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刘逸鹏 > 正文

刘逸鹏 /

快递收发员的悔意

作者:刘逸鹏发表时间:2019-09-07浏览次数:

 


这几次去取快递,都没看到王发小哥了。他大概是攒够了钱,辞职去开创他的新人生了吧。

 最初在快递收发室看到王发小哥时,以为他只是个在这里做兼职的学生。当时他穿着土气,身材瘦小,让人很容易误以为是刚才农村出来的十三四岁小孩子。他戴着副黑框眼镜,但眼睛感觉是眯起的,要是没有眼镜,真以为他闭着眼呢。我每次去取快递时,都见他不仅手脚忙活着,而且嘴里还念念有词,似乎在背诵着诗词。我感到好奇,一次就问他在哪读书,他说自己刚辍学,现在在这里上班。我本想继续追问,但见又有好些人来取快递,小哥忙的不可开交,我就不愿打扰他了,大概下次有机会再找他聊吧。

 一次,我去我们学校附近的书院听一个关于儒学的讲座。虽说讲座面向大众,但往常去的大多数还是大学里的老师和学生。但那次,令我惊讶的是,咱们这位小哥提前二十分钟到了报告厅,并且正襟危坐在哪里,手里还握着笔,拿着一本笔记本。我坐到了他旁边,向他打了个招呼,并且问他是不是对儒学特别感兴趣。他说他大学里学的是历史,其中特别钟情于思想史。然后他给我讲了很多他对儒学的独到见解。我瞠目结舌,举起大拇指对他大加赞扬。在讲座中,当教授讲到形而上的玄妙东西时,我有点睡眼惺忪,昏昏欲睡。但我不经意间向边上瞥了一眼,看见小哥正全神贯注地做着笔记,脸上还露出了会心一笑。

 讲座完后,我想邀小哥聊聊天。但小哥皱着脸,抱歉地说自己还有很多快递要处理,说完,跨上一辆破旧单车就走了。而我也愈加好奇,一个快递收发员,辍了学,但同时又背诗词还听高深讲座,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呢?

说来也巧,在一次八十公里的徒步活动中,我又遇到了他。当时,我就抱着挑战自我的心态报了名,本来还劝说室友一起报名。但他却趴在枕头边,露出不屑的目光,说了句:“我可不想牺牲周末的睡觉时光啊”。于是,我只能孤身一人完成这次挑战。但在周六那个晨光初露的早晨,在徒步的起点,我看见了小哥,于是,我们便结伴而行了。在途中,我们天南地北,无所不谈,我也因此拨开了之前一直笼罩在心里的迷雾。

 王发小哥,来自农村。母亲去世早,父亲平日不太管他。最初家里面也没有考虑让他念书,更没有资金来支撑他念书。但王发有一定的读书天赋,初中还考到了县里面的一中。于是家里面就借钱把他送到县里面去念书了。但王发在县里面交了一群坏学生,也在县里面迷上了网络游戏。平日他就天天跟着坏学生出没网吧,周末则在网吧通宵畅玩。后来小哥还通过省吃俭用,捡破烂攒钱买了台二手手机。于是每当寝室熄灯,夜深人静时,小哥就会钻在被窝里玩手机。慢慢地,小哥的视力不断下降,平时走路也有所障碍了,他只能偷偷攒钱买了副眼镜。但回到家中,他却不敢戴。但最后家里人还是发现他视力的下降了,因为他走路时总是磕磕碰碰,像看不清的样子。家里人没有怪他,反而觉得孩子读书太用功,让他用工同时注意休息。王发觉得很惭愧,偷偷在夜里流行了改过的泪水。

 之后王发像变了个人似的,把原来玩游戏的时间都用来看书和写作业。以前在被窝里时为了多刷点游戏的经验,但现在却是照着手电筒读着《全球通史》。也就是靠着这样一种拼劲,他考上了省里的重点大学。当时,他选择了历史,想走一条学术之路,在浩瀚书海中自寻其乐。但令他没有想到的是,他的眼睛变得极易疲惫。他只要看书超过半个小时,眼睛就红肿胀痛。他想起过去无数个夜里在被窝了的情景,当时过度用眼,眼睛未始没有一些不适,只因忽视并没去搭理,现在就到了这样一步情景。他现在感到惧怕,感到后悔。

 等他去了医院进行检查后,医生告诉他现在问题很严重,希望他接受相关手术,并保持以后每天用眼不超过一小时。但他哪里有钱动手术,只能放弃治疗,跑到一个没人的地方痛哭一场。

 之后,他就辍了学,想找份工作,赚足够多的钱,把眼睛治好。以后即便不能任性地看大量书,但也不至于抛下迷人的历史而不顾了,他还是很想钻研一番学问的。

 而今,小哥辞职了。我真希望他能如愿以偿,让悔意不成为永恒,再次投入到他喜爱的事物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