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高雅雅 > 正文

高雅雅 /

我的戏剧艺术之路

作者:高雅雅发表时间:2019-09-07浏览次数:



戏剧作为一门艺术,几乎所有的人都告诉我戏剧是小众艺术、高雅艺术。“我的戏剧艺术之路”,在写这篇文章之前我仔细回想了来时的路,觉得大家似乎都忘记了即使是艺术,它也是源于生活的。因为我对戏剧最初的感知来源于民间小戏,而后来上了大学的我也很少去大剧院体会大家口中的“高雅艺术”。

提到我的戏剧艺术之路,不得不说的那个人就是我那年近古稀的爷爷:他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大字也不认得几个,一生就呆在甘肃老家的那个小村庄里,不抽烟也不喝酒,唯一的嗜好就是看戏。所谓“近朱者赤”,久而久之我也就耳濡目染了一些。

我最早作为一个观众看的民间小戏是秧歌戏,最早参与其中的戏剧活动也是秧歌戏。中国作为农耕文明源远流长的国家,大家对于农业相关的事宜十分看重,而在我们那个靠天下雨吃饭的小村庄更甚。方圆所有的村子都有寺庙,里面供奉着各路“神仙”,我们村那个庙里的神叫做“龙王爷”。为求风调雨顺,村子里每年春节都会举行“社火”——也就是秧歌戏(我们当地称之为“耍秧歌”),“秧歌戏”大多都在晚上举行,几乎每家每户都会参与其中。记忆里最吸引我的就是“舞狮”和“跑龙”,尚且年幼的我可以被舞狮的大人通过狮子头的那个大嘴递给后面的大人,当时天真的以为这样自己就是小狮子了,而大人全然是为了让小孩子沾沾过年的喜气。在“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中、在幽暗的路灯下,小朋友们在龙套下跑来跑去,呼朋引伴一起玩耍。就是因为对这份热闹的喜爱和爷爷对我的鼓励,我六岁就参加当地的秧歌戏了,和一群同龄人一起打腰鼓,即使是有时候去别的村子演出时路远辛苦,也依旧乐此不疲。

后来,我在办喜事的邻居家里偶遇到皮影,我至今还清楚的记得当时演的是《西游记》,看着在幕布后面动来动去的唐僧师徒四人倍觉有趣,按捺不住好奇心的我求着爷爷给我从邻村的手艺人那里买,却没有买到。至今我还是对皮影和皮影的操控充满想象,所以我便将皮影看作我戏剧艺术之路上的一个遗憾。可是,如今看到戏剧艺术越来越精致的我又有什么不能释怀呢?传统的手艺人或者说是戏剧艺术的继承者们,对于自己独门技艺的强烈的占有欲至今未改,对于今天戏剧艺术越来越小众是有一定影响的。

爷爷酷爱秦腔,何其幸运,他给我看的第一部秦腔就是关汉卿的《窦娥冤》,当时才十岁的我,看完了只觉得窦娥之死太可怜,甚至气愤她的父亲为什么不能早点回来救她。直到后来才体会到《窦娥冤》中令人久久不能释怀的悲剧性,不仅仅是因为好人的枉死和坏人的邪恶,更是作者为了表达对元朝黑暗统治的批判。所以,在我看来真正好的戏剧是老少咸宜的,目不识丁的爷爷当年能和尚且年幼的我一起为窦娥的悲剧哭泣、对贪官恶吏的所作所为愤怒,就足以说明这一点。

上初中之后我的戏剧艺术之路就断了,每天忙于各种学习考试,包括爷爷给我看过的戏除了《窦娥冤》和《杨家将》别的我都记不太清了。

直到大学,作为戏剧影视文学系的学生,从中国戏剧史到外国戏剧史,值得称道的戏剧不在少数。慢慢地便觉得,重要的并不是记住哪个国家或者哪个时期的谁写了怎样的戏剧,而是作为一个戏剧工作者(艺术创作者)应该从生活中找寻一种戏剧精神。老师曾在课上说过的三个词语直击我心——“批判”、“不随俗”、“关怀”。作为戏剧艺术的未来接班人:首先,我觉得作为戏剧艺术的创作者不可以随波逐流,就像关汉卿在元朝的黑暗统治下“出淤泥而不染”,最终写出了《窦娥冤》、《救风尘》等脍炙人口的经典的戏剧;其次,作为戏剧艺术从业者要敢于批判,因为戏剧具有教化功能,所以戏剧批判当下社会生活中的不良现象义不容辞,比如影视行业愈加严重的娱乐化和商业化(戏剧艺术也存在商业化的问题:戏剧院票价过于昂贵,早已使戏剧不再是大众的戏剧了。)最后,我觉得作为戏剧艺术工作者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关注生活以及劳苦大众,物质的匮乏、生活的磨难,饱经沧桑的劳苦大众比起达官贵人更需要戏剧为他们谋求福利,至少给予他们的心灵一方净土。

现在的我即将大四,我的戏剧艺术之路还很漫长,用诗人屈原的话来说“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是的,在戏剧艺术这条路上,我将不忘来路,因为不忘来路,方知归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