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董琪

当前位置: 首页 > 董琪 > 正文

董琪 /

雪落在海里

作者:董琪发表时间:2019-02-28浏览次数:

今年是我在长沙度过的第三个冬天。家乡的冬天在记忆里乘着雪橇越走越远,朦胧又模糊。簌簌的书写声在被寒风吹折的枝桠掉落下戛然而止,匆匆打断了我对

散文

这个冬天的第三次告白。

我有多久没有见到过你,那个在上次分别时说下次寒假见面就给我一个大大的拥抱的人,早随着时间的沙漏静静躺在了灰白色的列表中。三年前那场考试将我们拉开了天南海北的距离,就像我伫立在暖冬里,踮起脚伸长脖子也望不到山川那边的落雪。可还是会在冬天没来由地想,现在的你在北方的冬日里,是否会与我有一样的心情。

几天前,北方落雪了。课间休息的时候,突然收到了远方友人的消息。“你见过雪落在海里的样子吗?”

一瞬间万般思绪涌在心头,竟觉得这句话很美。随后他发过来一段视频,纷纷扬扬的雪花,从茫白的天空无声坠落,又被海风吹卷着,想要回到送它降临世间的天际。下方是寥廓的海,冬日的海面少了晴空之下的明媚和蔚蓝。它是澄澈又通透的灰。像裹着皑皑雾气,慢慢将雪吹得升腾。雪终于在和寒风的博弈中落了下来,瞬间就被汹涌的海浪淹没,变成了深海中的一抹灰蓝。继而又有无数的雾气从海面向天空升腾,在与冰冷空气的交锋中凝结成雪,急匆匆地飞上去,轻飘飘地落下来。透明的雾气将自己幻化成有形的洁白形体,给自己微弱短瞬的生命开出了轰轰烈烈的狂欢。我从未见过如此浩大壮阔的景色,一如在那年夏夜抬头望见的满天星河。我反复播放着只有几十秒的视频,看着雪在二维时空里不断飘落,升腾,陨落,重生。

接着,一段段几十秒的视频陆陆续续地发送过来,伴随着手机右上角的提示灯一闪一闪。他穿着厚厚的羽绒服,带着长长的围巾和灰色的棉线帽,赤着手在升腾着白色绒絮的空气里挥舞。他不时晃动一下身体,像一只笨拙又可爱的海豹。

他裹得太厚了,我竟看不清他的脸,人也长得比以前更高了,一时间我竟觉得有些陌生又遥远。可是始终挂在他脸上的大大的笑容,和被寒风吹红的鼻头,却依旧像三年前的样子,冒着融融的暖意。

“长沙没有雪吧,怕你难过,给你看看北方的雪!”

我既惊喜又激动,手指飞快地在键盘上敲击:“冷不冷?”他竟还是像三年前一样神经大条地回答:“雪落进海里了,它就不冷了。”我还是忍不住笑了,分别的这些日子,他竟然在不知不觉间成为了一个多情的诗人。

目光从手机屏幕移向窗外,长沙的冬天,树叶依旧翠绿,雨水一年四季地下,只是会有寒风和慢慢从脚底蔓延开来如藤蔓般缠绕着的的刺骨的湿气。可是那一刻,我还是感觉到了莫名的温暖。山海的那边有大片大片的雪宣誓冬日的主权,有分别许久的故人悄然的惦念。

在南方的岁月里,我的心也渐渐变成波澜不惊的泉,只想着看南方的山水河山,春花秋草。这另一番良辰美景,是我十几年都未曾觊觎过的。义无反顾来到这里时,依旧侥幸想着,北方的寥廓,总有另一种美可以代替吧。可每到冬天还是会发现,有一种美叫无可替代。

我不自觉开始了想念,什么时候我也能亲眼看看落在海里的温暖的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