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张超敏 > 正文

张超敏 /

婉儿情长(序幕)

作者:张超敏发表时间:2018-11-28浏览次数:

人物:武则天、上官仪、上官庭芝、太监

地点:上官府

道具:两把椅子、一张桌子、一壶毒酒、两盏酒杯

小说

旁白:上官仪为天皇李治书写废后诏书失败后,武则天亲临上官府邸与上官仪叙诗论旧,并欲乘机收用上官仪。

上官仪:(行跪拜礼)微臣拜见天后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武则天:(径直走入里堂,坐下)起来吧!(上官仪随入)本宫虽活不过千岁,但毕竟还不会如你所愿成为(怒视)一名(声渐大)废后!(冷笑)现在你最应该担心地不是别的,而是你自己的性命。

上官仪:(笑)多谢天后娘娘提醒!(向东方行一礼)君要臣死,臣岂有抗拒之理?

武则天:(皱眉)你明知可以不死,又何必如此执着着去寻死呢?难道你就这般不愿——

上官仪:娘娘盛意微臣心领了,既然是死罪——

武则天:你既知是死罪,那你还替他写这废后诏书?你明知他不想让你我安生,你竟——(手怒指向上官仪,后又无奈收回)

上官仪:微臣愚钝,微臣不知。

武则天:(沉默片刻)也罢,也罢。你就是这般,否则,你也不是那个世人皆知的上官仪了。(叹气)也只有你,让本宫爱也不是,恨也不是。

上官仪:那天后娘娘还是恨好了,毕竟微臣总是与娘娘为敌。

武则天:你也知道你与我为敌?(些许恼怒)最恨的便是你这种明知会令人伤心却仍旧死脑筋去伤人的心,你说你不该死,谁该死?(缓和了下来)但如今,却还是那个被你伤透心的人在试图救你,是不是觉得很可笑?(冷笑)谁叫你就是那般风流倜傥,就是那般才华横溢呢?(无奈一笑)也谁叫本宫就是这般惜才爱才呢?(似深思)或许你便就是本宫此生的克星。你一死,(大笑)本宫此生也就太平啦!

上官仪:愿娘娘永世太平!(行礼)

武则天:永世太平?你不是在废后诏书中说本宫专横,令海内失望,应废黜以顺人心吗?如若本宫永世太平了,那天下的百姓可就太平不了了。这还是那个一心为天下的上官仪吗?(冷笑)上官大人!(停顿片刻)其实你一直都在自欺欺人!在你起初多次帮本宫之时,你就已经知道本宫有治国之才了,因为你知道在这偌大的皇宫中只有本宫才能够帮助皇上处理朝政。这些年,本宫呕心沥血将朝堂内外打理得井井有条,现在,他,却想过河拆桥!而你,只是一个只知忠心于昏君的迂臣,竟与他一同针对于本宫!(冷笑)只是你们都低估了本宫在朝内外的势力,最终只能空欢喜一场。

上官仪:娘娘替天皇(向东方行一礼)治理朝政多年,如今也该好好休息休息了。卸下繁重的政务,游于山林环绕之所,不仅可以永世太平,还可永葆青春,天皇此举也是为娘娘考虑呀!(向武则天行一礼)

武则天:你呀你,何苦如今还在苦苦寻思着来欺骗本宫呢?也罢,也罢。(对上官仪直摇头)本宫也不想和一将死之人理论些什么了!只是可惜了这一旷世奇才了。(苦笑)

上官仪:(行礼)娘娘过奖了。

武则天:“脉脉广川流,驱马历长洲。鹊飞山月曙,蝉噪野风秋。”可还记得这诗?

上官仪:(回忆往事状)记得。

武则天:那时的你是多么意气风发,多么自傲自大呀!(微笑)

上官仪:是啊!(自嘲一笑)如今人却老啦,不如之前啦!

武则天:游韶,你果真要离本宫而去?(略带悲伤)你宁愿为他去死,也不愿随我而生?

上官仪:微臣之罪死不足惜,望娘娘好自珍重!只是微臣有一事相求于娘娘,还望娘娘应允。

武则天:保住上官庭之?

上官仪:微臣知犬子已无力挽救!(长叹一声)

武则天:那你还有何事未了?

上官仪:只愿娘娘放了儿媳郑氏及其遗腹子。(行跪拜礼)

武则天:(背对上官仪)本宫只能保你家女眷不死,其他,静观天命吧!(扬长而去)

上官仪:谢过娘娘!(对着武则天的背影行跪拜礼)

武则天刚走,一太监便端来毒酒一壶、酒杯两盏置于上官仪桌前,上官仪唤来其子上官庭之,两人于桌前坐定。

上官仪:儿,你怕吗?

上官庭之:(坚定地看着上官仪)儿不怕!(顿了顿)只是我想,看看我那未出生的孩子。(悲痛)

上官仪:不久我们就可以在天上一直看着他们了!(仰望屋外的天空)

上官庭之:爹!(悲伤)

上官仪:(拿起酒壶往酒杯中斟酒后,举起一盏,向其子行敬酒礼)儿,为父先干为尽了。(饮尽)

上官庭之:(亦行敬酒礼)父亲,儿来陪您了。(亦饮尽)

上官仪和上官庭之双双倒于桌上。

(本幕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