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董琪

当前位置: 首页 > 董琪 > 正文

董琪 /

妄言——病名为爱

作者:董琪发表时间:2019-08-29浏览次数:

嗨,你还好么。

见到你时,是上学期的寒假。深冬落雪,风很大。集市上,你在帮你叔叔卖金鱼。五六个鲜艳的瓷盆,白色的底,盆底印着鲜红的牡丹和锦鲤。

你裹着黑色的长款羽绒服,戴着黑色的口罩,快一米八的个子,却小小地蜷缩在一起,在寒风里瑟瑟发抖。当时我正在和我妹妹还有我最好的闺蜜一起说笑谈话,无意间瞟到了你。你刚好抬起了头。几秒钟的对视,像是过了几个世纪一般漫长。那是一双多么好看的眉眼,英气,深邃,带着不谙世事的桀骜。才不是什么一眼万年,只是因为这双眼,我瞟了和看了我六年。

你还记得我看到你时的兴奋吗?我手舞足蹈,开心得像个三岁的孩子。可是,你摘下口罩来,半开玩笑地说,看,学习差的人只能在大冬天卖鱼。

好久未见。好久未见时你对我说的第一句话,竟然让我感到了冬天的寒冷。刺到了骨里。

再次听到你的声音时,是这学期初。我求你们帮我选课。你打电话给我。我们一聊就是一个小时。其实大部分时间都是你在说话,絮絮叨叨,我的爸爸都没你这么能唠叨。你跟我说学校里的事,跟我说社会的黑暗,人际关系的复杂,未来的目标和想要的工作。你说人生很灰暗,看不到光,你说未来坎坷,可能会孤独终老。你说你起点低,就注定了未来渺茫,你说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你说好像再也找不到我们之间的共同话题了,你说你怕我们看不起你,你感受到了我们的差距,以后注定南辕北辙。

我插不上话,一切都被你一锤定音,不容许我反驳。我只是一遍遍地强调你很好,很好。我听到你苦笑了几声。你什么安慰都听不进,只是说现在的目标就是提升学历找工作赚钱。这是我现在还未曾考虑过的事。最寒心的,还是听到了你的那句话。你说,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我怎么努力也达不到想要的高度。

可你知道么?我说你很好很好,是我发自内心的认为,在我看来你已经足够好。成绩和学校不能代表一切,更不能决定一生,也无法动摇你在我心中的地位。沟壑和距离,这些我从未想过的事情,被你一遍一遍地反复强调,像针刺一般深深嵌进我的脑髓,刺痛了我的神经。在我面前你一定要那么卑微么?我怎么会不知道,你是你们高中学校的校草,班里的班长,许多女生追过你。艺考,你学的美术,画的了一手好画,是我无法企及的高度。大学,你是现任学生会副部长,有着极高的能力和威望。相比而言,一无是处的那个人是我啊。

你知道么,遇到你我才明白什么叫遗憾。就是一个要走,一个想留,一个想回头,一个却早已带着以前的情愫飘远了。直到有天,我终于在十字路口,茫茫人海中遇到了你,你却说,你看到时间无助地奔跑着,奔跑着,在亡命天涯中化成了一缕青烟,滋滋地消融了。可我只是灯红酒绿里的一只小小蝼蚁,而你却在平凡一隅里活出了光芒万丈的样子。然后,你怯懦地走过来,却始终与我保持两米开外的距离。

还记得我在朋友圈分享的那首歌吗,《病名为爱》。里面一句歌词“你我背道而驰可结果又能够抵达哪里”。我也想问,过去简单的时光,真的再也回不去了吗?

真正意义上的离别,不是挥手说再见,而是从心理上你就已经离开了,相对无言,相见无语。你终究还是走了。

我也开始变得期期艾艾,伤春悲秋。变成了我最讨厌的人。只是我不愿意接受,面对你,我好不容易迈出的半步,看到的却是你惶惶转身离去的背影。我也病了。病名为爱,病理因你。

致——早已离我远去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