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刘逸鹏

当前位置: 首页 > 刘逸鹏 > 正文

刘逸鹏 /

也说室友一二事

作者:刘逸鹏发表时间:2019-09-07浏览次数:



记得去年暑假快到军训的时候,我被拉进了一个叫做天马天团的小群。在我浏览了里边的人的空间后,我感到有几分惊奇和慌张。其中一位自称水哥的小伙子,空间里头随处可见的是其有几许嚣张气焰的自拍,我想,过不了多久,我身旁大概就会出现一名云南的壮汉了吧。另一位小廖同学,也让我感到震惊,他操一口流利的网络用语,而且,他高中和我是同一所学校,只是之前我们素未谋面罢了。

到了军训的日子,我怀着忐忑的心情来到天马天团624室,遇到的却是两个与我有着同样面孔的小青年。那位水哥,非但不是壮汉,却是一位略显沉默的腼腆小青年。这之后,他也会在空间上发自拍,但这恰恰与平时的他形成一种有效的反差。而小廖同学呢,初见也给人一种和善之感,他那天下午就把寝室里的事情安排地稳稳当当,给人一种清华男的感觉。最主要的,室友和我身高体型一致,之后的相处就不会有身高感的落差了。

我们在之后的相处还是比较融洽的,没有闹过太大的矛盾。我们的这位水哥,把从家乡学来的种植庄稼的技术带到了寝室,为我们寝室装点起了一些花花草草。但说实在的,比起花,他还是更喜欢庄稼果蔬。这不,前些天,他在一个绿盆里播下了些许草莓的种子,如今也纷然冒出绿芽了。这让我想起小时候家里屋檐边上的几株草莓,虽已忘记了它的滋味,但总忘不了那种大快朵颐的感觉,所以说,咱们寝室是要重现我小时候当年在屋檐旁采摘草莓的情景吗?而他前段时间插的那根葡萄枝,如今也长出几片新叶,并展示出了要把阳台栏杆缠绕的冲动。水哥还给我们讲到他去寝室后山挖土的尴尬局面。那时他正拿着瓦片挖弄着泥土,突然一瞥,看见旁边有一朵玫瑰正开得娇嫩欲滴。然后他又顺着玫瑰往旁边一扫,竟有一个女生站在不远处奇怪地看着他。我当时真想说,咱们水哥今年春天是要碰上玫瑰运了。水哥除了很爱种些瓜果外,他还常常买来许多水果。我不知吃了多少个他送来的火龙果。而他的水果大拼盘更是每次分享给我们,让我们常常吃的非常满意和开心。

小廖同学呢,有段时间在我们的撺掇下,看起了金庸先生的《天龙八部》。记得那段时间的夜晚,我们总在熄灯前后要畅聊一番武侠,尤其是金庸的著作。我们聊完《神雕侠侣》里杨过与几位女子的相遇后,就讨论到《倚天屠龙记》里哪位女主人公最好看,再之后我们会说道《笑傲江湖》令狐冲与岳不群的斗争,讲到《天龙八部》里萧峰的降龙二十八掌最后怎么演变成了郭靖的降龙十八掌。我们也曾谈论到《水浒传》,勾起小学时候背一百零八好汉名号的记忆。小廖同学记得的还不少,包括杨雄与石秀间细微的从怀疑到信任间的情节都记得十分清楚。我们寝室有时周末会一起去打羽毛球,这时候总让我想起武林中的种种过招场景。小廖同学,当他头戴白帽,身着白衣时,总让我想起慕容复的小白脸形象。但他的球技相比我和水哥,却属于刚硬一派,是洪七公的门下。

而这个学期,咱们天团又入住了一位叫做旭哥的男子。旭哥和我们三人的不同之处,在于他是有一段情史的男人。在旭哥没进入之前,小廖同学曾在寝室许下一条约定,“我们寝谁要是第一个脱单,就请大家吃饭”。我们本要以此来向旭哥邀饭,但旭哥说之前是有的,但是现在分了。我们寝室每月会去外边聚一次餐,上次聚餐时,我们就专门讨论了关于女朋友一事。令我惊奇地是,除了旭哥,另外两位伙伴也是经验丰富,也许未经实践的检验,但他们说的头头是道,我也只能暗地叫赞。

总之,我们寝室有喧嚣浮华的一面,同时也有宁静祥和的一面。每当大家做起作业时,旁边的人都会尽其可能地少制造声响。我的室友人手一副耳机,小廖同学更是连鼠标也是静音的。我们寝,在作息上,应当是相当文明的。每天十一点自觉熄灯,十一点半左右,大家也都相继入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