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唐菁 > 正文

唐菁 /

山水为芽,心田播种

作者:唐菁发表时间:2019-07-29浏览次数:

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华筵万载不敌人散,此去山高水长,也许再难相见,再难遇上这样一群人,走上这样一段路,来到这样一个地方,开始这样一段故事。这段时间,我一直不断地在回忆,不断将生活的一点一滴重新组装又再现。漫溯在回忆里,我不断探索,三下乡的意义,到底在何处?

很多事情,我们束手无策,我们袖手旁观,我们走访倾听,却也只是走访倾听。听他们说人生疾苦,听他们说生活艰难,听他们诉诸一切苦难,然后同情,然后记录。可是记录之后呢?将数据心安理得地输入电脑,储存在文件之后呢?给他们带来什么?给我们又留下什么?其实答案是否定的,甚至说是一片空白,说者继续艰难,听者一走了之。这也是网上很多对于三下乡的痛点。他们痛斥,这不过是一场大学生自己的虚假狂欢,不过是掩人耳目的形式主义。他们愤恨,村民将下乡的学生当成希望,他们却只是游戏人生。他们不解,为什么这样毫无意义的活动会一再开展。

其实刚开始我一直也在其中纠结,我很迷茫,甚至在几天前也依旧迷茫,三下乡给我们、给村民带来的究竟是怎样的结果。我也会不断地去和“耶鲁村官”秦玥飞这样的人相比较,然后不断回顾,不断失望。我也曾想用“水滴筹”去尽一份绵薄之力,可是最终都败给现实。好像走投无路了,好像毫无意义了,但突然想着想着,灵台却渐渐清明。所有的所有,我们都太鼠目寸光了,只盯着眼前短短的时日,忘记了以后,也忘记了集体,只死死盯住这单一的一次。

是的,我们必须承认,在绝大部分情况下,在学生三下乡完成之后的乡村依旧是原来的乡村,三下乡完成的学生依旧是学生。似乎一如从前,却又天翻地覆。一支三下乡队伍,18个人,短短15天,举办一次两次活动,好像改变不了什么,更不可能说让一个村子脱胎换骨,走在世界前列。但是,15天的走家串户,15天的涉山访水,15天脱离一个生活再接近另外一个生活,我不信,在这18个人的脑中不会留存记忆点。一旦记忆,便会生根发芽。今日,你既进入了山村,用自己的方式了解了山村,哪怕你还没有能力去改变现状,却已经埋下想法,他日有能力总会回头,想法便能长成参天大树。除了家乡,一个大学生不会如此踏过另外一个地方的寸寸土地,了解它的山山水水,与远隔千里的人建立关系、产生交流;一个山村,也不会短时间内出现教育的奇迹,走出那么多大学生,也不会有横跨南北半个中国的人在这个村里相遇。三下乡,为学生和村民,都创造了机会。我们没有改变,只是迫于能力,迫于现实,而非没有想法。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当一个人哭诉苦难,听者总会想要帮助他。我们确实踏踏实实走过这里的每一寸土地,确实顶着日晒雨淋与遇到的每一个村民耐心交谈,确实15天从早到晚地认认真真地去做好每一件事情。那么怎会一丝一毫的影响都未曾留下?

三下乡或许就是这样一个契机,它只是种下种子,却可以让它渐成大树,一次不行,会有两次三次;一个大学不行,会有两个三个;现在不行,会有不远未来,每个人,每一回,每一个时间都改变一点点,或许就有重塑一个村庄的力量。如果不是代代师大人扎驻插柳村,插柳村发展不到现在的地步;如果不是一次次三下乡,插柳村不会是今天的景象;如果不是每个学生一点一滴的努力和坚持,插柳村不会如此百花齐放。就像如今的大学生村官制度,如果没有事先了解,不会有人去到一个毫不了解的地方奉献余生,因为甚至在他选择的过程中都不知道这个选项的存在。但是三下乡,却给了这样一个机会。浅了说,这是锻炼学生,体验人生苦乐,不如说这是在学生心里耕田播种。

从锦绣繁荣到穷山僻壤,再从了解的“第二故乡”回熟悉城市,这是人生的修行,亦是心灵的旅行,梦想的腾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