔子被人类打到要灭种时从春山外引来几头猛虎黑熊震慑人类不能上山,树木被雷神击倒后要去跟电母索要珍稀树种作赔偿诸如此类的杂事,除此之外对他来说还有一件十分重要的事,那就是娶新娘,毕竟几千年没人陪着说话也不是闹着玩的。

狐狸大王已经娶了十八任新娘,做狐狸大王的新娘是很幸运的事。狐狸大王的第十一任新娘是一只兔子,狐狸大王烤兔子肉的时候她太小了,于是就养在洞边,准备大一点了再吃,它常常干这种事,把小鱼困在水洞中,雏鸟养在树洞中诸如此类的养殖,但小鸟长大后就飞走了,小鱼长大后也逃脱了水洞,它无心去管他们,毕竟 它是山神,想吃一只鸟儿或者是一条鱼都是很简单的事,但只有这只小兔被它乖乖养大,它只是放任她长大,没有用绳子也没有用围栏,它用怀抱和青草圈养了这只小兔,后来小兔长大,它就舍不得吃掉了,于是就于是就它有了一个兔新娘。和每一任新娘一样,它为她们挡生死劫,和阎王抢夺它的爱人,但每一次,它都失败了。曾经有一个猎户在一座小小的山头看见一只红色的狐狸,它不畏惧人类的接近,甚至有些漠然,当猎户抓它时发现它眼里是深不见底的哀伤,他没有想要囚禁它或者扒下它美丽的皮毛做衣服,只是被这份哀伤浸染,同这狐狸一同哭泣起来,后来狐狸不知怎的跳出他的臂弯,猎户仿佛大梦初醒,回到村中时,发现自己的同龄人已成枯骨,一哭百年哀。

虽然狐狸大王有十八任新娘,但它的确深爱着每一个,不是滥情,而是不得已。它的生命无比漫长,能够承载包容许多人的爱,即使每一次爱人的死去都让它黯然失神,悲怆无比,它也仍旧会迎来下一任新娘,不过这之间也许隔了几百年。它沉寂,也是恢复爱的时间。

狐狸大王和福福没有举行婚礼,因为按照狐狸的生活习惯,它们不需要这种礼节。但福福是人类,所以在福福失踪后一天,福福妈妈在自家门口发现了一头血已然干涸的大野猪,仍然在水里扑腾的几条鱼和一大把黄澄澄的枇杷——上面还带有露珠。只透过这枇杷,养育福福十四年的母亲便隐晦的知道福福的命运,从此她对福福去了哪里只字不提,也不许村里人再去山中寻找福福。

不久后,福福回来了。她还是同以前一样孩童般不谙世事,但村里人同时注意到她仿佛不是一个人回来的,总有个模糊的影子跟随在她身旁,到村里人看不清,逢人说闲话时关于福福的话已经含在口中,那话却如同一缕烟,在嘴巴张起吐出热气时,就已经消散,于是村里人又渐渐习惯了这种状态,变得不以为然起来。

春溪绕春山而去,水流激起的响声诉说着村人听不懂的暗语,福福跃过溪水穿入山中,回头遥望着家中弄饭时才升起的袅袅蓝烟,对身后的红狐狸“咯咯”笑了起来,狐狸大王也露出了久违的微笑,福福寂寞的时候,它会带她回娘家去,饿的时候给她最爱吃的的烧鸡,冷的时候便用怀抱去温暖她,它让她免受人间磋磨、免受生育之苦,脱离人世之外,让她幸福,只希望福福这辈子活得长而又长,自在快活。

福福也十分满足。狐狸大王总是爱带她趴在茅草屋上看村里人的生活,村里的女人们都是干活不输于男人的好手,插秧、蚕桑、养育儿女都是她们肩上的担子,虽然看着她们的生活忙碌而有趣,福福却也未免觉得太过辛苦,不如她像个山中精怪一般,虽无子嗣,也无丈夫,却也不必负累许多。

春山上的云来而又去,大雨后汇入春溪,又借着树木腾空而起,狐狸大王和福福安静地看着天晴落雨,守着这日子,守着春山春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