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宋秀文 > 正文

宋秀文 /

不是所有的酒都需要干杯

作者:宋秀文发表时间:2019-09-07浏览次数:



记得当时年纪小,你爱谈天我爱笑,有一回并肩坐在桃树下,风在树梢鸟在叫,不知怎么睡着了,梦里花落知多少。

——题记

青春,是一杯酒,是一杯淡淡的果酒,青涩而又香甜,是一杯艳丽的鸡尾酒,缤纷而又炫彩,是一杯纯正的威士忌,浓烈而又香醇。并不是所有的酒都需要干杯,就像,不是所有的青春,都要有一个结果。

历尽千帆,而后尘埃落定。而你,就是我青春里唯一的没有结果。

那棵承载着我们童年时期欢声笑语的大榕树,如今形单影只,似在瞭望以前的车水马龙;那片细软的沙滩在黑夜中回归寂静,却记不起我踩进你脚印的身影;院子里的桃花一如既往的盛开,终究抹去了那年你眼中一瞬的慌乱。

离那段青涩懵懂的岁月已经足够遥远,旋转木马带走了回不去的老时光,谁还惦记那年那月陈旧的唱片,那个存放记忆的时光宝盒也早已落满灰尘,只剩下支离破碎的剪影,替我记得。

“喂,现在你抓不到我了吧!赶紧回家吧,笨蛋!”

榕树上挂着的少年,眉目隐藏在树叶间的阴影中,或明或暗,一脸笑意的望向树下的女孩。女孩委屈巴巴地看着那张挑衅的脸,脸上晶莹的水珠早已分不清是眼泪还是汗水,听男孩这样讲,水珠爬得更肆意了,却还是不肯走,死死守在树下,一脸的执拗而又倔强。

直到快要日暮西山,女孩也要抱着树干昏昏欲睡,伴随着一声叹息,男孩跳到女孩面前,看了眼费力睁开眼睛的女孩,无可奈何地俯下身去,说:“走啦,我背你回去。”

男孩深深浅浅的脚印里,有女孩温暖的梦乡,有一路的星光璀璨。

那是天真而又幼稚的年纪,不懂什么是陪伴,不懂什么是长大,只知道口袋里的钱可以换几块糖。

“你真要走了吗?可是我们讲好一起留在北京的啊!”女孩声音很轻,仿若一声叹息。

男孩低了低眼眸,谈谈吐出一句话:“对不起,我还是食言了。”女孩突然笑了,笑得格外灿烂,眼睛如月牙般弯起,化为一点晶莹,说:“没关系的,我可以等你回来,大不了两年后也去你那里呀!”

终于到了男孩走的时候,女孩没有去送他,甚至都没有出现他面前。那天,女孩坐在高二开学考试的考场上,怅然若失。

那时候的他们是无话不谈的年纪,不经世事,不知道命运是一件很捉弄人的事。

两年,很长,女孩经历无数场考试,掉过无数次眼泪;两年,又很短,一场考试,检验了两年的结果,封印了三年的青春。

“我有件事要和你说。”女孩拨通了两年不曾拨打的电话,语气好似当年的轻柔。男孩停顿了一下,说:“好吧,那你快点讲。”

女孩阖了阖眼睑,淡淡地说:“我会长话短说的。我去了南方,对不起,我也食言了。”便挂断了电话,任凭眼泪在脸上肆意横流,就像小时候死守在那棵树下一样,无力而又委屈。

最后,他们都食言了,男孩离开了生活了十几年的城市,女孩也没有追随男孩的脚步。天南地北,各在一方。

走的那天,女孩看着这个曾经来过无数次的机场,终于知道,一切都回不去了,也许是儿时睡在男孩背上的时候就注定的,也许是在男孩独自离开的时候,也许是自己拨通那通电话的时候,也许,从出生就注定了这样。

女孩走进人潮,安检,候机,登记,悉如往常,只是身边再也没有那个男孩了。

渐渐的,女孩开始忘记一些事,开始习惯一个人的生活,开始怀疑有些事情是不是她自己搞错了。但是,无人分享美好的那份失落永远在提醒自己,那个男孩是真的不在了。

2019年的夏天,我们分开一年了。不再费尽心思地从别人口中知道你的近况,不再试图拨出那个曾经烂熟于心的号码,甚至开始记不清你的尾号。当年的那个小女孩终于学会了自己走,只是午夜梦回时,冲入脑海的还是那个年少的脸庞。

所有成长的惊涛骇浪,青春的绝世风光,你都陪我一一走过,最终却是眼泪成诗,沧海桑田。但在这个世界上,我总会记得你,就像风会记住一朵花的香。

不是所有的酒都需要干杯,不是所有的青春都要一个结果。愿凛冬散尽,星河长明,美梦热望,痛和信仰。时光,终不及你我少年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