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董琪 > 正文

董琪 /

作者:董琪发表时间:2018-11-29浏览次数:

我喜欢有窗的房间。明亮的玻璃窗,像是阳光穿透云层洒下的光束,明媚又温暖。

儿时起就喜欢趴在房间的台上看阳光穿透下细小的尘埃在空中飞舞轻轻落在抹布怎么伸也伸不到的角落里堆起一层小小的粉末像金色的绒絮记忆中儿时的窗,是我跟外界交流的唯一通道。透过窗我看见小鸟停栖在窗柩上,蝴蝶偶尔也会来跟我说句悄悄话,盛夏的夜里知了会黏在纱窗上不停地叫,扰得我烦心,于是翻身抬手朝它停留的地方轻轻一弹,直到听到嗡嗡振翅的

散文

声音。我只对它束手无策。可也会在闷热的盛夏午后,打开窗让蝉声飘进房间里,再赶忙起身坐上窗台,急急地寻找那只叫声最亮的蝉到底停在哪棵高树上。不知不觉就在忽远忽近的蝉音里睡着了,头轻轻靠在木窗上,隐约间嗅到木头和尘土的气息,安稳的感觉。醒来时已是黄昏时分,夕阳西下,把树影拖得老长,星星点点地遮住了窗。我把脑袋顶在纱窗上,任由它在我脸上印下深深浅浅像小渔网那样的痕迹,直到听到由远及近的脚步声,听见打开那把冰冷的大铁门的开锁声,看到窗外妈妈看到我的模样忍俊不禁的笑脸,那是我和我的窗度过的最快乐的日子。

渐渐长大了渐渐懂得失去了那年透过窗我看见了爸爸妈妈泣不成声的背影看到了爷爷冰冷的身体在很多人的围拥下离我远去看到窗外冷冷的雨水狠狠地拍在我的脸上比眼泪还要苦涩。“妈妈和爸爸要去送爷爷,你待在房间里,哪里也不要去。”妈妈临走的话,随铁门“哐”的一声戛然而止。明明,明明前几天爷爷还在窗外的树下乘凉的啊,明明前几天爷爷还隔着窗递给我了满满一盘的桂花糕啊,明明爷爷还在窗外抽着他最爱的大烟斗对我笑啊,明明……此刻,我只有窗,窗外无尽的冷雨,跟我一起泣不成声。我抓着窗棂放肆哭喊,哪里也去不了,什么也做不了,只能拼命抠扯着窗柩,陈年的木漆在我用力拽扯下化成了细碎的暗绿色碎片,一点点剥落下来,留下了斑驳的痕迹。

木窗也老了。

后来搬了家,离开了老旧的小院,离开了冰冷的铁门和斑驳的窗,搬进了宽敞干净的楼房里。我的窗更大更亮了。玻璃在夜晚清晰地映出我的脸,像一面镜子。窗变了,宽宽的窗台变成了窄窄的大理石,我再也不敢坐在窗台上往下看了。但桌前还是多了些东西,小小的绿植和厚厚的学习资料。我上高三了。每天也只有悄悄偷一点深夜的小小光阴,在落笔簌簌的疲惫中抬头望望漆黑的夜空和窗外零星的灯火。偶尔会有几颗精神饱满的星星会和我对视一番一起回想着那个我拼尽全力也追赶不上的少年和与星空一般缥缈不定的梦想。夜深人静时偶尔也会想起爷爷,想起他温厚的脸和与夜空一般深邃的眼睛。伤痛在越来越重的压力下渐渐愈合了。透过窗我只看到了窗里映出的憔悴的自己厚厚的镜片额头上爬满的青春痘和那双空洞又茫然的眼神。还是要不停不停地努力啊,不然怎么对得起被折腾成这样的自己。

就这样那个夏天我毕业了。收拾了窗前厚厚的学习资料,轻轻掸去窗上的灰尘,我又踏上了新的征程。新的宿舍,窗换成了落地的门和狭长的阳台,我再也没有倚窗看过外边的花鸟和深夜里闪烁的星辰,我也不再是那个需要窗来寻求快乐排解忧愁的小女孩了。可关于窗和那无数次吹过夏夜窗外的风,却在我的记忆里蔓延生长,缠绕住最敏感的神经,扯出发自内心的感情。

如果可以,我还想独倚窗前,看樱花漫山繁星满天,听莺啼燕转不抵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