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王玉成 > 正文

王玉成 /

在新疆

作者:王玉成发表时间:2019-08-29浏览次数:

写在前面

 

  我是一个爱旅行又不爱写游记的懒惰分子。翻开高三的手账本,和新疆有关的内容就安安静静地躺在其中几页上,大段大段的摘抄一点点拼凑出我想象中的风景,让我觉得此时只有记录才不辜负当时满怀期望的自己。那时候,我白天埋头于课本,夜晚阅读,读李娟,幻想着北疆绚丽多姿的四季和冬牧场孤寂的生活,读刘亮程,在字里行间领略南疆的风土人情,感受那些梦一般的夜晚。两年光阴如流水般这样匆匆流过去,我也没想到去新疆这个想法能如此顺利地提上旅行日程。即使它没有在我最需要放空的时候拯救我,但从某些方面来说,它很大程度上让我与过去几个月那个难堪又迷惑的自己握手言和。因为在新疆的每一帧画面,如今回想起来,都算得上人生的高光时刻。

 

1.关于飞行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

 

 

 

从下午到傍晚,我趴在车窗上看云,耳边轰轰作响,是耳机里的音乐也盖不住的轰鸣声。经停兰州,天色渐渐暗下来,从夜晚到深夜,已经飞行了大半个中国。深夜的时候只有明月相伴,云层低低地铺在飞机下面,再往下的大地则是一片漆黑,不见村落,静默无声。是了,我们已飞越千山万水,此时此刻也许底下是一望无际的沙漠,也许是山顶有着白雪皑皑的群峰,它们都寂静无声,不会发光。

 

  下飞机时抬头望天,这是我走过小半个中国第一次在地面看到那么亮那么干净的月亮,挂在漆黑夜空,照亮刚刚升起来的夜。心里的浪突然开始拍岸,随着浪花翻涌而来的是上次在《在新疆》里看到的段落:

 

夜色把山谷的坎坷填平,我的脚从一座山头一迈,就到了另一座山头。太远的山谷间,有月光搭的桥,金黄色月光斜铺过来,宽展的桥面上,只有我一个人。

 

……

 

 

 

 

凌晨的机场依旧人流涌动,好像有许多人,又好像只剩我一个人——因为只有我一个人静静地、静静地和这轮我似曾相识却又从未见过的月亮对视,他们都在往前走。我想起我来时的路、飞机舷窗下的云层也这样被月光照亮,那些在月光下散步的那些夜晚也许月亮也还记得,还有我每个日子偷偷记录下的阴晴圆缺,也随着旧时的记忆不远万里被月光带到这里。

 

一轮崭新又熟悉的月亮,烙印在新疆的第一个夜晚。

 

 

 

2.乌鲁木齐早晨、风与太阳

 

阳光洒在杨树上 风吹来 闪银光,街道平静而温暖,钟走得好慢。

 

夜里睡眠时间极少极少,高纬度地区和家乡天亮时间差不多,七点醒来时拉开窗帘,巨大的太阳就明晃晃悬在地平线上,地面的平房低矮而又相互参差错落,阳光像金粉一样均匀撒下来,给整座睡梦中的城市镀上一层温暖的金。

 

吃过早餐去乘车,一出门,就有风从远处奔来,携带着不知奔跑了多远的沙粒,摇得路边树木哗哗作响。这里的人们起得晚,和东部隔着两小时时差,因此路上行人很少,乌鲁木齐还未醒来,我们就已经出发。

 

后来才反应过来的是,新疆有的是凉风与烈阳。太阳炙烤着大地,手机里拍下的风景都在午后发散着朦胧明亮的光,只要暴露在如此热烈的阳光下,一切事物好像马上要被烤熟。但清冷的风也好像不要钱似的,处处都是,只要躲在阴凉处,太阳晒不着,不要钱的风就会从不同角落钻出来热情地拥抱你,从不吝啬自己的清凉,从你的发梢拂到裙角,挤开每一丝炎热。

 

又冷又热烈,矛盾而又互相调和,这是新疆留给我的第一印象。

 

 

3.大西洋最后一滴眼泪 赛里木湖

 

第一天便是八个小时的长途跋涉,眼瞧着车窗外原本徘徊在远处的山峰逐渐向公路靠近、靠近、再靠近,最后拥挤地探到我们眼前,才逐渐意识到快要接近目的地了,空气中似乎也有了些水汽的痕迹。

 

脚刚落地,阳光裹挟着风就将我们包围,鼻子与眼睛终于在湿润的湖边等到了解救,新疆干旱的气候使眼前的湖泊显得愈发珍贵。

 

赛里木湖的名字早已在高三时做过的无数张文综卷上熟知,但眼前的景色让人很快从书本与卷子上跳脱出来,立马遗忘了当初对冷冰冰的问答题的咒骂,而是沉浸到现实风景去。

 

湖面自然是一望无际的,没有船只穿梭,蓝天白云自以为可以毫无顾忌地在湖面投下影子,但湖边的风实在太嚣张了,吹得湖水波澜迭起,满是皱纹,只有阳光可以自在地在波浪上旋转、跳跃,远远看上去像洒了一层金箔,晃花了人的眼。我想,要是真有神明站在天上往下看,此时的赛里木湖应该像一颗闪闪发光的宝石,突兀地镶嵌在这西北大地上,留下经过奔波万里之后的西风吹来的最后一点温柔水波。人站在这鹅卵石沙滩上,该会显得多么渺小多么微不足道,是不是从很远的地方看,在这样广阔的湖边,在这样闪闪发光的水波之旁,我们也只不过是一块大一点的鹅卵石罢了,所有被我们自己夸赞着的的科学技术、历史文明在大自然面前似乎不值一提,因为你会心甘情愿当一块赛里木湖旁的鹅卵石——日日被清冷的湖水冲刷洗涤,愈发被打磨成圆润的模样,炙热的阳光落在你的身上,风也在你身上刻琢下标志,岁岁年年,你将伴着牛羊在寂静之地永远沉睡,又或许被我这样的游客小心翼翼拾起、带去远方,躺在书桌上成为一个遥远的念想。

 

 

从鹅卵石沙滩上走出,环绕着赛里木湖是连绵无尽的山峰,山峰之上是层层叠叠的高大的云杉林,用深沉寡言的墨绿色覆盖住浅草绿,山脚处白色毡房点缀其间,随处可见埋头吃草的牛马,草长的不高,最长的才能盖住人的膝盖,远远看去只像一层毛绒绒的毯子,紧紧包裹住山前平地。天上地下,仿佛只有人在此处是多余的,赛里木湖湖畔的多少年时光似乎都像在弹指间这样度过了,只有打扰此处宁静的游客换了一茬又一茬,因为向往着美景而成为这片土地上格格不入的存在。

 

但新疆的山川湖泊心地宽广,人们自己的心里也自然不会在意。我们踩着黄昏离开湖边,这里的岁月也依旧不会受到我们这小小鹅卵石的影响,它将继续这样静谧地流淌下去——像从来没有人来过一样。

 

 

 

 

4.果子沟 晚霞 山川

 

从赛里木湖出来,翻过几座山头,便到了果子沟的绝顶之处——松树头。也是我们晚上休息的毡房所在的地方。这里地势高险,只有天山高海拔树木雪岭云杉守望,因此被称之为松树头。

 

 

如果说赛里木湖是宽阔无尽的,那么果子沟则是另一片险峻奇美的天地。站在松树头,四面八方都是奇绝的山脉,白色果子沟大桥就修筑在崇山峻岭之间,让人类的智慧终于在这片神奇的土地找到了一个扬眉吐气的机会,同样成为一个美好的存在。晚霞从西方大肆铺张开来,从妖冶的紫到夺目的红,无论在哪,晚霞的用色与渲染永远如此大胆,太阳的余辉还不肯散去,依旧缠绵照耀在东边的巨大岩石上,看上去似乎被天火烧着了一般。而傍晚的光线无法照及的山脉依旧显现出厚重的绿色,默默地看着变化的天边。天色愈晚,浅粉、橙黄、天蓝、墨紫愈不满足于在天边交缠,得寸进尺地拥抱着大地,于是色彩的变换在这狭窄的地带便愈加奇妙,云杉林、岩石、山头、毡房、大桥、栈道包括做饭升起的袅袅炊烟同时掉落在打翻的调色盘里,被另一层神秘的颜色覆盖,失去了它们本来的样子,人呆呆地站在草地上,似乎误入了梵高绚丽的梦境,又或者,这里更像是自己不真实的一场梦。

 

 

然而月亮出现的时候,夜也来了,浓郁的黑色温柔地盖住了原本喧嚣的一切,然后是一颗接着一颗的星子闪烁在夜空中。松树头的温度也迅速降了下来,裹着厚厚的毛衣还是忍不住打了几个喷嚏。唯一让人感到温暖的是风中夹带的烤羊肉与牛排的香气,在这样冷的夜里给人以些许慰藉。

 

来到西北,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再温婉的南方人似乎也有了几分豪气,吃饱喝足已是月上中天,大家仍不尽兴,回到各自的毡房内放起音乐,尽情地歌舞起来,这歌声顺着风飘了很远,稍稍点亮了些许果子沟的夜。

 

但我很快就睡着了,在高处总觉得星星与月亮也离我近一点,昏昏沉沉中它们似乎偷偷地落在了我的眼皮上,于是就困得睁不开眼。

 

一个有星有月的夜晚,一个无梦的夜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