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王玉成 > 正文

王玉成 /

一场半世纪的衰老与爱

作者:王玉成发表时间:2019-04-29浏览次数:

“万事万物,有始有终,自生自灭。时光终有灰烬,纵然白首,一如初见缱绻。爱有千万种开头,但只有几种结局,而死亡是其中最好的一种。”

——霍乱时期的爱情》

本书开篇从赫雷米亚的自杀写起,旁敲侧击地打探出众人对于衰老的恐惧。赫雷米亚因为害怕衰老,所以选择在60岁时自杀。他选择放弃他爱的狗,他爱的大海,还有深爱的她。而他的好友,乌尔比诺医生,即使熟知这时间生老病死的兴衰规律,他也同样惧怕衰老与死亡。这再正常不过。即使是和爱情作比较,这个世界上还会有人因此不担心病痛,不恐惧衰老,不害怕死亡吗?

紧接着,乌尔比诺医生的离世像个漂亮的转场,为这冗长的序曲划上了句号。在他的葬礼结束后,男主人公阿里萨终于有勇气站到费尔明娜--医生的妻子面前,颤抖而又庄重地将帽子放到胸口的位置,让许久以来支撑他活下来的相思之苦一股脑儿迸发出来。“费尔明娜,”他对她说,“这个机会我已经等了半个多世纪,就是为了能再一次向您重申我对您永恒的忠诚和不渝的爱情。”阿里萨的话给前段的问号作出了他的回答。而这份来势汹汹排山倒海而又寂寞长流的思念,已经开始了五十一年九个月零四天。

“朗读没有中断,女孩抬眼看了看是谁走过窗前,正是这偶然的一瞥,因为这场半世纪后仍未结束的,惊天动地的爱情的源头。”天真的少年阿里萨爱上了费尔明娜,她成为了他的花冠女神。他们之间的爱情滋生发展于往来的信件中。朦胧的文字让这样初涩的爱恋显得无比美妙,但也不够真实,以至于就像一场虚无缥缈的梦。“慢慢的,他将她理想化了,把一些不可能的美德和想象中的情感全部归属于她,两个星期后,除了她,他已经什么都不想。”但随之而来的打击是费尔明娜的父亲得知了这件事,并决定带女儿远行去亲戚家。

而在这期间,费尔明娜成熟了不少,阿里萨只是日复一日怀揣着思念一次又一次地去为她打捞海底沉船里的珠宝。当年满十七岁的费尔明娜回来后,他们终于在人群中相遇了。但与那时不同,此刻的她没有感到爱情的震撼,反而坠入了失望的深渊。当爱情表面的迷雾随着成长褪去,费尔明娜恍然大悟。“忘了吧。”她对他说。

离别后的半个多世纪,费尔明娜与乌尔比诺医生结婚了。他们之间有爱吗?没人知道。无论他,还是她,都无法说清这种相互依赖究竟是建立在爱情的基础上,还是习惯使然。直到医生离世,阿里萨再次出现在她面前。那一刻我想我大概懂爱是什么了。

    这半个世纪阿里萨没有为他守身如玉,他太爱他了,他只想活得久一点,再久一点,熬到费尔明娜看到他那一刻,甚至他的时间单位就是费尔明娜,她结婚了,她怀孕了,她离开城区了,只有她,才让阿里萨感知到时间的存在,他不断用肉体进行放纵,磨掉这个拥有独特单位的时间,但那600多条艳遇记录在天平上一称,也许抵不过对面费尔明娜一人。他重新给她写信,渴求她重新接受这绵延半个多世纪的爱。

    这一天终于到来。“乘船去吧。”阿里萨说。他们终于可以无视世俗的眼光坦然地在一起,他们拨开重重迷雾,以一副半老的身躯直面最真实的彼此,用爱与时间来对抗,船上那一场老年人之间的性爱,在黑暗中颤抖的抚摸着对方的身体,彼此的呼吸中带有老年人独有的酸气,却无比令人动容。

为了永久地开下去,轮船上升起代表霍乱的黄旗。

他们仿佛一举越过了漫长艰辛的夫妻生活,义无反顾地直达爱情的核心。他们像一对经历了生活磨练的老夫老妻,在宁静中超越了激情的陷阱,超越了幻想的无情嘲弄和醒悟的海市蜃楼:超越了爱情,因为他们已在一起生活了足够长时间,足以发现无论何时何地,爱情始终都是爱情,只不过距离死亡越近,爱就越浓郁。

阿里萨眼中的是不可战胜的决心。这份爱,终于在半个多世纪之后送达到他爱的人面前。他已经用漫长的一生来证明,这一次,没人可以将他们再次分开,除了衰老与死亡,而阿里萨并不在意。我们普通人害怕衰老,害怕死亡,害怕苟延残喘地活在这时间,甚至宁愿牺牲我们爱的一切。也许只是因为我们自私,所以绝大多数的我们不懂得阿里萨那份勇敢无畏的爱。面对这样的情节,我们怀疑自己,也怀疑书中的一切。

可是也并不需要别人的理解。

53年7个月零11天以来的日日夜夜,弗洛伦蒂诺阿里萨一直都准备好了答案。

"一生一世。"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