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彭语心

当前位置: 首页 > 彭语心 > 正文

彭语心 /

思念

作者:彭语心发表时间:2019-09-07浏览次数:



春天踮起脚悄然绕到我的身后,殊不知我早已发现了它露出的马脚。

你看那人间四月天芳菲正好:校医院门前的樱花是最娇弱的女孩子,轻风一吹小而轻的花瓣便成群簌簌飘落,羞赧地亲吻着沉睡的大地;新传院旁的花枝张扬而高傲,花瓣是夺目的红色,枝干高耸伫立托起宽大的花盘,似乎从不会向谁低头;桃子湖边的梅花是湖畔裙带上的装点,像是飘飘然的白裙上那一抹淡粉,美好又俏皮。樟园前的绣球圆滚滚的好是可爱,木兰路的花儿也探着脑袋迎接春晓——朵朵白花挂在树梢,风过就如落雪一般飘下来,落在我的脚边。我当她们是下凡的仙女,于是也不敢踩,只好一步步寻着道路间的空隙跳着逃。

来到一片“安全地带”,我停下步子仰起头,让花儿倒映在眼眸里。她们仿佛一束光,让我的眼波逐渐清明,我却突然回想起了什么,这束光立刻又黯淡了下来。

近来,长沙城时常落满了春雨。前几日偶拾一个暖阳天,太阳金黄的光在云里化开,渗进天空每一层不同的蓝里,亮得透彻,亮得纯净。

听闻橘子洲的梅花也开了,园子里的五百株梅花粉得是那样可爱。于是特意挑了个人少的清晨,迎着晨光熹微,迎着花瓣上晶莹未落的露水,去访它们。即使是早就在网络上看过报道,真见了还是被那种生动的美深深折服。我的心里突然充盈了对造物者能造就此番美景的感动:水中安然静止的小沙洲,和它四周宽广川流不息的湘江水,世间怎会有这么完美的动静结合?我想把这些红艳艳的可爱抛洒入水中,思忖着它们会不会把这江春水染成少女的粉色,让江水承着这满腔柔和的情怀,再向东流去。

我愉快地转了个圈,恰好瞥见身后的一家三口。之中有个小小的女孩,扎着可爱的丸子头在花丛里笑着、闹着,奔到一棵开得最艳的梅树下甜甜地嚷着要和梅花姐姐照相。我瞧见这一番有趣的光景,忍不住微笑,却正好与小女孩的母亲对上视线。她立刻回以微笑,并问我能否帮他们一家人拍一张合影。

我欣然答应。小姑娘听闻,马上在树下站得笔直,咧开嘴笑比起可爱的剪刀手,母亲半蹲着把手轻轻搭在她的肩上,父亲则背过手站着,宽阔的肩膀像一把大伞。

咔擦。

那天的风景真的很美,那一家人也笑得十分粲然。只是,我突然透过那个小姑娘看到了一个小小的自己,那个也会围着父母撒娇玩闹的自己,身边没有他们就瞬间没了安全感的自己。一直以来“独身主义至上”的念头突然被打破粉碎,我突然不想再一个人,不想再认为长大了就跑得越远越好。此时此刻,我是多想拉着父母的手,让他们也看看这满树繁花,多想让他们听听这里的春天的脚步声,多想给他们一个和这个春天一样温暖的拥抱啊。

倘若你们在场,橘子洲上的梅花又该别有韵味了吧。

我闭上眼,又回到了木兰花香的包裹与木兰路的喧闹里,想起自己曾无数次的离家,无数次苦闷地感慨“又开学了!”,边嘟哝着边悲愤地为自己再添一碗饭,多夹几块家里常做的泡椒炒黄牛。我知道外边也卖黄牛肉,可嚼起来味道虽是香的,却总觉得不正。后来才恍然,饭菜皆有情,一餐饱含着温度和浓情的饭,是最无可替代的。你在家中,视线停驻在厨房劳作的母亲身上,她正用小火煸香着蒜苗姜片,油烟机声在耳边呼呼地滚。你用眼睛画着她弯弯又稀疏的眉毛,描摹她大大的眼睛,她也不看你,只是认真地翻着那小而薄的肉片。

这样特别的感情,是其他人难以给予你的。我想,分别虽令人悲伤,可它让每分每秒都变得珍贵,它让下一次的相遇与团圆更有意义,提醒着人们要对眼前人保持温柔与耐心。所以人们在分别时,悲伤却依旧满怀着期待。这便是上天为什么一定要设计“人有悲欢离合”吧。

想到这里,我又笑了。我再次抬起眸子注视着这个春天,它们此刻已不再黯淡,其间除了大把花儿的影子,还闪烁着感激与幸福的泪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