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宾芬

当前位置: 首页 > 宾芬 > 正文

宾芬 /

谁把公交车司机推入困境?

作者:宾芬发表时间:2018-11-29浏览次数:

每天从寝室到学校,从车水马龙的左家垅到车流不息的桃子湖路口,我们大多数人都会选择搭乘公交车。不仅仅是我们这群学生,整个社会也有不少的人会选择搭乘着这种方便又实惠的交通工具出行。这些人中,有的是朝九晚五的上班族,有的是走街串巷的老人家,还有其他各个年龄段、各个阶层的人。

早晨七点半,这是大多数人选择的乘车时间。公交车还没到,车站就已经黑压压挤满了人,还不忘手里攥一块饼。随着公交车一声长啸,它硕大的身子前倾后仰地一颤,人们便蜂拥而至堆在了仅容一人通过的车门前。“滴”“滴“滴”的刷卡声,偶尔夹杂着硬币跌落在铁箱里的声音,空荡荡的车厢渐渐被填满,就像小学生放学回家时的书包快撑开拉链一样,车门台阶上也站上了四五个脸快贴到玻璃上的人,真教人担心车子开动时他们会不会把车门撑开。

好不容易挤上来的站在车门前的人看看手机上的时间,嘀咕着:“司机怎么还不走?快迟到了。”;幸运地拣到后排空座的人坐在椅子上不耐烦地伸出头往前探,义愤填膺地破口大骂:“这司机就是贪钱,他们不能搭下一辆呀?”;在车门口没挤上车的人正努力往上爬,眼巴巴希望司机让他上车,好让自己不要迟到。

公交车司机该怎么办?身处在这个大千世界,我们无时无刻不在做出选择,尽管每个人都希望做出利益最大化或是损失最小化的选择,但事实是无论哪一个选择都会带来一些无法避免的冲突。一个公交车司机在这种情况下就会面临角色内冲突的困境——在车里的人希望他快把车开走,而车下的人又要求上车。这样的角色失调让司机的感到矛盾,他不知道到底应该关门走人,还是继续让乘客见缝插针——有些司机凭借自己独特的人格魅力安抚了躁动的人们,说服未上车的人等下一趟,或是让车上的人理解理解大家都赶着上班的心情。

人格魅力和语言智慧再加上一团和气,能帮公交车司机解决大多数问题,但有些司机若不幸遇到了杠精,这一杠就足以让人吃不了兜着走了。

我坐在公交车后排,司机在马路将转弯处停了下来,这不是站点,但司机开了前门,一个头发被风吹得乱糟糟的年轻女孩连声说着谢谢上了车。坐在车厢中间老弱病残孕优待座上的一名戴帽子的四十多岁男性突然聒噪起来:“你怎么能在这里停车呢?我要举报你!”“是的,那要举报!”另一个五十多岁的女性的声音也附和道。

司机连忙陪笑说:“是是是,这样违反规定,下不为例。但是她从车站一直追到这个路口,肯定有什么急事。”

“这司机不就是个色鬼!如果是个男的肯定不会停!”中年男子振振有词,生怕整个车厢听不见。

他的逻辑如此契合情景,他的模样如此大义凛然,我竟然想不出有什么可以反驳他的!

人过一百,形形色色。公交车这个“大容器”里有杠精也是常事,他们肩负着道德规范的重任,孜孜不倦地跟司机抬杠。杠精只是出头鸟,有时候更让人恨到牙痒痒的是唯恐天下不乱的起哄者,他们不会说出半句其他话,却鹦鹉学舌般重复着出头鸟的最后一句话。当然了,他们扭转枪头也是很快的。

公交车作为人们身边最常见的大型交通工具,它的驾驶人面临的困境比任何一种交通工具的驾驶人都要多。人们面对自行车、摩托车这样的小型交通工具口气就要宽容多了,毕竟这样的交通工具是“肉包铁”;对于私家车这类私人的交通工具,人们的非议也只是针对个别情况或者现象;而大货车这类几乎不在城市大马路出现的交通工具,人们最多在新闻里看看报道,开高速的时候偶尔啐两句,也很少对这个只装用品不装人的大家伙指指点点;至于火车、高铁、飞机、地铁这些庞然大物,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驾驶员也有单独的舱室,人们顶多对着乘务员说两句。反观公交车司机,他要处理的事情就比以上任何驾驶人都要多了:要开车,要劝架,要耐心地帮助有需要的乘客,关键是要满脸笑嘻嘻对着找茬的人——不然一封投诉信就得扣工资了。

这既是坐了这么久公交车的一种感受,也是同情公交车司机左右为难的处境。的确,作为城市交通道路上显眼的大块头,不得不说公交车是一种城市形象——坐一趟公交车,便可以大致感受一番一座城市最接地气的人文精神——自然的,公交车司机这一社会角色的规范化程度提高了,个体自由度变小了,他们最平常的一句话、一个动作因为面对着广大的人民群众而上升成为道德形象。不仅仅如此,公交车还有行车规范带头作用,比如说停车避让行人——毕竟这么大一辆车都踩刹车了,其他小车也没有理由抢行。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公交车司机就在不同人对他的不同期待而产生的冲突,还有杠精们的零度共情,以及为人民服务的刻板印象这三座大山的夹缝中生存。同时,他们还需要面临着作为公交车司机工作时间长、工作生活单调的固有职业压力。

  “管中窥豹,时见一斑”,在困境与压力中生存的不仅仅是公交车司机,其实人们对很多从事公共事业的人有时都抱着不理解的态度,妄自揣测。如果我们换位思考,一个人在一个公共事业的岗位上做决定,考虑完了许许多多的客观条件,但是在最后做决定的时候,难免带着个人色彩——可是,正因为这点个人色彩,才让社会焕发人性的光辉——就像公交车司机会在马路上违规停车,然后下车把马路中间的孩子抱到人行道上。

评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