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宋秀文 > 正文

宋秀文 /

活着

作者:宋秀文发表时间:2019-09-07浏览次数:



不知从何时起,我们好像进入了一个人人哭“丧”的时代。每个年轻人看起来都恹恹的,像是被冬日寒霜拍死的枯萎植株。上课没劲,工作没劲,谈恋爱没劲,坐着躺着都没劲,每天都像是被一团不知从何而来的阴霾笼罩着。人生无意义,活着没意思,做什么都不如在家“葛优躺”。
 无关风月,怎奈炎凉。

《活着》给人最直接的印象就是苦难,主人公福贵所遭受的是巨大且密集的苦难,他从一个纨绔子弟,家产输光后变成贫农。在经历了一系列变故后,他深刻体会到作为儿子,丈夫,父亲,丈人和外公这些身份所能在人世间感受到最残忍的痛。
 福贵的一生几乎经历遍了中国这几十年的大事件。书的后半部分,亲人非正常死亡的速度明显加快,与时局变化有关。建国、三五反,抗美援朝、大跃进、三年困难时期、文革,几乎没有消停过。这,是时代和时局带来的一种绝望与悲哀。
       这是一个足够悲惨的结局,也足够动人,《活着》所有的悲伤和困难全都堆积在福贵身上,用身边亲人的死亡来一步步蚕食着这个人,人生最大的悲伤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他送走了身边的所有人,而他最后依然友善地对待这个世界,像一颗小草一样熬了过来,年老之后买来一头牛陪他度过漫漫余生。在他和老牛的对话中,那些熟悉的名字,包含着他怎样的深切与隐忍?我深深感动,为这一份在苦难面前的隐忍与不抱怨。只要活着,就有可能,就不存在绝望。

这是一种怎样的苍凉,又是一种怎样的“活着”的精神?

活着就是为了活本身而活,而不是为活着之外的任何事情而活着的,其中意义,莫去强求。

余华先生说 活着在中国的语言里充满了力量,活着的力量不是来自于喊叫,也不是来自于进攻,而是忍受,去忍受生命赋予我们的责任,去忍受现实给予我们的幸福和苦难、无聊和平庸。

鲁迅曾说:“悲剧就是把美好的东西毁灭给人看。”贤惠的家珍患病去世,幸福的凤霞和二喜离世,善良的有庆死了,可爱的苦根死了……原本美满的家庭一步一步走向孤独。福贵作为那个时代底层劳动人民生活的一个缩影,一边承受着生活的无情捉弄,一边坚毅的活着。苦难之中的福贵也曾在潦倒之际幻想过“鸡变成鹅,鹅变成猪,猪变成羊,羊变成牛”,对于时代,对于命运,或无奈、或无力、或盲从、或投机,有人离开,有人活着。

饱经风霜的福贵却好像顿悟了一般,对他而言没什么大风大浪是他所畏惧的了。在垂暮之际用着平淡无奇的语言来描述自己的经历,用嘴角的微笑来面对,继续倔强地活着。世界以痛吻我,而我报之以歌,就是这个道理。“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那就是在认识生活的真相后依然热爱生活。”人的高贵在于即便在生活中饱受不公正的回报,仍然坚韧顽强。这即是对生命本身的敬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