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董琪 > 正文

董琪 /

雪藏

作者:董琪发表时间:2019-03-29浏览次数:

雪是什么颜色?不是白色。它若冰晶般透明,无数的雪花交织在一起,竟变得有了色泽,有了生命。它们纷纷扬扬地落满天地,踩着律动,变成了可以守护秘密的纯白的精灵。

 我守在窗前。远洋的一通电话让我的思绪飞回儿时的冬天。

 儿时的冬天,飘满大雪。零下十几度的气温里,雪花乘着北风肆无忌惮地跳跃。飞跃矮墙,飞上屋檐,越过树梢,累了,便沉睡在安静的地面。厚厚的一层积雪,像鹅绒般轻轻覆盖,给大地穿上一件冬衣。

那时我们还住在妈妈单位的大院里,邻里相邻。雪小了,院里的小孩子们纷纷从暖和的屋里跑到空旷的大院中,堆雪人,打雪仗,善意地打扰了雪的美梦。欢声笑语中,我唯独看到了他。也许是比我们大一点的缘故,他并没有加入孩子们的行列,而是一个人,蹲在院落的一角,手持一根细长的枯树枝,在厚厚的雪地里划写着什么。我好奇地走了过去,轻轻蹲到了他的旁边。“小遥哥哥,你在干什么呀?”他抬起头,冻得通红的鼻头和一双清澈的眼睛。“我在写秘密。你知道吗,雪是守护秘密的精灵,你把秘密写到雪上,雪会悄悄把它藏起来,等到来年开春,雪融化了,秘密就会随它一起被带到天国里去了。”“欸,真的有这么神奇吗?”“那当然咯。”他看着我,不可置否地眨了眨眼睛。于是,我们两个人在雪花刚刚落下的地面用树枝写下了自己的秘密。

雪又开始下了,孩子们都躲进了屋内。我透过秀满冰凌花的窗户,看着纷纷的雪轻轻覆上我们的秘密,掩藏起了那稚嫩的笔画,独留给天地又一片洁白。

以后,每年下雪的日子,我们两个都会跑出门,在皑皑天地间偷偷写下自己的秘密,然后躲进屋里,看雪花将它们收藏。后来,我们渐渐长大,院子的天地却变小了,再也容不下我们膨胀的梦想。于是,那一年春天,他们一家搬走了,我也随爸爸妈妈搬进了漂亮的大房子。大院的人们四散天涯。但在雪地里写下秘密,却渐渐成了我的习惯,我们互相通电话,闲聊时,说着自己写的秘密。“我写了祝自己高考顺利,还有也帮你写了哦,祝你中考顺利。你呢?”“我?我只写了一个秘密,不能告诉小遥哥哥的秘密。”

后来,忙

散文

的学业,忙碌的生活让我们渐渐断了联系,可却还是固执的保留着这个习惯,每年雪落时,写下我唯一的愿望,在心底默默鼓励自己。后来听说他去了海德堡上大学,一个有着城堡,白雪和黑森林的地方。而我依旧留在这座城市,守着这里的故事,盼着雪落,刻下缥缈的愿望。雪伴随我走过了一个又一个冬天,一个又一个年月。六月的终结,我意外的考上了南方的大学,一个再没有雪的国度。终于,连守护秘密的精灵也离开了,我的秘密,也随它遗落在北方的梦里。

前些天突然收到了他的远洋电话,问我安好,问我儿时的梦想,是否已经实现。而我却像失了神般答非所问:我只是想你了。最终还是没能说出自己考上的是南方的大学,没能说出自己这么多年固执的坚持。

“等等我”。仅仅三个字,今年,雪却再也无法帮我守护了。他离我而去,我弃雪而去。没有雪的日子,一切都淡去了意义。

雪落了,雪走了,它藏起我小小的秘密,飞到天国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