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张东悦 > 正文

张东悦 /

1004公里

作者:张东悦发表时间:2019-07-03浏览次数:

 

1004公里,陆地离开我,桥梁和道路分割视野,车流模糊丛林,飞机上升的轰鸣声搏击耳膜,见天空和见海洋一样惹人上瘾。穿越云层,降低的机舱温度,密集的水分子在机窗外聚拢散开,再睁开眼,日光炽烈,云海匍匐。一路看天色一点点暗下去,机舱的阅读灯一盏盏亮起来,飞抵西安,已经是晚上九点。

 

万水千山之外,它在这里。千百年的荣华寸寸积淀,一匹锦缎从秦朝长长织起,大唐雍容使者来去,“文武盛地”的牌匾在清朝挂起。歌舞升平人潮熙攘的日子顺着护城河流淌过去,又流淌回来。钟楼飞檐,画栋雕梁,碑林石刻,鎏金顶上飞鸟盘旋。古时候晨钟暮鼓,登上钟楼望见西北方鼓楼,如同从清晨张望黄昏。

 

在钟楼,踏进大殿,仰头,繁复华美的贴金彩绘静静缓缓,浮动了多少岁月。正红色立柱之上,玄色木牌镌刻遒劲汉字,龙飞凤舞,笔笔见力。它们在此处存在,宛如把数千年的日日夜夜在我面前轻轻展开。尘埃汲取时光和记忆,缓缓上升,默默下沉,被穿过钟楼的微风吹散,落在游人肩头,从此,带着历史和过往上路。

 

我曾经设想过我来到西安会是怎样一种心情,但当真正走在西安的路上,那些假设已被它轻轻抽走,它就在我面前,它不开口,它在我心头一笔一划写下——“终于见面了,孩子。”在西安,或者说,在长安面前,每一个人都是婴儿,都是小孩子,都被它的温暖和厚重稳稳包容。在它眼中,我只是一个初初和人间见面的生命,它告诉我时间是很漫长的,十几年是一瞬间,千百年也不过一眨眼。它又说时间可贵,聚沙成塔汇水成河,每个分秒都不应该被辜负。

 

我该怎样和它讲我的语言呢。我只能虔诚跪在大慈恩寺的蒲团上缓缓叩首,在心中把感恩句读,默默祈愿。在大雁塔拾级而上,昏黄灯光如同陈旧经卷的纸张颜色,抚平我心底波纹。从塔内的窗口向外俯瞰,是芸芸众生,是人间烟火。坐在高家古宅深隐于市的院落里,看戏台之上的老者们用华阴老腔道尽高原心绪,声声摇撼内心,以掌声报答华彩一场。

 

推着购物车走在百货超市,撑着遮阳伞穿过人流,在地铁上听它呼啸而过的声音,空气对流而生的风拂过面颊,恍惚间以为自己在这里生活了很久。新的时代冲刷这座古城,过往光景轻轻折叠。天桥上的鲜花,回民街人头攒动,钟楼的钟声重新响起,商场背景音乐擦亮空气,在过往岁月的枝干上,新抽枝条,绿叶萌生。西安从未旧过,它古老,但它从未老去,也从不衰老。岁月填写岁月,它永远向前。

 

时空最公平,辉煌与落寞都被眷顾,西安从不是个繁华落尽的城市,千年流淌,也就有千年起伏,走过最明丽,走过最黯淡,风平浪静,也宠辱不惊。丝绸之路从这里出发,驼铃声从西域远远荡开,八百里秦川,传说西安曾是海洋。

 

长安,它俯下身,让苍生明白它的爱。它挺直脊梁,向人间诠释风骨。长安,一半牡丹一半为莲。涉时光步步走来,一路盛放。回首看顾,满眼繁盛。

 

离开西安,回到长沙。飞机着陆时一阵恍惚,像是过去的日子不过一场大梦,梦醒时看不清眼前是真,还是梦境是真。人生里会有那些日子,让人忍不住回头,觉得最快意不过如此,甚而担心此生再不能这样快乐。

 

可西安快乐。这已经是我最幸福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