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满颜 > 正文

满颜 /

关于女人与爱情

作者:满颜发表时间:2019-02-28浏览次数:

生:老师,说实话,西方戏剧实在让我打不起兴趣

师:怎么说?只要你好好体悟,我相信你能探索到戏剧语言的美好。

生:噢,我一拿起剧本儿,马上就能进入香甜的梦境,比安眠药管用一万倍。

师:文学的欣赏是有阶梯性的,你不妨先看些话剧,在话剧表演中或许能找到些不同的感受。

生:唉,莎士比亚那个时候的人说话都那么长篇大论吗?真不可置信,谁要是搁现在说那么一堆排比比喻,早让人当怪胎了。

师:胡说八道的魔鬼,你这样去理解这些大师的作品,我简直没法跟你沟通。

生:老师!尊敬的老师!我听见您的这些话就像看见一个空酒瓶那么头痛。噢,不,或许我凭借我浅薄的见识的确吸收了两位大师的一些思想。

师:啊,我的孩子,上帝的恩典已经放入你的脑袋,快来诉说你的收获吧!                                

爱情,一个沾染了玫瑰色彩的词汇,频繁的成为莎士比亚喜剧的主题与核心,在莫里哀喜剧中,尽管爱情不成为核心主题,但作为次要支线亦然有着重要地位。而爱情的主角一般由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担任,在封建时期,男人在文学作品中不言而喻的担任着掌握话语权的责任,而女人通常只成为给强硬黑灰背景添上点柔情的花朵,或是表现其愚蠢无知的笑料,又或是衬托男性英雄气魄的陪衬。

而这一切在莎士比亚手中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在喜剧中,他用细腻的笔触描绘着女性心理,阐述了对恋爱以及家庭关系的看法,甚至让女性成为剧中情节的引导者。对比而已,莫里哀笔下的女性,多显现出对父权及夫权的服从。

从古数到今,爱情除了由男女间喷薄的荷尔蒙激素决定外,更多的决定要素是颜值、性格与财产。在西方戏剧中,我总有种冷冰冰的感受,很少体悟到家庭的温情,更多的是金钱对人性、爱情以及家庭的碾压与摧残。

在儒家思想耳濡目染下的中国国民,极其重视子女,你很难想像一个中国父亲因为不要嫁妆或是获取钱财而让自己的女儿与儿子同鳏夫寡妇结婚。但在莫里哀笔下,阿巴贡却急不可耐的促成这些事,甚至急切到要让女儿爱丽丝当夜下嫁,爱丽丝虽想反抗,但她的反抗却始终是借助男性的力量,她的哥哥克雷央特以及恋人瓦莱尔,她一开始服从于父亲,后来服从于恋人,她有意反抗,却始终缺乏主见、力量与智慧。同样,在莫里哀其他作品中的女性主要人物也有这种软弱特质,譬如《伪君子》中的玛丽亚娜:

玛丽亚娜做父亲的在我们子女身上有这么大的权威,老实说,我从来是什么话也不敢说的。

  桃丽娜可是咱们得讲一讲理。瓦莱尔已经向您求过爱了,那么您倒是爱他还是不爱他呢?

  玛丽亚娜哎哟!你真冤枉死我了,桃丽娜,你应该问我这个话吗?在这上头,我把我的心事告诉过你还没有一百次吗?你不知道我对他的爱情已经到了什么地步吗?

  桃丽娜您到底是不是心口如一,到底这个少年是不是真正地打动了您的心,我哪能知道呀?

  玛丽亚娜桃丽娜,你这样怀疑我的爱情,你冤枉死我了,我对他的真实情感已经表示得过于明显了。  

除了美好而软弱的女性角色外,莫里哀笔下还存在着因无知而愚蠢的女性形象,此类代表当属《可笑的女才子》中的马德隆与卡多丝。婚姻应当是两个心灵相通的人的结合,但是在这两位女性眼中,高尚典雅的语言却成为通往爱情的必经之路与沟壑。镜子在上层社会成了“丰韵的顾问”;椅子成了“谈话的舒适”跳舞是“赋予我们脚步的灵魂”,试想一下,要是我这样矫揉做作的说话:

(早晨)哦!该死,我那丰韵的顾问去哪了?把那把谈话的舒适挪走,我得过去。

舍友:说人话!

我:。。。。。。

看到这里,我忽然理解为什么莎士比亚的剧本中拥有大量具象的描述,如江水一样的排比并带有花朵一样艳丽的色彩了。

通常这些让人不明所以的话语使人区分界限,形成团体,并产生一种莫名奇妙的优越感,但是一个真正智慧的人总能看透这些华丽辞藻的本质是空虚与愚昧,产生这种现象我认为是由于当时是贵族社会,以及文学现象的影响以及对女性的教育没有跟上。这种愚蠢同样构成了笑料,使莫里哀的喜剧产生了辛辣的意味。

总的来说,在莫里哀笔下,爱情是表达其他思想的附属品,女性服从于男权。

在莎士比亚笔下,同样存在着一个享誉世界的吝啬鬼——夏洛克。在爱情和女人之前,对于夏洛克我还有其他话要说,夏洛克在文中是个恶棍、恶魔,他不要金币却要安东尼奥胸膛的一块肉作为抵押,目的是为了复仇。而复仇的根源在于,他作为一个犹太人曾经被安东尼奥欺辱过。

难道犹太人没有眼睛吗?

难道犹太人没有五官四肢、没有知觉、没有感情、没有血气吗?

他不是吃着同样的食物,同样的武器可以伤害他,

同样的医药可以疗治他,冬天同样会冷,夏天同样会热,

就像一个基督徒一样吗?

你们要是用刀剑刺我们,我们不是也会出血的吗?

你们要是搔我们的痒,我们不是也会笑起来的吗?

你们要是用毒药谋害我们,我们不是也会死的吗?

那么要是你们欺侮了我们,我们难道不会复仇吗?

要是在别的地方我们都跟你们一样,那么在这一点上也是彼此相同的。要是一个犹太人欺侮了一个基督徒,那基督徒怎样表现他的谦逊?报仇。

安东尼奥当面欺辱夏洛克,向他吐口水,夏洛克作为一个正常人,复仇难道不是一件正当的事情吗?难道仅仅是由于他犹太人的身份就变为一个人人喊打的恶徒?他的女儿出逃他不应该感到愤怒?他女儿用他太太结婚前送给他的戒指换了一只猴子,他说道:就是用一大群猴子跟我换我也不愿意。我想,我对夏洛克是同情的。作为一个没有信仰的中国人,我对罗兰佐和巴萨尼奥夸赞杰西卡是个基督徒表示不理解和嗤之以鼻。并且对最后强迫夏洛克信仰基督教感到十分愤怒,别人信什么宗教关你什么事?这群排斥异己的基督徒。

在《威尼斯商人》中,鲍西娅是个新女性角色。她有钱,这代表着她有独立的力量。同时她对前来求婚的男性挑挑拣拣,意见颇多,最终得到了她中意的男人。虽然在打开铅盒后,她立即对巴萨尼奥说他是她的君王,她的一切都归属于他。但随后在解救安东尼奥的过程中,她女扮男装,成功地让夏洛克放弃割肉,并让他吃了个大亏,将自己的财产都留给自己的女儿女婿。同时她向巴萨尼奥索要戒指,随后又考验巴萨尼奥的忠诚,让他知道了自己妻子的智慧与厉害。

让女性装扮成年轻男子,一直是一种喜剧手法,但也具有实践价值莎士比亚时代全用男性角色,在莎士比亚死后的几十年中,女性演员才正式登上戏剧舞台。他对女性角色着墨如此之多令人震惊,为了使女性角色可以畅所欲言,他使其女扮男装如《皆大欢喜》这部剧中莎士比亚完完全全用了他所有的喜剧资源其中的罗瑟琳,是最伟大的女性角色之一她化名盖尼米德考验奥兰多,假扮成坏男孩让奥兰多把自己当成罗瑟琳来告白亲吻,加上其他两人构成了一个复杂的四角恋,具有上帝视角的观众当然对这种风流情事蠢蠢欲动,兴奋不已,迫不及待的地等待最后谜团揭开时主角的欢喜与窘况。

莎士比亚的伟大主题之一就是爱上错误的人或者爱上已经另有所爱的人。这是很危险的,因为第一,它充满了风险,第二,他会让你置身于各种奇怪的境况,把他们经历个变,化解他们,便是令这些戏剧吸引人的地方

在《第十二夜》中,奥薇拉与哥哥在海中失散,为了保护自己,奥薇拉女扮男装,从而形成错误的人出现在错误的地点而引发的各种笑料她爱上了公爵,却还要替公爵向奥丽维娅求爱,奥丽维娅却爱上了奥薇拉,从而引发了一系列笑料。在这期间,奥薇拉真挚的爱上了公爵,并愿意为他做任何事情,奥丽维亚也真挚的爱上奥薇拉,让情感冲破了理智,抱着奥薇拉的大腿乞求她的爱,而公爵又为了奥利维亚而朝思暮念,发狂不已。

薇奥拉 我很了解女人对于男人会怀着怎样的爱情。真的,她们的爱跟我们的一样深邃。我的父亲有一个女儿,她爱上了一个男人,正像我若是个女儿身,也许会爱上了您殿下一样。
  公爵 她的经历怎样?
  薇奥拉 一片空白而已,殿下。她从来不向人诉说她的爱情,让隐藏在内心中的抑郁像蓓蕾中的蛀虫一样,侵蚀着她的绯红的脸颊。她因相思而憔悴,疾病和忧愁折磨着她,像是墓碑上刻着的“忍耐”的化身,默坐着向着悲哀微笑。这不是真的爱情吗?我们男人也许更多话,更会发誓,可是真的,我们的表现总多于我们的实际决心;因为我们总是山盟海誓何其多,真情实爱何其少。

虽然莎士比亚的的比喻繁多,但细细看来,他的比喻形象生动并且带有朝晖一样温暖的色彩,同时他对于男女心理的把握又无比精妙,难道你不肯承认吗?女性比男性更加忠贞。

   马莎·马克耶夫说,莎士比亚比女人更懂女人。正是因为他懂,所以他笔下的女性才显得那么有主见,有智慧,显得魅力非凡。

读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