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满颜 > 正文

满颜 /

家庭与事业的天秤——女性困境

作者:满颜发表时间:2019-05-29浏览次数:

在产生利益冲突时,人会采用多种方式进行斗争以获取自身应有的权益。而这种情况,少见于上位者对下位者,多见于势均力敌的对手之间。上位者拥有绝对的、不容挑衅的权威,即使下位者权益受到侵害,也多为忍气吞声,如现在中东、印度及其不平等的男女地位失衡状况:女性被视为可以交易的物品,而非活生生的人,她们最大的存在意义在于生孩子——当然,必须是男孩。而在中

英、美等国家,女权主义旗帜已经高高举起,女性通过工作获得了更高的家庭地位,女性不再是谁的女儿、妻子、母亲,女性成为她自己。与之对应,女性地位的上升将男性从家中唯一的主座中拉下,男女的博弈成为这个时代的主话题之一。

最近,围绕冠姓权,笔者与男友进行了一场激烈的争吵。笔者认为,新时代到来,女性经济能力上升,与男性几乎相差无几,在同等经济条件下,女性为家庭投入的精力必然由于生育多于男性,那么凭什么女性冒着降低经济条件、工作精力、健康能力的风险怀胎十月生下的孩子,要跟着男方姓?而笔者男友则认为,孩子都是跟着父亲姓,女性无权争夺冠姓权。

为什么一位受过高等教育的男性会持有这种蔑视人类平等权力的想法?人类远古时期从母系社会踏进父系社会的第一个脚印,就宣告着以父系制为体系的姓氏机制开始运作。约五千年前,中国劳动生产力提高,进入农耕社会后,男性依据先天的体能优势逐渐替代了女性原本在收集食物的重要地位。女性地位随着朝代更替步步下降,商朝且有女子掌管祭祀等神职,夏周之后,女子便跌下神坛,甚至成为被囚禁在庭院中的金丝雀,仅余“为悦己者容”的审美与生育价值。

时代在改变,工业革命的到来使女子卑劣的家庭地位的改善增加砝码,虽然同时期女性工资始终低于男性工资,但也依旧为女性就业和寻找出路提供了一条康庄大道。21世纪,在大部分就业选择中男性和女性工作能力差异日益缩小且日趋于无。经济始终是评判不同性别地位高低的标准,女性家庭地位持续上升。

但在企业与公司面临选择时,仍然优先选择男性。这其中有一个重要元素:生育。生育需要夫妻双方共同合作方能产生新生儿,但对于男性而言,他们仅仅需要提供精子,此外在生育过程中无需耗费过多精力。但对于女性而言,怀孕意味着孕期不适,身材走样,更重要的是,母亲可能会失去经济来源,丧失事业上升期难得的机会,事业单位也会因此排斥近期有结婚计划和怀孕计划的女性。近年热播的日剧《逃避可耻但是有用》中,土屋百合(女主姨妈)是一位职场女强人,是公司高层中的唯一一名女性,同时她没有孩子,没有伴侣。虽然该剧是一部爱情喜剧片,但是全篇都展现出女性在职场不得意的现象,新垣结衣是心理学硕士,却连临时工的工作也找不到,只能做家政,姨妈是女强人,但她如果选择家庭她不会拥有现有的事业地位。

随着高学历女性的日益增多,她们能选择的工作也日益增多。工作和家庭成为横亘在她们面前难以抉择的难题。试问,本来拥有高薪事业机会的女性,为什么要为了孩子而放弃?在有孩子之前,她们会选择事业,但当孩子不期而至,身体孕酮等化学元素增加,会使母亲形成对孩子的本能保护欲和爱护欲。大部分人抵抗不了这种化学元素,心甘情愿为孩子当牛做马。而人的精力始终是有限的,饲养宠物尚且需要定时喂养洗澡,散步遛弯、驱虫绝育,抚育婴儿就更不简单。这就使部分女性将重心由事业转至家庭,逐步丧失在事业上的竞争力,从而获取比男性更低的工资,更慢的升迁速度,而家庭地位也由此受到不利影响,因此大量高知女性选择推迟生育年龄、不婚或丁克。

也许有人不同意抚育孩子会降低母亲家庭地位的观点。“抚养孩子也是一种家庭贡献”。的确,但任何家庭赖以生存的基础是金钱,金钱来源于劳动,需要外出工作才能获得。家庭妇女的工作繁琐沉重,但她们从中得不到一点金钱收入,因此她们的工作难以量化,甚至不能得到认可。“我在外面辛辛苦苦工作,你只需要在家里做做家务,带带孩子。”这种话语在如今亦不少见,仿佛妇女受到了丈夫莫大的恩惠,只是在家里“享清福”。

男性所拥有的经济优势正随着技术现代化和女性教育水平的提升而下降,女性要求更多权益的呼声也日益强烈。而作为夫妻共同创造的财富——孩子,自然成为利益争夺点。在此,回到文章初的论争问题,假设男性和女性在家庭中付出同样的经济贡献,而由于女性先天占有生育功能,不可避免女性在家庭中的贡献要大于男性,那么女性拥有优先冠姓权是否合理?目前的状况是,绝大部分家庭的孩子依旧沿袭父姓,如果孩子跟随母姓,一般而言会被看做离异家庭或者倒插门家庭的孩子,而一般不被认为是母亲权利增强而获得的这份权利。而且,当家庭中只拥有一个孩子时,不可能把孩子劈成两半,一半跟妈妈姓,一半跟爸爸姓。但即使女性获得了优先冠姓权,有一个问题来了,母亲原本也是跟着父亲姓,这也并未真正意义上实现女性权利的伸张。

后来男友对笔者说,他并不是为孩子跟谁姓而与笔者争吵,他只是认为家庭不是生意,不用讨价还价,谁付出的贡献多就能获得更多的家庭权力。家庭的确应当以爱和温情来维护。但当笔者问起这个可能根本不会存在的孩子到底跟谁姓时,他便搪塞其辞。女性冲破传统阻碍,获取平等权力的前途任重而道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