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唐菁 > 正文

唐菁 /

文学——心尖上起舞

作者:唐菁发表时间:2019-04-29浏览次数:

笔为骨,心为魄,文学,从来都是心尖上的起舞。

文学之美,自有二八女郎执红牙板歌的婉转风情,自有关西大汉拿铜琵琶、铁缚板唱的粗犷豪迈,阳春白雪亦或是下里巴人,都能在文学中找到一番天地。可是,如果心丢了,无论这指尖下的文字多精彩,都显得苍白无力。

千百年来,那些文人墨客,为痴,为狂,为仙,为魔,所追求的,不过是以我手写我心的肆意挥洒。后人的确可以摘取其中词句,结合作者生平分析评说,梳理出教化的道理,推导出世俗的真谛。这是读者再创造的自由,也是文章轮转的动力。可是那些或歌或诉,或喜或悲的句子,创作本初,不过是作者心灵的抒写,这种心灵构造的世界,与世俗功利毫无关系。杜甫绝不是因为后人要称其诗为“诗史”而抒写历史作出“三吏”“三别”;苏轼绝不是因为教导后人要乐观豁达而于坎坷曲折中取乐人生;海子绝不是因为规劝世人简单纯粹而作“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这些奋笔疾书,这些笔耕不辍,最初的最初,都是安于自己,因所见所闻,而所思所想,于是所抒所写的简单。而它们之所以被后人铭记,被后人传说,被后人解读,只是因为它们触发了心灵的共鸣,可若你不先感动自己,如何感动别人?

倘若你就如此抛开自己,为艺术而艺术,为教化而教化,那么文学和机械运作,批量生产的商品,究竟有什么两样?还有人看吗?还有人愿意因为这种以华丽辞藻堆砌,千篇一律的东西痛哭流涕吗?从起点一步迈向终点,就像出生就进入死亡。读者是因为寻找精神世界的相通相知而读书,不是为了看作者在纸上围绕一个母题而表演,表演文学,表演艺术。一旦文学沾染了这种功利性,也许它在某些情况下会煊赫一时,但是它绝不会在历史长河的大浪淘沙中依旧熠熠生辉,因为本质上,它已不能称之为文学,只能归为其它。那些折戟沉沙,因娱乐而作的“标题党”,那些众人诟病的爆米花电影的剧本,那些猎奇出新的段子故事,不正是这种竭泽而渔的“短平快”吗?为人而写,最终也会为人所弃。

那些只言片语便成就经典的大家,从来都只是为自己抒写。巴金曾言“我是一个不善于讲话的人,唯其不善于讲话,有思想表达不出,有感情无法倾吐,我才不得不求助于纸笔,让在我心上燃烧的火喷出来”,于是哪怕他经历千苦万难,哪怕他在一段时期内饱经风雨,这份风骨所成就的东西,最终也成就了他,初心为何,不只在于对文字的抒写,更是对心灵的坚守,遵从自己内心的呐喊行事,依从自己内心的声音抒写,正因为依从,而得到了自己,因为自由,成就了文学。

因为从心而舞,才有了“坐视火急追亡逋,清景一失后难摹”的迫不及待,才有了“以我观物,万物皆着我之色彩”的空间世界,才有了“我必须要写点什么”的内心坚决……文字其身再多,终有数尽的时刻,可是由心将它们排列组合,便成了文学,无尽的模样,永不衰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