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李文彬 > 正文

李文彬 /

这无趣的生活

作者:李文彬发表时间:2019-09-07浏览次数:




“这无趣的生活……”,他贴着镜子细细摆弄脸上的面膜,一边用奇异的平缓语调说着,一边又用戏谑的语气哼着。

这里是教职工宿舍公用的洗手台,现在是午饭的点,这里一个人也没有。

其实有人也没什么,他善于将自己表达给自己听——他有一个奇异功能——将声音发得正好让自己听见,而其他人离他再近也无法察觉他在说话。并且此时,他的表情仍然可以保持标准的微笑。

洗手台屋顶上苍白的灯光照着他闪亮的皮鞋和头发,通风用的窗户被帘子紧紧遮覆着,偶尔被风轻轻抵起一点缝隙,阳光就逃离至已经有裂缝的玻璃上来了。“我的脸真是完美……”,他惊叹。他意识到自己失态了——急忙扭头往四周看。还好还好,没有人。他整理了一下头发,重新看向镜子里的自己,恢复至完美的笑容。

兜里的手机突然振动起来。是他定的事务提醒——下午2点半现代文学444教室。他不自觉地轻轻笑了一下,就去食堂去吃饭了。

现在12点半,是他特意选的吃饭的时间。每天这个时候蒋老师都会准时来这里吃饭,他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从他第一眼看见蒋老师,他就觉得自己爱上她了。当然,他已经爱过许多人了。他还没有直接向蒋老师表达心意,不过他已经委婉的表达了——对方也委婉地拒绝了。

“这些并不重要,自己明明那么英俊——只要自己一直坚持,肯定能拿下的……”在他陷入这种状态之时,蒋老师已经在打饭窗口排队了。

他望着她的背影,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的脚后跟——这是多么美丽的背影啊,尽管他已经见了无数次,还是忍不住出神。他不敢看她除了脚以外的任何地方,他会觉得自己亵渎了她,他会疯的。

他整理好领带,如绅士般迈出每一个步伐,只不过他一直低着头,直到看到那双自己每天在梦里相见的,优雅的脚。

“蒋老师,”他腼腆地笑着,像个小男生一样手足无措,“你也来这里吃饭啊?”这是他一个月重复地看她后,第三次和她在食堂打招呼。

“是啊,好巧啊,你也来吃饭啊。”她青春的笑容洋溢着,好像整个食堂都柔软了。

他突然像准备赴死一般,面色坚定,脸红到了脖子根儿。却好像又突然泄了气,他深吸了一口气,抬起头——蒋老师已经转过身去打菜了。

然后,他们都坐到了座位上,聊开了。他们俩看起来愉快极了,露着雪白的牙齿。

他回想着自己第一次与她交谈的场景,“我们都是今年进来教书的呢,”他当时脸就是涨红的,“你是教什么的呢?”“英语。”她那时候也腼腆的很呢,只是低着头细细的说着话,不时用筷子只是夹一点点饭菜,小口小口地嚼着。

他记得自己当时急着问,“蒋老师大学谈过男朋友吗?”,他的眼神充满急切,真挚地好像能看到底。“没呢,”蒋老师只是微微的笑着,“还不急,不急。”他的脸突然又红了起来,好像看见她一直咯咯地笑着。

“梅老师?”蒋老师此刻确真真是咯咯地笑着了,“想什么呢?那么出神?”只是她的语气仍是轻飘的。“没什么,没什么。”他又露出了标准的笑容。

不经意间,他瞥见了手腕上的手表——已经一点半了。于是,他又想起下午的课了。“该是鲁迅了,”他心里想着。他突然觉得烦躁,但脸上仍然是标准的笑容,但他不再回答了,只是微笑着点着头。手表使他一下子想到了昆丁,他再一次又想到了鲁迅,继而又想到了最近刚刚读的戈麦。

他觉得自己几乎无法保持笑容,他再次开始自言自语了——他的特异功能。他突然觉得眼前的一切毫无意义,他向蒋老师告了辞,他觉得她竟然有些失望。

“嗯,有事你就先走吧。”蒋老师微笑着说着,仍旧是优雅的。

他点了点头,烦闷愈加深重。

他走出食堂,一眼就看到两棵正对着的树——树的分叉很多,两棵正对着,枝杈似乎无限多,又无限接近——但它们囿于一个空间之内。

他愈加烦躁,就联想到每一个图书馆,每一个馆长……一个个奇异的花园,三维内混乱的小径……

罢了罢了,他已经走到文院大楼了。

“上课。”

“老——师——好。”

“当我沉默着的时候,我觉得充实;我将开口,同时感到空虚。

过去的生命已经死亡。我对于这死亡有大欢喜,因为我借此知道它曾经存活。死亡的生命已经朽腐。我对于这朽腐有大欢喜,因为我借此知道它还非空虚。”

他的烦闷不断加深,但同学们对读完后死寂已经不满了,于是有人站起来提出了问题。

他听不清同学在说什么,只是朦朦胧胧地意识到有人在说话,而且长篇大论,咄咄逼人。

又是长久的沉寂。他也同样不知道自己脑子里有什么。

同学们已经开始窃窃私语了。

“老师!”突然有同学举起手臂,叫喊起来了。下面的私语声更大了。

他突然惊醒过来了,愣愣地看着站起来的同学们。这里的灯光也是苍白的,照着他俊美的脸庞,乌黑的头发与皮鞋。

他恢复了笑容,平淡的把手向下压了压,说“坐下吧。”没有人能抗拒他迷人的笑容,所有人都坐下来了。

“新文化运动……”他开始涛涛不绝,流畅自然。他又回到绅士的形象——所有人已经忘记了他的失态,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

“下课。”他仍旧保持着绅士般的微笑,向大家鞠了一个躬。灯光仍旧照着他的发与鞋,掌声雷动。

同学们笑容满面的离开教室,讨论着老师如何如何的高见。

他绕过食堂,他知道蒋老师现在大概在食堂吃饭。他回到宿舍,站在洗手台的镜子面前。看着自己完美的脸庞,看着镜子里闪光的乌发,闪光的皮鞋,闪光的灯以及透着光的窗帘。

自言自语。但他看起来在摆弄妆容。旁边全是人,刷牙的,洗脸的,叙着话说段子的。

他转头离开,回到房间。笑着说,“这无趣的生活啊……”

第二天,他仍旧笑着弄面膜,笑着与蒋老师聊天,笑着上课,直至晚上回到寝室睡觉。

“昨天是个意外……”他笑着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