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刘逸鹏 > 正文

刘逸鹏 /

郴江幸自绕郴山

作者:刘逸鹏发表时间:2019-09-07浏览次数:

 



秦观有词言:“雾失楼台,月迷津渡,桃源望断无寻处。可堪孤馆闭春寒,

杜鹃声里斜阳暮。  驿寄梅花,鱼传尺素,砌成此恨无重数。郴江幸自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当时少游被贬郴州,站在郴山上向北眺望,却因为“雾失楼台,月迷津渡”而终究望寻不到北边的桃源。他于是只能居住在一间被春寒裹挟的孤馆,听着杜鹃的哀鸣怨啼,去怀想远方的亲人和朋友。

此刻是一个昼雨后的深秋黄昏,我冒着料峭的春寒,踏在岳麓山上浸湿的山路石板上。满山枫叶,在被秋雨的绊打下,落得一地萧索,树上的残红也略显斑驳,再没了那种“万山红遍”的豪迈之势,却也在清冷中,开始呜咽沉吟了。这清冷之境,多么似曾相识,仿佛一条钓钩,把我的思绪拉到了千里之外的郴山。

 郴山,我又怎能不想到她呢?在过去的几年里,我无数次在郴山里漫步游玩,把自己的喜怒哀乐都抛掷在这座山上。郴山给我留下太多记忆,包括年少时种种不切实际的空想。现在,我站在麓山脚下,但我何尝听不到来自郴山的呼唤。我比少游是幸运的,他当年通过“驿寄梅花,鱼传尺素”,希望和家人联系,但终是“砌成此恨无重数”。而我现在,却分明收到了郴山的探望。她把细细柔情化为雨水交予郴江,再由郴江不辞辛苦北上汇合湘江,在麓山脚下化成此时的雨,来寄问对我的关切。我现在收到了这份问候,不禁在脑海中浮现起一幅幅我与郴山数不清道不完的往事。

 我第一次登郴山是在中考后的那个暑假。那时我刚从镇上的初中考到市里面的高中,内心满怀着一份对未来的憧憬和期待。当时我迷上了林清玄,特别是他的《玄想》、《清欢》、《林泉》,开启了我寻觅美的慧眼。当时我就想啊,何时自己也能在高山之巅,泡一壶香茗,任凭茶香飘动,随风去牵引云的涟漪,去感受那种跨关山超北海的神思。当我第一次站在郴山脚下,看着潇潇墨竹,层峦耸翠之景时,我诗情的闸门就被打开了。而郴山本就是座仙山,她在当地被称作苏仙岭,是天下第十八福地,山中有着许多缥缈欲仙的踪影和痕迹。我就沿着一路上形态各异的“福”字向上走去,山风吹动,满山的斑竹摇动挺健的身姿,在向我招手。当我走过一段路程,猛然一抬头时,看见一块“初登仙境”的牌匾,全身的兴奋就催动我继续向上攀沿。那天最险最惊喜的是脚盆井前的那条山路,因为它偏离了主道,所以人迹罕至,幽静深邃。我孤身一人走在山中,不时有蜥蜴或昆虫从旁窜动,而树阴遮挡住了整个天空。当时的情景,只能用李白梦游天姥山的诗句形容,“千岩万转路不定,迷花倚石忽已暝。熊咆龙吟殷岩泉,栗深林兮惊层巅。”

  等我在高中就读以后,高一时对郴山有所遗忘,但到高二我遇到一位志同道合的同学后,我几乎是每周都会在郴山上留下我的踪影。那时的我,仿佛又找到了原来那种品山玩水的志趣,于是在无数个周末,我就和我的朋友徜徉在深山之中,分享各自的所见所知。我们从各自的童年谈起,谈到小时候捉螃蟹,在院子背后玩捉迷藏的趣事,也会谈到文人雅士甚至玄之又玄的奥妙哲理,比如说一些道听途说的周易义理,什么否极泰来,物极必反。当时我们好像无所不谈,而且无事不感兴趣。最不能忘怀的是那次元旦清晨相约看日出。那天我们赶到山脚下,山脚的路灯还闪着清光,天还未亮。当我们到了山顶,看见厚压的云层,几近失望地以为太阳不会出来了。那时山上泛着寒气,我们有些瑟瑟发抖。但最后老天没有辜负我们,太阳还是冲出了云层的束缚,在天边闪出一道金光。那时我们欢呼雀跃,为之感动不已。

但这之后,我在郴山却是再次落单了。当时渐近高三,我以备考渐紧为由,对朋友说以后一起爬山的机会会变少了。谁知一语不当,之后我就失去了一个登山的良伴。之后我们也会在课下讨论些学习的问题,但对于学习外的闲情逸致,却是烟消云散了。我本以为自己在高三一年可以久坐书桌,奋力拼搏,但谁知实际上经常陷入一种失落愁闷的境地。这时,我就会去郴山走走。可以说,郴山在高三一年里,给了我无数的安慰和鼓励。记得当时,我在郴山找到一处世外桃源。那片净土位于上山的不远处,萧竹成林,一路溪水从旁边的山谷流淌而过。当时,此处还未开发,虽已有路的模样,但还没有铺石板。每当我上到那个小山岗时,四面环竹,我就开始对着郴山诉说我的心事。每次我都是带着一颗愁闷之心上山,但下山时总是精神焕发,动力无限。我还曾在山间的亭子里碰到一位慈蔼的大爷,他向我讲述到他的人生经验,告诉我年轻人最重要的是读书和学习知识。当时我如沐春风,醍醐灌顶,受到了许多人生的启迪。当时我不禁怀想,这位大爷是否是山中的仙人所化,特意来开悟我这正处于困顿状态的后生小子呢?而我还在无数次周末的晚上,在郴山上畅怀奔跑。有时,白天下了一昼雨,到了晚上,空气特别空蒙清新。我就在有着微光的大道上奔跑,一路上感受着郴山的幽深空邃。

 我觉得郴山不是挺拔高昂如泰山般散发阳刚之气的山东大汉,她的形象更近乎为一个瘦挑柔情的江南女子。有时,雨后在郴山漫步,看着山中腾漫的云雾,我分明觉得她在呜咽,在抽泣。郴山自有她的柔情,加上郴江的抚绕,这细柔之感就更加突出了,但无论怎样,郴山的一颦一蹙早已融入我的心底。今天站在麓山之上,我分明收到了郴山的这份探问,这份柔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