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董琪 > 正文

董琪 /

情起不知而至深

作者:董琪发表时间:2018-11-29浏览次数:

到昨天为止,我已经走过了人生的二十一年。光阴就像一辆巨大的马车,载着青春在成长的路上飞驰着,而成长的路是没有终点的。站点遥遥无期,却又不希望自己快速地到达,只能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说声,嘿,你该长大了。

那晚,上完校选课,乘公交回去。朋友有感而发,她说心理辅导的案例对她触动很大。朋友家的暴力在轮回中滋长,父亲打儿子,儿子打弟弟,弟弟也渐渐开始对同学拳脚相加。面对父亲他麻木得不知疼痛和恐惧,说跪就跪,坚决而干脆。面对弟弟他无时无刻不挥起他有力的

散文

拳头,谁拦打谁。连她也成为难以幸免地受害者。她跟我讲时眼中含泪,充满了深深地无力感。她说,就像你看见一个人掉入了深渊,可是却没有办法把他拉上来,因为自己毕竟处在深渊之外。我仰视着站在台阶上的她,才发现人与人的童年不知隔了多少条沟壑,时间无法填补。余光中瞟见后排的男孩,在暧昧的蓝色灯光里笑容像一团氤氲的雾气。我更加伤感了,原来人与人之间的痛苦与欢乐,是不能相通的。却还留有一丝空隙给自己庆幸,感谢我的童年,有温柔的爸爸妈妈,如影随形的妹妹和那样一群爱我的人。感谢上苍眷顾,让我活在暖茸茸的世界里,向阳而生。

我惊异于他人过去遭遇的不幸,情至深时内心泛起无数洪涛,郁愤不平,却又无能为力。那一刻我发觉自己的以往的生活是如此幸福。命运厚待于我,至少在这21年来走得安安稳稳,无忧无虑。起码我的爸爸从未动手打过我,也未曾骂我一句,与妹妹打打闹闹一路走来,却也没有骨肉背离。我感恩天地,感谢上天将这么好的亲人送到我身边,彼此守护一生一世。

于是回去第一件事,就是跟相隔千里的妹妹说说话。我说,我们回到小时候多好啊。她嗔笑,你忘了锁住童年的那把锁了吗?我默然。是啊,那把锁,将我们两个与外面的花花世界隔绝,小小的房间里,钟摆的声音,咯嗒,咯嗒。我曾说我再也不想听到那种声音,像是割破了手腕血顺着手指滴到地面上,这声音便是生命行将逝去的挽歌。可也正是那把锁,让妹妹占据了我童年乃至往后生命的全部,让她成为了我在世界上最最亲密的人,这种爱超过父母,超越亲情,形成了相偎相生的依赖。所以,在接近午夜尾声的时刻,我发去了对她也是对我的生日祝福。我说,你是人世间最最普通的,也是最特别的那一个。这样独特的你,又陪我走了21年了。光怪陆离的世界,你活成了我眼底的星河。文字有些矫情和肉麻,可我生怕传递不到我的感情。对我而言,在黑暗中给我一束光,不如给我一个陪我度过漫漫长夜的人。所以她于我而言,实在应倍加珍惜。

突然发觉自己不知道在说什么,思维混沌,逻辑混乱。也许是发现有些事情自己无力改变,只能看着它慢慢向前发展,在悲剧的结尾感慨一声“本可以”。也许又突然发现,其实悲伤和不幸只是组成我们生命中的微小的一部分。它必须坚硬,深深刺进骨髓,才能支撑着我们站立;它必须疼痛,在心里烙下深刻的烙印,才能时刻提醒我们不要怕,不能输,别回头。才能在幸福来临的时候,擦干眼泪,坚定地迎接光和新生。

过去的悲伤和欢乐都融化在回忆里,而回忆是件很奇妙的东西,它静静地沉睡在尘封的抽屉里,新旧相遇,层次清晰。有的依旧鲜活,有的早已干涸。它是能在不经意间想起,却又舍不得放下的过去。我不愿将其中的苦乐剥茧抽离,它已成为我们生命的一部分,毕竟苦难让我们成长,欢乐让我们对未来充满期许。

嘿,你该长大了,过去的痛苦与欢乐,都释怀吧,如果不能,就把它谱作曲,唱成歌。就哼着,我期望好的,一切都会好的,一定会更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