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唐菁

当前位置: 首页 > 唐菁 > 正文

唐菁 /

忆林殊

作者:唐菁发表时间:2019-04-29浏览次数:

血战梅岭,至死不屈,是林燮之子的将门遗风。

负毒偷生,地狱归来,是林家少帅对七万英魂的背负。

乱天权谋,风云暗涌,是江左梅郎终究一生的凭借。

低眉暗息,落泪无奈,是林殊哥哥对郡主深情难负的心殇。

雪地孤等,阻一朝倾覆,是林家小殊对朋友的生死诚心。

砸雪胡闹,苦药强饮,是梅宗主对江左盟一众人的妥协安从。

寿典呈冤,直逼九五,是赤焰余孽誓死沉冤昭雪的决心,是林殊穷尽一生的期许,是梅长苏甘舍寿命延续的机会。

为此,他等了十三年。十三年,这个中赤胆诚心,生死相付,忠义相成,这个中阴谋诡计,机关算尽,耗尽最后一点骨血要换的,不过,一纸真相。金殿呈冤,他虽报的是血海深仇,却只要一个清白,敌犯北境,哪怕以冰续丹吊命三个月苟延残喘,他义无反顾!林殊此人,凤凰涅聚,浴火重生,为的是七赤焰英魂,可是沉冤昭雪后再出征北境,为的却是天下苍生!

最勇敢不过梅长苏,最隐忍不过梅长苏,最坚韧不过梅长苏,最痛苦不过梅长苏,最仁心不过梅长苏,最正气不过梅长苏!哪怕复仇,都是按朝廷律法;哪怕沉冤,都要陛下亲自承认;哪怕重审,都要人心甘情愿,如此,又如何不叫人心疼梅长苏,心疼林殊呢?

看《琅琊榜》,我笑过,哭过,走完了梅长苏的一生,便知儿女情长在国仇家恨,在黎民苍生的轻重,才知身为一国人,便要为一国事的决绝。

林殊虽为作者勾勒,可是他的身影却一直可以在历史长河中影影绰绰可见,卫青无论身处贫贱,还是位极人臣,都立志卫国,一举解除了威胁大汉70余年的边患,使“漠南无王庭”;当瓦剌部落大兵压境,于谦以不到十万士卒力抗强敌,解民倒悬,虽死犹荣;戴安澜血战古北口,激战郭里集,战死沙场,成“域外死忠第一人”……这些人,这些英雄,造就了华夏精神。于是,梅长苏拖着病体也要奔赴北域,好像也有了理由,他不过是“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的好儿郎中的一个罢了。无论是当初的赤焰军,还是之后新立的长林军,他们的存在,都是为了精忠报国。他们是这样,梅长苏是这样,林殊是这样,祁王是这样,霓凰是这样,正是信念,所以执着,哪怕艰苦卓绝、卧薪尝胆,也“位卑未敢忘忧国”。

“男儿当死于边野,以马革裹尸还藏耳”,这是九州永恒的母题。它足够热烈与高尚,才会让林殊一而再再而三地奔赴,毫不犹疑。无论是鲜衣怒马的赤焰军少帅,纵横往来有不败威名的少年将军,还是江左梅郎,麒麟才子,命若游丝、苟延残喘的谋士,他一直向往的都是挥斥疆场,才会这样的以林殊的方式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