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王玉成

当前位置: 首页 > 王玉成 > 正文

王玉成 /

在新疆|遥远的旅途

作者:王玉成发表时间:2019-10-23浏览次数:

 

果子沟早晨

次日又醒得极早,一部分大人说想去海拔四千多米的地方看日出。通往最高点的路只是一条弯曲的木栈道,陡峭而孤单地爬在草甸上,等待着勇敢而好奇的人们拾阶而上,站在栈道底下往上看,只能看见高处几棵云杉在更高更冷的风里摇摆,除此之外谁也不知道顶端是什么模样。人们陆陆续续地上去了,都抱着必定要越过山岭看见湖上日出的决心,反倒是我们几个学生慢慢挪到路程不到一半的观景平台便不再愿意往上爬。上面的风景会更好看吗?谁又知道呢。日子还长,反正还有好多次日出日落可以看,反正都是同一个太阳——这是懒惰的人给自己找的借口。兴许是此刻的风吹得太舒服了,我们心甘情愿地坐着,当那个吃不到葡萄却依旧愉快的蠢狐狸。

上去的人终究失望而归,谁也没看到日出,下来时太阳已偷偷挂在东方的天空上了——意料之外而又是情理之中的结尾——除了狐狸,其他动物也没吃到葡萄。

吃没吃到葡萄也不打紧,反正吃完早餐,我们要继续一路向西。

汽车从山顶往下开,穿行于峡谷之间,我们得以纵览果子沟的全貌。清晨的果子沟不同于昨天傍晚的多情,雄伟高大的山川在此时平静而又克制,即使天空蔚蓝如洗,阳光照耀的山顶呈现着温暖的金黄色,山上绿色的树林和草甸也仍旧惯常地沉默——这是大山的特性,不管天气如何晴好或者暴风骤雨,山依旧是山,无论是江南的低矮丘陵抑或西部的巍巍高岭,都不像水流一样经不起挑拨,永远沉静地立在那儿,像父亲的肩膀,给人以踏实的厚重感。

深入峡谷,我们在山的怀抱里穿梭,而大山里的温柔早晨逐渐在我们眼前苏醒。昨天还高高在上的云杉林现在就乖巧地站在我们开车经过的路边,却依旧像一群不苟言笑的士兵,笔直、挺拔、令人肃然起敬。峡谷底部河流蜿蜒,盛开的花朵小而紧密,拥成一簇簇,蔓延开来,将整片山坡都染成了淡蓝色,而蓝绿色山坡上安静吃草的牛马和羊群多到数不清,每路过一群,车里的人们便发出一阵雀跃的欢呼声,只有一两头牛偶尔抬起头来望望身边疾驰而过的庞然大物,又继续漫不经心地低下头去。也是奇怪,平日里自诩见多识广的人们在风景面前往往大惊小怪,惊讶连连,和日复一日在山坡上淡定吃草的牛羊形成鲜明的对比,如果是牛羊对美景与人类都已司空见惯,那人们甚至不如只知道低头吃草、踏踏实实产肉产奶的牛羊低调——牛羊看过这么多却什么都不说,而人类都有着自己的小小骄傲。

山路弯弯曲曲,起得太早又不吃葡萄的蠢狐狸装满一脑袋问题沉沉睡去。车子继续西行。

 

霍尔果斯口岸

醒来时上午居然还没过完,车已经到达霍尔果斯。霍尔果斯是元明清以来该地带生活的蒙古族称呼,意思是驼队经过的地方,听着名字就让人觉得富足与繁荣。

事实也的确如此,这样一个地方装满了来自世界各国的琳琅商品,也极大地满足了女士们的购物欲,从俄罗斯的零食到土耳其的挂毯,从葡萄酒到沐浴露,似乎什么都有。但我实在兴趣不大,面前的各式小把戏的确值得把玩,可几层铁丝网与栅栏之外便是哈萨克斯坦的土地,而刚好今天的晴空万里无云,所有的建筑在毫无遮挡的澄澈阳光下都显得格外干净和清晰,站在观景台上能看见很远,因此还是边境界外的摩天轮与奇怪房屋起来有趣。我想,形态各异的建筑们隔着极近的距离分别在两个国度面面相觑,这种景象也只有在国界线周围才能有幸一见。

然而霍尔果斯不是今天的行程终点,我们下午的行程便依旧是赶路——在新疆旅行永远是赶不完的路,可谁让这里幅员辽阔呢。

公路风景 昭苏花海

伊犁素有塞外江南之称,是中国西部最富饶的土地。今天要住的地方在伊犁地区最美的昭苏,它三面环山,气候冷凉,春秋相连,因此据说7月是赏花的最好时节。这一路上,车窗外的景致和前两天又有了很大不同。

在此之前,我们步履不停,路过杨树林间安静的平房、波浪般起伏的麦田、挂着云朵的电线杆、在风中晃荡的白桦林还有贩卖甜瓜与葡萄的小摊。唯一不变的是放眼远处便能看见的天山山脉,似乎和北疆的风景牢牢捆绑住了,有时离我们近,有时离我们远,像不语的心上人。大多数时候都是挺直了宽厚脊背站在视线尽头的地平线上,沉默地连绵不断着,山顶的冰川在阳光下微微发光。在车厢里坐久了。只觉得在这个小小的车窗外,任何事物都被无限放大,天地山川皆辽阔,只有我们仍旧是小小的。而这样与南方截然不同的风景,让人连续看几个小时也不会觉得疲倦。

此时此刻,窗外是一望无垠的昭苏草原,绿草如茵,野花烂漫,一直延伸到天山脚下。紫苏花和油菜花连接成片,漫山遍野地覆盖住所有土地,抬头所见只有花海、山脉和天空。仿佛春天乔装打扮了一番,从江南逃到了西北,那些小桥流水人家的画面似乎不再值得眷恋,眼前的无边无际的山野才是花朵栖身的最好地点。花朵们在小小丘陵河谷间没有全部释放的美丽在这塞外得到了尽情的宣泄。而我们又不得不承认,直白、毫无遮挡的蓝天白云还有远处高大险峻有着雪顶的山峰的确与花海更为相宜。我们这些来自油菜主产地的江南人并不曾料到会在这里看见另一番神奇天地,倒有点像是回到了故乡,隔着时空观赏过去的风景。

只有头顶的日光仍在提醒我们这里是夏天,

站在路边凝望着这场盛大的花事,其他话语好像显得有些多余,野蜂在花枝间招摇着,我们默默看了一会,便驱车离开。

突然明白有句话一直都是对的:最好的风景,一直都在路上。

夏塔大峡谷

在早晨匆匆告别特克斯,今天要去的地方是丝绸之路上有名的古隘道——夏塔。乘坐区间车一直往峡谷深处走,目光所及全是高大的云杉林,似乎和前两天所见的并没有什么不同,坐在疾驰如飞的车上想到来的路上经过的夏尔收费站,当时还开玩笑说我自己来到了中土世界,就是不知道这幽深的山谷间有没有住着年轻的精灵王子。

然而事实证明的确有很大不同。从隐天蔽日的森林中出来,我们就真真切切地一头闯进了定格的电影画面——前方有的是一条的木栈道,蜿蜒在缀满野花的林荫下,平地上的树林不甚高大,目光可以顺着树顶飘到远处,远处是高大的互相倚靠着的山,最远的那座是雪山——但又不是远到像在公路上那样遥遥相隔,而是仿佛越过几座山头就可以相见,在正午的阳光下成为一个闪耀的可望又可及的存在。漫步林间,可以听到久违的流水声——河流就在旁边。绕过几个灌木丛,一川白色的河水就这样出现,河滩上的洁白鹅卵石在两岸的山林间划出一片白色天地,和雪山上的冰盖遥相呼应。这的确是电影里才有的画面我——总觉得下一秒巴金斯和矮人们就要骑着马匹说说笑笑着路过,还有胡子花白头发花白,笑眯眯的吐着烟圈的甘道夫;亦或,山林间会突然冒出一辆喷着蒸汽的通往霍格沃兹的火车,哈利波特正在往窗外看。但实际上幻想中的场景一个也没有出现,倒是两只跳跃的野兔打断了人们前行的脚步,只有我依旧向着雪山的方向前进着,猜想着会不会有人跟爱丽丝一样掉进兔子洞。

越往前走,树木逐渐稀疏,草地上的野花有了充足的光照,开得肆意而张扬。雪山离我们越来越近,夹在青山之间,也算终于可以见到全貌。在花丛中蹲下来看着远处,冷冽的风带着花粉灌进鼻子,忍不住打了好几个喷嚏,突然就想起不知在哪里看到的诗句:“你看青山也可以傍着雪山/我也可以赖着你/你会送我几句清凉耳语/我会满足的打几个喷嚏。”雪山的味道借着这阵阵风吹到跟前,目的地仿佛近在咫尺,继续诱惑着人们靠近。但我们决定停下了,攀登一座未知的雪山尚未加入到今天的行程内。准备返回前我又去河边捡了一块通体白色的鹅卵石,偷偷带走这一小块纪念品。

回到车上才发现挂在衣服上的墨镜不见了,也许是落在缀满鲜花的草地上,也许是掉在我清洗鹅卵石的河水边,或是遗失于回来时匆匆走过的木栈道上。倒也不觉得遗憾,冥冥之中就像与夏塔达成了一个小交易,有了这样的小牵扯,似乎更容易坚定自己内心反复说的:后会有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