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满颜 > 正文

满颜 /

我们为什么要讲诚信

作者:满颜发表时间:2019-03-29浏览次数:

老师用白色的粉笔将“诚信”二字刻在一年级的黑板上,通过语言和文字让这个道德观念在我们心中留下最初的印象,儒家文化以薪火相传的方式一代代传递下来,洋溢出它无与伦比的合理性和非凡魅力。

于我而言,孩子具有一定机械性,他们像是大人们身后的小尾巴,除了学大人说话时嘴角的形状,走路时的姿势,还沿袭着大人的语言和思维方式。他们是忠实而聪慧的,如果你告诉他,小孩子是不可以撒谎的,他们会顺从的点头,然而当他们用惊异的眼神看着教导自己的成人撒谎时,他们也会暗暗的记在心底,而后或许上演几场叛逆的好戏。

杂文

 

尽管社会的主流思想始终提倡着诚实守信,然而谎言却如同附骨之蛆如影随形,甚至在大部分人身上说谎的频率是大于自己守信的频率的。说谎或许并非一件坏事,譬如善意的谎言,又或许它无关紧要,譬如女孩向男友撒谎自己感冒以获取安慰。人们总是在颜面上排斥谎言,认为谎言是不道德的,羞于启口的,但在内在中,却又把谎言看作生活必不可少的调料甚至主食,这是在是非常矛盾的一件事。

我并非有意指出撒谎是一件好事,而是想说明谎言存在的普遍性和一个人能够始终立德修身,诚实守信的难度很高。世上多的始终是小善小恶的平凡者,我们在市井巷陌穿行,与机灵的投机者消磨着彼此的耐性和好心,并伺机给自己的顾客一个华而不实的产品,但面临大灾大难时,又可以忘却平时互相啃食孽杀的蝇营狗苟,展示出人性的光辉。这样的人,实在是多得是。我们平时难得可见的总是那些大善大恶之人,若人能至善,抛却名利,独处之时亦可为君子之态,我敬佩。若人能至恶,杀人如麻,枪毙之时仍可谈笑风生一如常态,我也敬佩。

毕竟善恶这些观念都是人规定的,但能够在任何一种道德观念中走到极端变态的,那都不是常人能够轻易做到的。在我观看一部非常有意思的电视剧《神探夏洛克》时,注意到主角夏洛克的设定为高智商反社会分子,他对社会的一切习俗嗤之以鼻并且一针见血的指出这些习俗背后的真实目的,虽然如此,可是他仍然生活在这个社会中,并且遵循着一些合理的规定使自己的活动不受限制,那么,在千里之外的中国,我们的习俗是否会有所差异呢?其后的本质是否依旧引人深思呢?

中国自称是一个和平的国家,也自称是一个大国。这个国家的人民从基因中就带着儒家的仁义道德,慷慨正义。但人类始终是动物,我们脱离了你死我活的狩猎时代,远离了刀耕火种的洞穴住房,进入到看似文明的现代社会。然后,血腥的争斗变为了隐形的阶级倾轧,资本成为又一种狩猎方式,我们自以为独立自主,实际上我们不断出卖着我们的时间,成为了新的奴隶,虽然我们站了起来,但是我们始终是大地上的动物。

所以修身立德,诚实守信这件事在我看来是理所应当而又不可思议的。生存!摘取果实,捕捉猎物,互相争斗,这是我们祖先所做的。立德传道,克己奉公,这是两千多年前圣人所做到的。中国人杂糅着兽性和圣性,当一个人完全战胜自己的基因本能,克制自己争夺的欲望,坚持儒家的一套礼法规范时,我们就称其为圣人。

这世上真有这样的人吗?或许,电视里有,电影里有,但是在实际的生活中,我却没有真正遇见过。这种人长什么样子呢?是不是仙风道骨,与世无争的模样呢?还是其貌不扬,大道至凡呢?据说孔子和老子都相貌丑陋,或许真正的大圣人并非我们想象得那么美好。

我们是否应该坚持诚信呢?成为圣人是一件很难的事,但是坚持诚信相对于成为圣人要简单一点。在现代社会中,坚守诚信带给我们的利益相对而言是大于我们说谎的利益的。一个总是撒谎的人难以得到大家的赞许,但人们总会对一个始终保持诚信的人保有好感。因此不仅仅从道德层面出发,同时从利益角度出发,守诚信都是一件好事,所以我觉得大家都要守诚信。书读得再多,把礼义廉耻都丧失了,那还不如不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