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宾芬 > 正文

宾芬 /

HUG

作者:宾芬发表时间:2019-02-28浏览次数:

四月份的某个下午,幻化了暮春的天空,阴沉沉的,悬浮者,射入者,同时到来,又消失了。

尘埃:白色的苍穹,那里很广阔,但令我无法想象的是他的无边无际,甚至压根不存在,它的宁静与有规律的更替,,恰恰是它暴怒与危险的标志。我来自那里,宇宙的尘埃。我在猜测路人的心思:麻木而忙碌,凶狠而善良,懦弱而阴险,愚昧而聪慧......没有什么好人。猜心,我已经猜了两千余年了,猜的是人心。但我知道宇宙里有的尘埃,已经猜心猜了十多四十多亿年了,才都不是人心,而是宇宙的心,相较于他们,我是小巫见大巫了。读心者,唯一读不出的,就是发自内心的微笑——纯净的东西就像一张白纸,没有可读性,所以才读不出。除此之外,可读的,都只能翻译成对宇宙的畏惧,瑟瑟发抖的畏惧!

一颗尘埃,普通至极,比普通更普通,游离在正常的轨道之外。

尘埃漂浮在人世,已经变得扭曲,它越来越狭隘。一束光经过,他在招手,尘埃不知。然而有一个人看见了,来自人类世界的人。真是很奇怪,一个没有实际载体的动作,怎么会被看见?

尘埃仍然没看见招手的光,却注意到了人类——和它一样的年轻,一样沉默。尘埃第一次发现竟然有和它一样的东西,竟是个人类!她与其他的人类不同,它几乎不用去猜测,就能够感受到她所想的一切,只是它不能分析出来,读不懂,译不出——就像一个矛盾的个体,看得透别人,读不懂自己。

尘埃来自宇宙,她来自尘埃,这样,一切就顺理成章了——她的灵魂是万分之一颗尘埃。

尘埃:骤然,那尖锐的汽笛与空气之间摩擦而发出的声音,震碎了我的耳膜,真令人恶心!我惧怕这样的东西,凡是要把沉在水底的东西硬生生翻出来的东西,我都怕。天哪!让我浮在一个安静的地方吧!什么都不要存在,包括我也不要存在,仅此而已,仅此而已;我不要世界为我沉默,我要让我的沉默变为世界,仅此而已,仅此而已。

四月份的某个下午,黄昏来临,湮灭了走后的春光灿烂,只剩下光影,人们匆匆地来去,匆匆地来去,没有谁注意到最后一束光射到地上的影子正消殒着。

尘埃再也按耐不住害怕的情绪了,现在它什么都怕了,那些来自内心深处悸动的孤独与渺小。它以为它什么都读得懂,原来它什么都没看明白,那是来自它心灵的扭曲,折射着偏激的思想,它竟从来没有真正看清过事物的本质。真是很有趣,真是很可怕。

终于,它逝去了,尘埃逝在了最后一束光中。

光者用他那温暖的怀抱,熔掉了这颗破碎的尘埃,用尽所有的热量,熔掉了它的身躯。

你可以看见,尘埃像蒲公英似的到了它该去的地方,破碎的尘埃,如愿以偿地毁掉了自己,于是什么也不存在了。

光者:完成了我的使命,我便回到了宇宙中,它最终回到了我的怀抱。

散文

 

他们不属于任何事物,甚至不属于宇宙,因此他们可以永生。所谓的两千年与五千年,只是记忆的始端,没有末端,或者说连始端也没有,只是随意拟的数字,这些都不重要了。

当一切都不存在,一切就可以顺理成章地存在了。

“模”说:“有光吧。”

于是便有了光——

在意念产生的时候,竟被另一个“人”所捕获。两个完全不一样的事物,却可以产生意念相通的瞬间,产生拥抱的场景。真是太有趣了,真是太可怕了。

灵魂是暗物质吗?谁会相信呢?

——没有尘埃,没有光者。有的,只是,我和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