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张超敏 > 正文

张超敏 /

《乡土中国》读后感

作者:张超敏发表时间:2019-08-29浏览次数:

《乡土中国》是由我国著名社会学研究者费孝通所写,在社区研究的基础上从宏观的角度通过将西洋现代社会与中国的乡土社会进行对比分析的方式探讨我国社会结构的作品。

中国乡村的乡土本色最为突出。在中国农村常为聚村而居的类型。为什么中国的农村对聚村而居如此情有独钟呢?作者认为原因有四,其一,在中国农村每家所耕的面积较小且他们倾向于住宅和农场距离不会太远,其二,出于在水利方面有合作的必要性,其三,人多便于安全的保卫,其四,农村有兄弟分别继承父辈们的土地的习俗。而且在乡土社会他们流动性不强,相互的邻里邻居都是熟悉的,所以乡土社会可以说是一个人情社会或者说是熟人社会。

由于乡土社会是一个相互熟悉的社会,所以身处其中的人们大多可以从心生活,因为对他们而言即使随心所欲也不会逾越规矩;也是因为熟悉他们的信任度很高,比较很多甚至是看着长大的,对方有几斤几两他们自信是知晓的;但是,乡土社会的熟悉是一种个别的认识,一种不追求抽象的普遍原则的认识,所以经常他们有很多与众不同的法子,但他们却不清楚其中的原理,自然也难以将其用到其他的领域中去。

中国的家是一个事业组织,家的大小根据事业的大小而变化。乡土社会的家的主轴在父子之间,在婆媳之间,夫妇成了配角,是纵向的,而非横向的。和氏族与部落一样具有政治、经济、宗教等复杂的功能,是绵续的。因事业的需要而排斥了普通的感情,为了事业效率的考虑,家庭产生了家法,男女之间也有了隔离。

为什么乡土社会的家的主轴在父子之间,在婆媳之间,夫妇成了配角呢?乡土社会的婚姻爱情观又是怎么样的呢?

感情是一种紧张的状态,常发生在新反应的尝试和旧反应的受阻中,了解则是指同样的刺激会引起同样的反应。因此,稳定社会关系的力量,不是感情,而是了解,感情的淡漠是稳定的社会关系的一种表现。

在此,作者提出了阿波罗式的文化和浮士德式的文化。阿波罗式的文化是一种有完善秩序的文化,浮士德式的文化则是一种阻碍式文化,他们将前途看成是无尽的创造的过程,是感情的象征。乡土社会是阿波罗式的,而现代社会是浮士德式的。

恋爱是一种探险,既不是经济的生产,也不是一个事业,从结果说是毫无成就的,不但没有成就,而且易使社会关系不稳定,私依赖于社会关系的事业不能顺利经营,所以乡土社会的男女之前的关系必须有一定的安排。

由于《乡土社会》最初是费孝通先生为《世纪评论》长期撰稿而开始编写的,在限时限日的催稿下,这其中的文章有一些瑕疵。

比如团体和社会圈子这两类社群的区分是由于作者的朋友不同意乡土社会里没有团体,并举出了家庭、氏族、邻里、街坊、村落进行作证后,作者对其加以补充。提出团体只指团体格局所形成的社群,用以与差序格局所形成的社群相区别,而社会圈子则指家庭、氏族、邻里、街坊、村落。并补充不是说中国乡土社会没有团体,只是从主要格局来说,在中国乡土社会中,差序格局和社会圈子比较重要,同样的,在西洋现代社会中差序格局也是存在的,只是相对而言不那么重要而已。因此,该书中有部分是经过概念的补充后完善的,因此,有些名词就的得咬文嚼字,费一番功夫才能更好地弄明白。

该书的另一个小问题就是有些话说得过于绝对。但,总体而言,此书的中西融合及发展社会学的勇气的确值得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