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谭周航 > 正文

谭周航 /

主讲人周仁政老师语录

作者:谭周航发表时间:2019-02-28浏览次数:

文学终究是虚大于实只有放弃务实

活动感想

才能抛开生活琐事

搞文学的人要趋于纯粹近现代文人中有两个人算得上纯粹一个是徐志摩他有一篇诗叫再别康强》,一个是沈从文他有一部小说叫边城》。

一个真正做学问的人一定是做大学问这种大学问一定是高深的纯粹的一定是很多人费尽心机去想也想不出来但实际上不必去刻意思考也能想出来的东西所以诸如某某的作品某某这样的研究就太过狭窄了算不上大学问

有良知的学者注定是自由而孤独的现代文坛潮流上的那些所谓学者汲汲于功名疯狂地渴求在文学评论》、《中国社会科学这样的杂志上发表文章然而他们却不是学术大家他们是历史中的垃圾会被遗忘得干干净净

教中小学的话不是不可以只是中小学教学岗位会远离文化与历史只是做机械的浅显的工作说不定还是在害人

现在的学者跟着学术导向走而不跟着历史走真理走然而古代的孔子钟嵘王夫之等著名大学者他们有跟着什么当局的方向吗有做过所谓的什么方针和什么方向吗没有他们只跟着历史走跟着真理走一个学者应该不能低下他高贵自己认为自己高贵属于学术孤岛的品质的头不随假潮流而涌动

电视上流行的国学传统等其实是人们分不清文学价值观的体现大家搞不懂学术的好与坏

真理等于价值观孤独等于坚持

一个人可以轻易跳楼自杀那么他为什么不可以为学术为真理而付出努力和自己的生命呢

一个很现实的问题评职称上面部门认为学术著作不算成果国家奖项才是成果学术评价上十分最求量化就是要看你做了多少国家级的课题获得了多少奖项和名誉不会在意你的学术成果到底是什么样的内容而古代学者从未发表从未获得奖项但他们的作品依旧是经典

文章不一定合为时合作为事而歌自己写的东西何必要被人认可呢

政治是一把达摩克里斯之剑随时悬挂在知识分子的头上

追求名利双收的学者其实是学界的贪官污吏一个真正的学者才明白名利是不大可能双收的

通俗的未必是好的学问本就应该是雅的而非俗的它应该是找知音而不是找大众。《史记》《诗经这些书在当时都不是通俗书籍所谓曲高和寡文化应有雅俗之别

文人不能违背自己的心愿不做自己做不出来的事

读书人要善于自我规避政治和险恶社会学会自我保护按照自己的观点做事不一定要找到现实的认同但一定是会被历史所认同

党校是个养老院有的人二三十就进去开始养老了

追随时代未必是好事尤其是文人不要去刻意出风头和搞政治沈从文的两个儿子在文革时期去搞革命追潮流但最后都摔得粉身碎骨

教大学刻意永远读书永远表达自己想表达的观点讲课和写作都是种享受

写不出东西是因为你只知道记背没有思考中学生背教材迷信教材就是这么个原理

启蒙运动实际上只有认识世界和理解世界没有改造世界中国近代有一种造神运动文化上造了鲁迅这个神政治上造了毛泽东这个神而其他人和我们都是鬼被这两位神压抑的鬼为什么鲁迅和陈独秀的对中国的改造不能成功因为他们方向就错了他们还没有认识世界就开始改造世界开始拯救国民西方启蒙运动和哲学发展的成功就在于西方认识世界更深

文学不是科学近代历史上高举科学大旗实际上是对文学的戕害因为如果文学等同于科学那么没有科学就没有文学进而就会跟着否定所有的传统文化人们现在在迷信科学

诗是文学的根第一他是抽象的最高的第二他是语言中的艺术不是普通的白话

边城读完后是没有情绪的,《读完后是有情绪的好的文学应该像再别康强》《边城一样文字的情绪隐藏起来并且读完后能够净化情绪而不是像》《雨巷这样读完后感情强烈艺术是纯粹无感情的不是简单的喜怒哀乐好的作品尤其如此

爱就是美边城中的翠翠具有神性老船夫的经验和理性会让位于翠翠的感性和爱情爱与美近亦与死近所以翠翠周围的人很多都受伤和死亡有爱的人最坚强而孤独就是一种坚强所以翠翠最后孤独一人

文学如果与西方和社会的东西相沾就不是纯粹的文学了

现代文学的三大主题国民性人性阶级性其中人性是最永恒的话题最具文学性的话题

校园学园的环境就是最纯粹的环境

文人未必要学而优则仕

写作是一种事业一旦成为了谋生的职业就写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