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董琪 > 正文

董琪 /

战争对人性的戕害

作者:董琪发表时间:2019-07-28浏览次数:

《大胆妈妈和她的孩子们》创作于1939年,是20世纪德国剧作家布莱希特的叙事戏剧代表作之一。该戏剧的副标题为“三十年战争纪事”,它以德国三十年宗教战争为背景,讲述了“大胆妈妈”安娜·菲尔琳带着两个儿子一个哑女,拉着货车随军叫卖,把战争视为发财的途径,最终家破人亡的悲剧故事。作品揭露了法西斯的残酷统治和普通人在战争中的艰难生活,强烈抨击了战争对人的戕害。

本文主要从大胆妈妈身上分析战争对她性格的扭曲和人性的戕害。

  1. 战争对人金钱观的扭曲

战争扭曲了大胆妈妈的金钱观,在她看来,金钱至上,甚至超越了亲情。

大胆妈妈是个随军叫卖的小商贩,她把生活的希望完全寄托在战争上,想要从战争中发财。她认为“只有战争才能把人养的好一些”。她靠着一辆破货车,带着自己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穿梭于战争之中。对她来说,战场就是她的工作台,金钱就是她的战利品。金钱和物质对处于战乱时期的普通人来说是那样珍贵,甚至超越了亲情。她无时无刻不在谈生意。起初,她坚决阻拦儿女卷入战争,避免成为战争的牺牲品。但在与上士和招募员的闲谈中,她因沉迷于做生意,导致大儿子哀里夫被拐去当了兵。大儿子的离去并未唤醒她被金钱麻痹的心灵,随着哀里夫在军队里飞黄腾达,不久她的二儿子施伐兹卡司也被抓去当了出纳员。天主教突袭成功后,担任出纳员的施伐兹卡司出于绝对忠诚,冒险保护钱箱而被捕。为挽救二儿子的性命,她必须以二百个金币出售她的货车来贿赂密探。但就在这危急时刻,她犹豫了,她舍不得她的大篷车,舍不得她的金币,最终因为讨价还价时间过长导致二儿子施伐兹卡司被枪决。

她被金钱迷了心窍,在利益的驱使下不惜让女儿卡特琳进城抢拿贵重的货物,导致女儿意外毁容,彻底失去了恋爱和结婚的权利。在面临是否放弃女儿跟随厨师朗泼去经营一爿客店时,她思考之后决定留下来陪在女儿身边继续战争生意,但面对女儿,她却直言不讳地说:“你不要以为我是因为你的关系才让他走。实在是因为这辆车子的关系。我不能离开这辆我在上边住过的车子,完全不是因为你,倒是为了这辆车子。”即使在最后,女儿因为报警失去了生命,面对她冰冷的尸体,大胆妈妈也仍未醒悟,将女儿的尸体交给农民埋葬,自己继续踏上了做战争生意的路。

战争泯灭了大胆妈妈的亲情和良知,不断壮大了她作为商人唯利是图的金钱观,将儿女的性命全部赔付进了战争里。


  1. 战争对人是非观的影响

战争模糊了她的是非界限,泯灭了她的良知和理性。

战争让她失去了悲悯之心,变得冷漠不仁。在一个场景中,一户农民的房屋被炮轰倒塌,随军牧师和卡特琳都在忙着抢救伤员,她却不为所动。由于缺少亚麻布包扎伤口,随军牧师和卡特琳要求她撕碎衬衫,大胆妈妈却冷漠拒绝。“我什么也不给。他们不会给钱的,因为他们一无所有。”“我什么也不能给。所有的东西都是付过杂捐、关税、利息和贿赂的!”当女儿卡特琳拿木板威胁她时,她吼道:“你发昏啦?把木板拿开,要不我就揍你耳光子,该死的!我什么也不给,我不能给,我得考虑我自己。”战争要求她保全自己,摒弃善意。她不愿意救助农民,在大胆妈妈看来,他人的生命与自己的物品比起来一文不值。

随着战争的持久和深入,大胆妈妈的是非界限混淆,她无法分辨正义与邪恶,对战争有着复杂的矛盾态度。她一方面极度厌恶战争,另一方面又不得不靠战争发财,因此渴望战争。她甚至为战争作辩护:“我不许你们咒骂战争。有人说战争是消灭弱者的,弱者就是在和平中也要完蛋的。只有战争才能把人养的更好些。”当和平暂时到来时,她却说这是她的不幸,她破产了。她吼叫着“和平爆发了”,在她看来,和平比战争还叫人颤栗。她亵渎和平,连随军牧师也忍不住咒骂她是“专靠战争发横财的泼妇”。

战争同化了大胆妈妈,歪曲了她的是非观和正义观,练就了她的铁石心肠,吞噬了她的良知和人性。

 

  1. 战争对人道德观的动摇

战争中的道德观是极端异化的,它要求人对战争的绝对忠诚。

在军营厨房里偷听将军和儿子哀里夫谈话时,大胆妈妈抒发了她对战争中道德的看法。她认为,“要是哪儿有了什么道德,就证明哪儿一定腐败。”“为什么呢?因为假定一个将军或是国王相当愚蠢,他把他的部下带到死路上去,那么,在这些部署中就要有死的勇气,这是一种道德。如果他太吝啬,只肯招募极少的士兵,于是这些士兵都得个个象赫利克斯那样才行。……这些都是道德,一个有秩序的国家,一个好国王、好将军是不需要这样的道德的。在一个有条有理的国家里用不着道德,大家可以变得很平庸。当个中等人,依我看来,甚至都是些懦夫也不要紧。”大胆妈妈在这里点破了战争的本质:战争是为少数人服务的工具。战争是一种集权,而战争中的道德是集权的一种形式,它用虚伪的道德口号鼓动士兵为国效力,但实际不过是伪君子欺世盗名的手段。

在这种道德观的熏陶下,大胆妈妈的两个儿子成为了“道德”的牺牲品。他们在“为国效力”的道德口号中热情投军,最终,哀里夫死于“勇敢”,施伐兹卡司死于“忠诚”。作者布莱希特对这种战争道德观也是怀着极其厌恶的态度,他在《三毛钱歌剧》中说:“先要吃饱,再讲道德。”他意识到战争中道德的本质和虚伪性,这同样是戕害人性的毒瘤。

 

布莱希特在这部戏剧中通过对大胆妈妈悲剧命运的描写,揭示了战争的残酷和对人性的戕害。本想靠战争发财的大胆妈妈,最后却是赔上了儿女的生命,连自己也完全被战争同化,战争扭曲了她的金钱观、是非观、道德观,使她成为麻木冷漠的“战争创造物”。正如上士所唱:“谁想要靠战争过活,就得向战争交出些什么。”大胆妈妈在战争中交上了子女的生命,也交上了自己的人性。面对残酷的现实,她始终未能觉醒,戏剧最后,她独自一人唱着“凡是没有死去的,赶紧开步打仗去”,继续随着战争做着她的生意。布莱希特通过对笔下小人物命运的刻画,来惊醒世人。他说,观众不必期望大胆妈妈最后从自己的经历中认识错误,作者也没有义务非得这样描写,剧作者的目的应该是让观众在这个悲剧故事中受到启发,能够认清并痛恨这种掠夺战争。只要观众认清大胆妈妈的盲目行动,这出戏就算达到了目的。

在我看来,《大胆妈妈和她的孩子们》的寓意是深刻而沉重的。战争带给普通人的只有痛苦和无奈。大胆妈妈这种痛恨战争却渴望战争的心理,与白居易的《卖炭翁》中“可怜身上衣正单,心忧炭贱愿天寒”的卖炭老翁何其相似。他们的悲剧命运是动荡的社会造成的。小人物在残酷的环境中毫无缚鸡之力,只能眼睁睁被同化,变成战争的牺牲品。这部戏剧能够引起我们的深刻思考,从大胆妈妈身上吸取教训,在困境中能够坚守自我,逆风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