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刘名赫 > 正文

刘名赫 /

记志愿者经历

作者:刘名赫发表时间:2019-09-07浏览次数:




我很早之前就想写一篇关于志愿者经历的东西了,数次提笔,又颓然放下,三言两语是很难答出志愿过程的经历的,此篇只是随笔,随兴写写罢了。

我参加过几种不一样的志愿者活动,有去看望自闭儿童的,也有看望老人的,还有的是在地铁站做客服,其间也有一些别的志愿活动,可惜我没抢上,只能作罢。

就我的经历而言,做志愿者本身很难称之为“有趣”,毕竟不是去玩的,总是要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对我个人而言,最大的帮助应该不是那几个综测,而是近距离的观察、窥探别人的世界。

1.

去看孩子的时候,感触稍微还会少一点。我们做的工作,只是助教。孩子们更多的时候是服从于老师的安排,我们本身并没有太多的机会去和孩子们互动。这里的孩子们大都是罹患了自闭症的,在中国的社会中,得病本来就是一件不吉利的事情,“大病化小,小病化了”看似荒谬,却真切的发生在你我生活之中。

这些孩子们很少与人交谈,他们会躲避我们的目光,试图沉浸在自己的灵魂世界里。有一个男孩来的时候给了我一个热情的拥抱,后来却不和我交谈了,但在后来的过程中,他笑的还是很甜的。可能是既害怕交际又渴望陪伴吧,我不能了解到他们过去经历了什么,但是他们的眸子并不像孩子们在童话里该有的澄澈和透明。他们的眼睛是浑浊的,甚至是清醒的,从他们身上嗅到的那份与生俱来的孤独和无助,弄皱了我的眉毛。我在过去,也深陷抑郁无法自拔,但即便如此,我也很难看清他们心中的阴霾。特别是有些不听话的孩子被拖走带进某个小屋子里,我的心也不安定了起来。

我相信专业机构的治疗应该是更加靠谱的,但我希望他们不是把这些本来就脆弱敏感的孩子们变成那种家长喜欢的模样,而是让他们选择抬起头,看看出生的太阳。

2.

在地铁站里,我接触的人会更多一点,男女老少,有匆匆忙忙的行人,也有初窥世间的孩子,有争吵叫闹的情侣,也有缓步轻行的老人。这里的人和我只会有一面之缘,我和他们的相处,大多是没有任何利益关系的,所以看到他们各不相同的态度,和揣测彼此之间话语所蕴含的内容,也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

有些人在问完之后,会微笑说声谢谢,有些人态度蛮横,傲慢无礼,这里面哪种多,哪种少,我已是记不清了,但年少和年老的人,态度普遍会比较好。可能他们不被世间的阴暗所困扰吧。

当你试着把自己的同理心放到他们身上的时候,就会发现观察别人,是可以多少明白一些道理的。

有对年逾古稀的老情侣,恕我唐突,但情侣确实比夫妻更能表达他们的关系。两个老人背着双肩包,问我们去旅行的路途,我从他们二人的脸上就感受到了幸福。

与此相比,有一位帮女儿拎包的老爷爷,他的女儿把他打发在地铁站,一等就是一个多小时,我把我的凳子搬出来让给他,他说谢谢时的眼神,好像有些无奈,当然更多的是感谢。我也不了解一个人怎么舍得让自己的老父亲呆坐这么长的时间,可能也是个被琐事牵住翅膀的人吧。

还有很多,形形色色的灵魂从我的身前走过,还好那些人再怎么匆忙,大多也尊重着我们的工作,这是很使人欣慰的。

哦,差点忘了,地铁站的管理人员倒是大多态度很差,导致我以后都不想去了。

3.

最后来谈一谈我在养老院的见闻吧。

这里的老人是很落寞的,起码在我看来如此。

我进门的时候瞥了一眼门口的价位牌,着实不便宜,我看了看里面,感觉和墙上贴的表扬信好像有些出入,但是管他呢,我只需要做好我该做的就行了。

能够陪伴他们,我觉得真是功德一桩,这里有虽然被岁月偷走了年华,却不该童真意趣的老爷爷。也有单纯的拉着我们的手不放开的老奶奶。这些人让我在异乡感受到了阅尽世事的人,所独有的挚诚。

我们在这里,听了爷爷给我们吹的口琴,看着他望着天的眼神里,好像映着谁的模样。

我们在这里,给奶奶唱了歌,被她吐槽不好听,然后唱了并不熟练的红歌后,她还是让我们唱流行歌曲了,也算是“真香。”

我们在这里陪爷爷打牌,然后根本打不过。

我们还听了之前师大的老学长给我们讲的故事,也得以窥见了有些或斑驳或光彩的记忆。

当然,我还看了看外面听着的车,下过雨后的广场上停放了,梅德赛斯,奥迪,凯迪拉克,这种车辆,回想价位牌,不由得感叹,这个价钱,应该足够请一位保姆了,我从他们看我们的眼神里,能感觉到还是想念儿孙的,可是。。。

我觉得,去一趟敬老院,应该会让你们回去有更大的动力陪陪爷爷奶奶吧,那种从心灵里散发出来的苍老和孤独,我是描述不出来的。

已提笔自此,大概是很难再捋出更多感悟和回忆了,但我觉得,比起那所谓的几分综测,这种不一样的旅途,应该是更能给你的心灵带来洗涤吧。

最后,希望大家都去试一试,志愿者工作比看书进步的还是要快一些吧。

0:12

2019/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