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满颜 > 正文

满颜 /

暗梦成柯

作者:满颜发表时间:2019-03-29浏览次数:

打开了

九十九个月亮的门

仍旧没有你的痕迹

一个梦,一片巨大而朦胧的蓝雾掩埋着我的家庭,所有人面目模糊,又带着悲哀和麻木,醒来我缩在这片迷雾下,回想起梦中的行径,我痛彻心扉、泪流满面。

散文

 

我梦见,我的奶奶,没有死,不过,她瘫痪了。在她瘫痪在床的一年中,我也没侍奉床前,她无比寂寥孤独地躺在棉被中,任凭菌丝开出硕大的蘑菇,任凭蜘蛛结满覆盖全身的白网,仅仅露出张麻木的老脸来,我没有去陪伴她,没有跟她说说话,没有推着轮椅带她去看哪怕一次她想看的。我知道这位老人的即将死亡时巨大的畏惧与孤独,我知道她要陪伴与被需要感,我知道一切,然而我无动于衷。

我一直以为,她在撒娇,她在装病,她要以身体为胁迫向父亲索取一份属于她的关注与爱。我年轻又自私,不愿意满足一个老人最后时光的愿望,我会有报应吧。大概是因为从来没有亲人离开过我,我以为她会永远陪在我身边,但她就像一颗被蚀空的病树,一阵不经意的风就将她吹垮了。而我还站在她面前嘻嘻哈哈,以为时光是多么漫长,好像永远也等不到死亡的那一天。

她会成为我的心结,我一直后悔她生前对她不够好。她带大了我,从小丫头变成大丫头,每顿饭菜都是我喜欢的土豆丝,我不陪她吃,我要看电视,我恨她卖了我的狗,恨她在小学班主任面前拆穿了我的谎言、恨她偏爱我的哥哥有一回从学校回家,她爱我包包的俏,不停地摩挲上面的印花,我知道她想要,我不给她,尽管这个包对我不是十分重要。恨我自己——那么小气恶毒,她一个老人,又能得到什么自己喜欢的东西呢?

我爸爸是个孝子,但对于我妈而言,他就是个妈宝男。但让一个男人委屈自幼疼爱自己、保护自己的亲生母亲,那不是畜牲都做不出的事情吗

但是我无法责怪,在这场家庭的战役中,每个人都灰头土脸、精疲力竭,我相信少女时期的母亲即使不如春水般温柔,也会是个如秋日和煦的女子,但家庭的磋磨使她不得不扮演泼妇的角色来保卫自己的底线、自尊与主权。我知道,她恨我奶奶。

如果家庭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一种折磨,那何必勉强?作为其他家庭成员祸及最小的家庭成员,我处于矛盾的漩涡,又仿佛置身其中,我不会遭受剧烈的责骂与攻击,我甚至暗自庆幸。那时候我多希望他们离婚啊。所以我害怕家庭,这是个封闭的,充满利刃的空间,我有预感,我不会得到幸福。在生命的前二十年我就对自己宣判。

奶奶死了,一切矛盾似乎迎刃而解。父母的争吵不再使我的头嗡嗡作响,家里的碗也不会再破,但是后知后觉的我,才意识到我对奶奶的刻薄,我对她无法偿还的愧疚,自责。一想到就要流泪,为什么那时候我还那么幼稚,明明已经十八岁了,还那么愚不可及,终身之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