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陈英琦 > 正文

陈英琦 /

长安游侠多少年

作者:陈英琦发表时间:2019-09-07浏览次数:



刘禹锡,字梦得。772年生,793年21岁一举进士及第,春风得意少年时,还未经历曲折的前路。796年父刘绪病卒。805年正月顺宗即位,刘禹锡积极参与永贞革新,同年八月顺宗退位,革新夭折,十一月革新参加者遭贬,且“纵缝恩赦,不在量移之列”。

815年刘禹锡贬谪归来,遭贬十年归京的他仍是不可羁绊的豪劲少年,“玄都观里桃子树,尽是刘郎去后栽”讽刺朝中新贵。唐代《本事诗》记载:“有素疾其名者白于执政,又诬其有怨愤。他日见时宰,与坐,慰问甚厚。既辞,即曰:‘近者新诗,未免为累,奈何?’”,再遭贬谪。819年母逝。827年,经宰相裴度等人关照,次年重归长安。距离永贞元年已渡过二十三载,五十六岁的刘禹锡已在风波中,渡过了自己的前半生,“官无责词,自此而始”。至此后,他不再尖锐,但骨气尚存“种桃道士今何在?前度刘郎今又来。”当年种仙桃的道士去哪里了?那个得罪权贵的刘禹锡重新回来了。836年看厌官宦相压的他,辞官归洛阳。842年病逝,结束了诗豪的一生。

刘禹锡诗文俱佳,涉猎题材广泛。其诗歌大致分为政治讽喻、写景咏物、咏史怀古、学习民歌作品、酬和六类。

身在官场的刘禹锡,关注现实心怀百姓,对腐朽的官僚进行无情批判,对劳苦大众报以同情,讽喻诗是其诗歌的重要组成部分。其讽喻诗,有的尖锐辛辣,如《飞鸢操》“忽闻饥鸟一噪聚,瞥下云中争腐鼠”;有的叹惋微妙,如《竹枝词》(其七)“长恨人心不如水,等闲平地起波澜”;有的玩味幽默,如《元和十年自朗州承召止京,戏赠看花诸君子》“玄都观里桃千树,尽是刘郎去后栽”。

讽喻内容分为三个方面,一是批判腐朽官僚,揭露统治者无所作为。如:

《聚蚊谣》

沉沉夏夜兰堂,飞蚊伺暗声如雷。嘈然歘起初骇听,殷殷若自南山来。

喧腾鼓舞喜昏黑,昧者不分聪者惑。露华滴沥月上天,利嘴迎人看不得。

我躯七尺尔如芒,我孤尔众能我伤。天生有时不可遏,为尔设幄潜匡床。

清商一来秋日晓,羞尔微形饲丹鸟。

诗歌前八句以恼人的蚊子讽刺朝中官僚,“飞蚊伺暗”在暗地里趁人不备,“声如雷”“初骇听”表明小人之多,“昧者不分聪者惑”统治者已受到小人的迷惑,“利嘴迎人”写对作者等革命者的诬陷陷害。后接四句,描写敌人过多自己无法避开被贬谪的命运;最后两句“羞尔微形饲丹鸟”,讽刺小人终会遭到惩罚。该诗写于永贞革新失败,诗人遭贬谪期间。整首诗风格激昂,情感丰沛,毫不避讳的抒发了对腐朽官僚的厌恶,揭露其终究走向灭亡的命运,体现了诗人耿直乐观的性格。

二是关切劳动人民生活。如:

《浪淘沙词》(其六)

日照澄洲江雾开,淘金女伴满江隈。

美人首饰王侯印,尽是沙里浪底来。

该首诗前两句写淘金女“满江隈”,人民在辛苦劳作;后两句提出“尽是沙里浪底来”,王侯美人的奢华用具,皆由劳动人民从泥沙波浪中一点点淘漉出来,养尊处优的官僚阶级能体会百姓的劳苦吗?诗人自身身为官吏,却能设身处地体恤人民生活,抱之以关切和同情,是难能可贵的。

三描写个人境遇。如:

《元和十年自朗州承召至京,戏赠看花诸君子》

紫陌红尘拂面来,无人不道看花回。

玄都观里桃千树,尽是刘郎去后栽。

《再游玄都观绝句并引》

百亩中庭半是苔,桃花净尽莱花开。

种桃道士归何处?前度刘郎今又来。

前一首写于815年,刘禹锡遭贬十年后,承召归京。一二句写长安看花盛况,暗含诗人对随波逐流看花者的不屑,三四句既表达物是人非的感叹,又映射权贵排挤自己出朝才得晋升。此诗一出,刘禹锡再遭贬谪。

后一首写于828年,经历二十三年贬谪生活的刘禹锡再次归京。一二句写再游玄都观所见破败之景,与前诗对比世事变迁,感慨良多。三四句讽刺权贵,当年种桃得道士去哪里了,我刘禹锡可是又回来了!

两首诗放在一起看,颇为玩味,起承转合诗人从不低头。一首815年的诗,终于在828年落下结局。

尽管刘禹锡官场坎坷,但他笔下的写景咏物诗总是那么明丽清新。这类诗多体现诗人热爱生活的志趣,传达昂扬积极的生活态度。如写景诗《春有情篇》“花含欲语意,草有斗生心”,春花芳草竞相生长,一派生机勃勃的春光。即便是悲寂寥的秋天,在诗人眼中也有不一般的色彩,如《秋词》(其二)“山明水净夜来霜,数树深红出浅黄”,山明水净晚上下了霜,丛林树叶红黄相间,正是美好的清秋时节。

亦有通过咏物,寄寓诗人美好品格的佳作。如:

《庭梅咏寄友人》

早花常犯寒,繁实常苦酸。何事上春日,坐令芳意阑。

夭桃定相笑,游妓肯回看?君问调金鼎,方知正味难

该诗前四句抑笔写梅,冬末开花果实酸涩,初春时节花事阑珊的不解风情。紧跟两句,描写梅受到艳丽桃花的嘲笑,不被游春歌妓回头欣赏的遭遇。“夭桃”“游妓”颇有讽刺意味,指现实中的谄媚者和俗客。最后两句扬笔写梅,说明调味时梅子的重要性。诗人通过欲扬先抑的手法,借梅自喻,表达对如梅般不媚俗,奈得住寂寞的品质的赞美和追求。诗人将咏物与寄托高洁理想,紧密结合在一起,流畅自然。

处于国运由盛转衰的中唐,咏史怀古诗总带有苍凉的底色。如《乌衣巷》“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石头城》“淮水东边旧时月,夜深还过女墙来”,以物作为见证昔日繁华的使者,透漏世事变迁的感伤。如《西塞山怀古》“人世几回伤往事,山形依旧枕寒流”,以东吴的灭亡写历史兴亡,怀古戒今,余味无穷。其咏史诗善用典故而不繁琐,字词洗练不漏痕迹。如:

《蜀先主庙》

天地英雄气,千秋尚凛然。势分三足鼎,业复五铢钱。
得相能开国,生儿不象贤。凄凉蜀故妓,来舞魏宫前。

该诗典故颇多,读来却简单易懂不晦涩。天下英雄,是曹操对刘备的评价。三足鼎,有三分天下鼎足而立的意思。相,指诸葛亮,儿,指刘禅。魏宫,是三国时曹魏的宫殿,刘禅被软禁于此。据《三国志》裴松之注引《汉晋春秋》记载“司马文王与宴饮,为之故蜀技。旁人皆为之感怆,而禅嬉笑自若。”

诗歌前四句写刘备建立蜀汉的伟业,后四句感叹刘禅无能,致使蜀国衰亡。前部分与后部分形成鲜明对比,点出后继无人的亡国遗恨,“此中乐,不思蜀”成为千古笑柄,具有警示现实的意义。该诗被收录进《唐诗三百首》,《唐诗快》有评:五字有千钧力。先主有知,亦当泪下。

流放巴山楚水,刘禹锡有更多的机会接触民间。他自觉向民间学习,模拟被贬谪当地的一种与音乐、舞蹈结合在一起的民歌,创作出众多朗朗上口,自然真率的名作,如《浪淘沙》《竹枝词》《杨柳词》等,以朴素简单的笔调在旧题中翻出新意,为诗歌增添了新的血液。

其中《竹枝词九首》评价最高。魏庆之所著《诗人玉屑》卷一五引黄庭坚语:“刘梦得《竹枝》九章,词意高妙,元和间诚可以独步。道风俗而不俚,追古昔而不愧,比之杜子美《夔州歌》,所谓同工而异曲也。昔子瞻尝闻余咏第一篇,欢曰:此奔逸绝尘,不可追也。”

《竹枝词》(九首选三)其二

山桃红花满上头, 蜀江春水拍山流。

花红易衰似郎意, 水流无限似侬愁。

全诗以女子的口吻,表达对变心人的哀怨。构思巧妙,语言清丽,贴近生活。山上开满了鲜艳的桃花,春天的蜀江不停拍打着山脚。美丽的花容易凋谢就像情郎的情意一样,逝去的江水绵延不绝如我的哀愁。在满山的鲜花中写哀愁,优美的风景里透漏着浓郁的忧伤。以水流比愁苦,比喻新奇,与李白《赠汪伦》“桃花潭水三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有异曲同工之妙。

梦得的一生近乎都于官场沉浮,不可避免地需要创作酬和诗。836年辞官后,又多与裴度、白居易在洛阳诗酒酬和。诗风多清丽,对仗工整,如《酬窦员外旬休早凉见示诗》“风韵渐高梧叶动,露光初重槿华稀”。酬和诗中亦有表明个人品格的句子“水朝沧海何时去,兰在幽林亦自芳”等。总体来说,诗人在酬和诗方面的成就并不突出。但有一首一枝独秀传唱至今,该诗作于826年,诗人罢和州刺史返回洛阳,与同样被贬的白居易相遇,两人情绪喷薄而发,大作乃成。

《酬乐天扬州初逢席上见赠》

巴山楚水凄凉地,二十三年弃置身。怀旧空吟闻笛赋,到乡翻似烂柯人。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今日听君歌一曲,暂凭杯酒长精神。

诗人整整二十三年置身在“巴山楚水凄凉地”,归来早已物是人非。闻笛赋用典,指西晋向秀的《思旧赋》。烂柯人用典,指晋人王质观棋的故事。诗人借这两个故事抒发对于已逝去的共同参加革新运动的王叔文柳宗元等老友的怀念之情,及世事沧桑,恍如隔世的心情。前四句写作者归来的感受。

后四句话锋一转,表现出诗人乐观豁达的人生态度,和对年轻人寄寓希望的心情。沉默的帆船旁,有无数的帆船等待出发,病死的树木前,已充满春天的气息。他以“沉舟、病树”自喻,是一种刘氏幽默。老旧的人消失了,千千万的新人已整装待发,我们也应该让年轻人上场了。“暂凭杯酒长精神”,既是诗人的自我勉励,也是对朋友的劝慰。

刘禹锡从始至终都以不妥协的形象,傲然独立。他的诗极少出现夸张的修辞,恣肆的词汇,读后却热血沸腾,想为之拍案叫好,便是因为诗里的骨气。这是一种天然的豪情,是不低头的兀傲,是身处逆境的乐观。“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