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王玉成

当前位置: 首页 > 王玉成 > 正文

王玉成 /

在暮色中

作者:王玉成发表时间:2019-04-29浏览次数:

似乎所有故事中的恐怖桥段的前奏都发生在傍晚:小男孩在黄昏误入了黑气弥漫的森林,最后一去不返;吸血鬼伯爵在暮色浓重时睁开双眼,最后一缕阳光消散,好戏正要开场。日语里甚至有个词汇叫“逢魔时刻”,意思是黄昏时刻是超自然的时刻,此时人与鬼怪可以同时出现。

但我曾经还是短暂地眷恋这黑夜到来前的最后一个片段。

时间倒流回2017年冬至,杨超越还没登上过热搜,金庸老先生还没去世,耳机里还没出现吴青峰的《起风了》,前面的一代人还在继续谱写他们的篇章,而那时高三的我还站在五楼的走廊上。可以看见的是楼顶停了几只飞鸟,太阳很快就要落下山去。正在听的是陈奕迅的《葡萄成熟时》。“差不多冬至/一早一晚还是有雨/当初的坚持/现已令你很怀疑/很怀疑/你最尾等到只有这枯枝……已经吃完饭的人群三三两两像风一样冲回教室,书桌上是等待被写满的堆积如山的卷子。焦虑和食堂冒出的蒸汽一起填满整片天空。这样的黄昏,无关浪漫,它更像硝烟扩散前仅存的空白罅隙,只能让人在这样紧张的节奏里偷偷自在地深吸一口气——久了也不行,上自习的铃声过两分钟就要响起。

实际上,高三的每个时刻都像活在这样的暮色中:最压抑的夜幕马上就要降下来,然后是漫长的等待,等待黑暗过去,等待黎明到来。还记得那时候早晨起床时往往天还未亮,打着哈欠一头扎进厚重的晨雾中,周围都是和我一样的顶着黑眼圈的少年们。整座城都在昏睡,只有高三的教学楼精神抖擞灯火通明。联考过后班主任的脸像光线消失的天空,教室被低气压笼罩,只有教室后面的“距高考还有XX天”鲜红得刺眼。倒数的时间像输液瓶里残存的液滴一样久到用不完,但临睡前又时常担忧是否白过这日历上又减少的一天。

两点一线,走走停停,最终也不知道这些片段到底定格在了哪一瞬。

当然,后来我才发现,类似的事情不仅仅是发生在高三,人生中还有无数个这样在暮色中不安的时刻:写作中看着近在眼前的Dead line叹气时,努力了很久的项目还没得到一个结果时;心仪的机会快要与自己擦肩而过时;惴惴不安等待一个确定的答复时……这些时刻细碎而又难捱,短短一瞬却比尚未来到的黑夜还要漫长。就像高三等待每次出成绩的那些惶恐一次次在后来的人生经历中重复播放,暮色一次次降临,我一步步慢慢习惯。

但就像小说里惯用的的欲扬先抑一样,“暮霭沉沉”四个字后面一定是“楚天阔。”

如果不是再度打开了高三那年的笔记本,我也不会知道原来回忆也具有选择性与模糊性,是记忆给往日时光蒙上了一层悲壮色彩的滤镜。其实,那年在暮色中,有的也不只是雾霭沉沉。冬至那天,我在笔记本里这样写下:“短暂的冬日白昼如梦一般流走。黄昏来得早,但也温柔。光与影的交织变换,亮与暗的角斗周旋在冬天的墙上体现得淋漓尽致。暖黄的光线一寸寸挪动,光阴的流逝似乎也能在此时被清晰地感知,窗外的光,少年的影,楼顶上停留的几只麻雀都被镀上了一层温暖的色彩。这样的时分来得安静却又短暂。站在西边的窗户往地平线眺望时,夕阳欲颓。但也只有在冬天的黄昏才能见到如此绚丽的落日余晖与硕大的太阳。颜色像西柚红,也像汪曾祺笔下的高邮的黄澄澄的咸鸭蛋。”

在暮色中,当时的我不关心即将到来的黑夜,也不关心写了一半的数学选择题,陈奕迅还在耳机里唱“日后/尽量别叫今天的泪白流/留低击伤你的石头/从错误里吸收…”我只牢牢记住了那一轮夕阳——哪怕它即将掉下去。那又如何呢,反正黑夜过了,它明天照旧会升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