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彭语心

当前位置: 首页 > 彭语心 > 正文

彭语心 /

亲爱的怪人,其实你很美

作者:彭语心发表时间:2019-09-07浏览次数:



我常忆起那个疲倦的午后,微风慵懒而缱绻,刚好能撩起人耳畔的一小绺发丝。仲夏日的愆阳酷热令人难耐,一群女孩乘凉于操场的一排青翠梧桐下,它们硕大的枝叶宛如母亲温柔宽广的臂膀,为我们携来几分荫凉。我身侧的女孩剥开一根冰棍,不一会儿粘腻的汁水便淌下来,她舔了舔这抹指腹上的甜腻,随手用包装纸一擦再扔在地上。

我皱了皱眉,却只是装出熟视无睹的样子。此时,眼前风风火火地经过一个熟悉的身影,接下来立刻是一番义正言辞的发言:“你不能乱扔垃圾!”

我知道说话人一定是张敏,因为这样的“闲事”只有她会管。我猜我旁边的女孩兴许会翻个白眼,因为她极其傲慢地回复道:“你想丢你去啊!”张敏听罢,愤愤然地拾起了地上的垃圾,大步流星地跑去了垃圾桶。她的前额也因这夏季暑气的包裹蒸出了细密的汗珠,情绪虽无处发泄,双颊分明气鼓鼓的却不说一句话。我见她犹豫了一下,似乎在思忖着什么,然后郑重地将包装纸塞进了写着可回收的绿色筒里。

那时的我们才刚步入小学四年级,尚处于喜爱玩闹的年纪,可谓率性天真爱自由,几乎所有的同学都无法理解张敏这样一个“怪人”——因为她除了不仅有着一定要将垃圾准确无误地投进垃圾桶这一“怪癖”,还常常闲逛于操场,拿着一个小袋子把校园里各种乱七八糟的垃圾捡起来。她拒绝使用学校每天发放的一次性筷子,坚持自己带一把木筷。据和她住在一起的同学说,她洗澡时总是第一个从浴室出来,地球日竟还乖乖熄灯,且关了自己的不够,还一把摁掉寝室里的大灯并死死护住,叫嚷着“今天这一小时就应该熄灯!”

“真是个怪人!”大家都这么评价她。每当她行至某处,总会有几个调皮的男孩大声唤她“捡垃圾的怪人”,有几次我看见她的眼睛眨巴眨巴着泛起泪光,却从未见她哭出来。那浓密的睫毛就像一卷窗帘,轻轻垂落下去,将欲想进一步窥探她心境的我隔绝于外。

 张敏为全校所皆知还是在五年级的上学期。那天,张敏同铁胖发生了口角。

铁胖是与我同班的男孩,因为身材健壮,力气比同龄人大,班上的同学都称呼他为铁胖哥。事情的起因是铁胖中午去食堂打饭时,被宫保鸡丁与土豆红烧肉馋得垂涎三尺,直叫绿围裙的阿姨给他打上两大勺。无奈铁胖高估了自己的战力,直至连打了三个饱嗝,这份红烧肉都还剩下一大半。只见铁胖拍拍自己圆鼓鼓的肚子,已然露出满足的神态,准备去倒掉剩下的饭食。不料恰好张敏那天当班,负责视察食堂是否有浪费饭菜的情况,她厉声叫住铁胖,说:“同学,你的饭没有吃完!”

“我吃不下了!”铁胖说完,转身就要走。

“……那…那你必须道歉,为你浪费粮食道歉!”张敏倏然大喊道。

这句话听起来很滑稽,滑稽到所有的人抬头望向张敏,其间也包括我。我见她紧抿着嘴唇,眉毛蹙成了一团,身体颤抖着。她用小小的身板拦住铁胖的去路,不让他接近倾倒餐品的垃圾桶。

铁胖的脸也黑了,这个胖小子何曾在大庭广众前丢过面子。

“让开!”虽是带着童稚的嗓音,但我们仍能听出他此刻的愤怒。

“我不让!道歉!”张敏不甘示弱。

二人僵持了许久,铁胖忽然抬起手,“哐”地一下把餐盘重重地砸在地上,声音如雷贯耳,油汁溅到张敏校服的白边上。

铁胖扬长而去。我们看见张敏颤抖地、缓慢地蹲下身子,“哇——”的一声就哭了。这次大滴大滴的眼泪从她的眼眶里簌簌涌出,像一汪泉水汩汩冒出。我突然觉得心疼,那是我第一次看见张敏哭——张敏难道做错什么了吗?我突然意识到,其实她什么也没有做错,她只是在坚守着某些我们无法理解的东西。

有人朝她做鬼脸,呼喊着“怪人”。我犹豫半晌,走过去递给她一张纸,嗫嚅地开口:“擦擦吧”。张敏没说话,也没有接过我的纸,我只好将纸巾塞进她的手心。她便紧紧地将纸巾攥在手里,接连着一遍又一遍重重地擦拭着自己的衣裳,眼泪依然不停歇地淌出来。

这件事以老师将哭泣的张敏带走告一段落,而张敏之后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再来学校。我开始会在清晨的早自习时悄悄打量那个空无一人的座椅,我甚至——有些想她了。

不过,令我们都很意外的是,在几周后,张敏的名字出现在了“国旗下的讲话”里。在每周一的升旗仪式中,都会有这样一次学生代表发言的机会。我们都曾渴慕着这份庄重的机会,而那一周的发言代表,是张敏。

当我们听见,一个柔和且坚定的声音说着“我是五年级乙班的张敏时”,所有同学都讶异得张大了嘴巴。那个常被人嘲笑的、小小的女孩,正迎着清晨的阳光立定在升旗台上。

时至今日,张敏那天说的话仍在我耳边回响——“我知道很多人觉得我很奇怪。我原本也只是个普通的小女孩,认为所有的东西都得来的理所当然。直到我在《自然科学》杂志上看到,有许多动物因为环境的恶化正在濒临灭绝。我记得自己看过一幅照片,它至今都令我无法忘怀:一条小鱼在很小的时候便被塑料环卡住尾巴,随着它的生长,塑料环就嵌进它的身体里。它的尾巴被细小的塑料环卡住,慢慢长成了畸形。我想,那多疼啊,那么细的尾巴,似乎随时都会断掉一样,无法承受起它大大的身体。”张敏边说边用手比划着,脸上的表情很是痛心,我仿佛眼前也出现了这样一个小生命,它的灵魂被囚禁在那个小环中……它不能在深海中愉悦自然地摆尾,因为每摆动一下就将体会到钻心的疼痛。“后来我看过的书和纪录片越多,就越明白不是所有的人、所有的生物都是幸福的。有的地方的人一年只能洗两次澡,平时就用干瘪的泥巴和在身上,有的地方的孩子喝着清汤寡水,仅有汤里泛着一小朵雪白的油光。你们是否还知道,每隔8秒,就有一片足球场大小的森林消失。这意味着如果人类不爱护森林,在不久的将来,全球最大的雨林——亚马逊热带雨林将逐渐消失。这些我都见过,我都知道。”张敏继续说道,她的声音有些哽咽,“因为见过,所以我才更想珍惜。我时常会想,我能不能尽我所能地,帮帮这个世界。”

我还记得,那天的大家都呆愣了。谁也没有想到,当我们还在考虑着明天吃什么时,这样一个“怪人”,目光所及竟是我们从未想过的一些东西。她小小的影子被阳光逐渐拉长,显得高大起来。

我望着那双扑闪的眼眸与那抹粲然的笑颜,眼前的这个张敏,与我脑海中那个义愤填膺地要别人拾起垃圾的她,和铁胖争吵后蹲在地下抽泣的她交相辉映,融为一体。张敏以她自己的方式,用她稚嫩的肩,静默地扛起了一些东西——她真是个勇敢的女孩。

也正是从那天开始,我也开始学会看见这个世界除我的生活之外的另一面,我学会了张敏的所有“怪癖”。后来,我的这些习惯也渐渐影响到身边的人,他们起初也会惊讶,之后却会回以微笑,和我一样共同将它们传递。我们一起,让这个地球变得越来越好。

“我亲爱的怪人,”写下这个故事时,我又一次想起了张敏。我不禁在心里对她悄悄说,“你一点也不奇怪,其实你很美。”

若时间可以穿梭回溯,我想抱抱她,在那颗梧桐树下,在她常出现的某个角落里,在那天的食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