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王玉成 > 正文

王玉成 /

岁月神偷

作者:王玉成发表时间:2019-03-29浏览次数:

“春雨惊春清谷天,夏满芒夏暑相连。秋处露秋寒霜降,冬雪雪冬小大寒。”

小时候,从字典后面看到这首二十四节气诗,觉得有一种奇异的美,一句一句跟着念下来,感觉是唱完了一首动听的歌。

数十年后的寒食前夕,我手里拿着从家里带来的《时间之书——余世存谈二十四节气》,在朋友圈写,“到清明时节,又开始想念家乡的田野与漉漉远山了。”

读后感

  

一直身处钢筋水泥的丛林,日复一日穿梭于高楼大厦之间,曾经的满眼生机勃勃的绿意如今只浓缩为花坛中瑟缩一团团的羸弱的植物。某一天偶然在书店角落发现时间之书,才发现原来自己似乎丢失了一些什么,二十四节气在万物之间搭构起的充满灵性的联结被现代生活冲洗打磨,任由时间偷走,它们像漫天星辰一样闪耀在宇宙时空的长河里,音讯杳杳

余世存老师的这本时间之书将浓缩为四十八字的二十四节气用遒劲优美的笔力研开,旁征博引,加以详实而丰满的情感关联和科学解读。在被车水马龙包围的现代生活之间,用笔墨构筑起二十四种节气天地,在这里,我们会看见时间流逝四季更迭、花木荣枯、禽奔兽走,更有对应的卦象和人的生活、习俗、食风,这些在今天的现代化文明中不复存在的风俗,曾经真真切切地浸润着几千年中国人的生活

如书中所说,节气堪称中国文明的智慧,是中国人千百年来实证的“存在与时间”。回到节气本身,有助于我们了解自我,在每一段特定的时空中自省。知识的压力与诱惑太多,我们都迷失其中。“但回到时间或节气应是在知识海洋中漂移的可靠坐标。”书中写清明这个节气时,就提到正是大地回春、生机盎然的时候,此时扫墓祭祖,“慎终追远,民德归厚”。大时间序列里,清明节正属于节卦时空,拔节、节制、节俭、节哀,慎终追远等都有极为深刻的时间规定及其意义。“君子以制数度,议德行。”而人生或日常生活能否清明,一个人是否是一个干净的人?在清明节期间,值得我们扪心自问。我也一直记得书中的那句:“年轻人,你的职责是平整土地,而非焦虑时光。你做三四月的事,在八九月自有答案。”好像顺着时间的节奏一步步慢慢往前走,最终所有的事情都会豁然开朗。

   “若乃春风春鸟,秋月秋蝉,夏云暑雨,冬月祁寒,斯四候之感诸诗者也。嘉会寄诗以亲,离群托诗以怨。至于楚臣去境,汉妾辞宫……塞客衣单,孀闺泪尽;或士有解佩出朝,一去忘返;女有扬蛾入宠,再盼倾国;凡斯种种,感荡心灵,非陈诗何以展其义?非长歌何以骋其情?”春花秋月,农人耕作收获,文人咏感抒怀。二十四节气,这是独属于古往今来的中国人的浪漫,当我还是一个不识字甚至不知二十四节气为何物时的小孩时,就本能地牢记那些季候更迭。孩童对大自然总有一种莫名的亲近,幼年的大半光阴在乡野打发,那时对气候的感知也比往后任何一个时刻来得清晰而灵敏。我知道,屋檐下的燕子会在何时归来,衔泥在梁间筑巢;我也知道,第一声春雷何时震醒大地,门前的李树何时抽芽,梨树何时开花;还有秋露何时带着凉风赶走炎夏,天空中哪个时候落下冰花……旧日记忆里万物变换似乎理应亘古不变,一切都在按照该有的跌宕默默流淌向前。其实岁月应有的节奏一直没变,变的是随着一步步长大而逐渐匆忙浮躁的人心。  

高铁到站的提示音响起,又是一年清明。

春夏秋冬,日升月落,雨水霜雪。岁月的神祇候着二十四节气往返土地,我看见漉漉远山里,小女孩赤足去采蔷薇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