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李文彬

当前位置: 首页 > 李文彬 > 正文

李文彬 /

细水长流的诗意徐行

作者:李文彬发表时间:2019-09-07浏览次数:



美子的路长得让我感觉看不到头,我觉得她可以活得好久好久。

在这部写实的电影中,所有的事情都是平淡的。平淡是中心轴的细流,向左的想多大就多大的河岸氤氲着朦胧的忧伤,像淡淡的一层薄雾;向右的同样想多大就多大的河岸跳跃着清丽明快的明亮。忧伤与明亮之间不过一道细流,我们可以想象其间转换的转瞬,也可以想象一步跨越的距离,或是根本上是注意到细流的曼妙。

不过细流是如何的曼妙——缓缓流动的空气与水的摩擦音?清澈透亮的水里阳光的阴影?还是种种不可言喻的美幻意境?

平淡的细流到底能绵延出多远的距离与深度,美子给予了它无限的长度。虽然她已经患上了老年痴呆症,但她穿着漂亮衣服在水岸坐着的背影似乎告诉你,生活可以比青山绿水长得多。

不过电影的名字叫“诗”,我到现在还没有提它。在这之前,让我们先回顾一下被我遗忘讲述的电影内容:

主人公美子是一个生活在小镇里的65岁的老妇人。每天,她都会把自己打扮得一尘不染,出门去做看护的工作。随着年龄的增长,她的记忆力慢慢衰退,但她依然很用心地在一个诗歌学习班中学习。在看似平静的生活里,她始终承受着心灵上的痛苦:一个女孩因为她的外孙和一群不良少年强奸而投河自尽、为了筹到赔偿金答应与她看护的残疾老年男子发生性关系……虽然如此,对于诗的向往以及诗对于她的抚慰使她沉迷于“美”,而可以暂时遗忘生活里的种种不快。在去自杀的女孩家道歉的途中,她被路上的野花吸引,美丽的诗歌涌上脑海,她忘情于自然之中,而忘记了要去做的事情。或许正是这个契机,美子写出了她梦寐以求的属于自己的第一首诗,完成了诗歌学习班的结束作业。在影片接近尾声的时候,和自己正在打羽毛球的外孙突然被因正义而落职的警察带走,她平静地看着外孙被带离,而同警察继续打着羽毛球。在影片的最后,杨美子大概选择了与女学生相同的自杀方式,跳入河中,逃避社会,以生命洗脱罪孽,也客观上长久地完完全全投入自然之中,投入对“美”的追寻与体验之中。

不过我突然想到会以怎样的视角来看这个处于旁观者视角的主人公。

美子的诗意与死亡像是一个悖论,我觉得她可以活得好长好长,但她也的的确确因为愧疚、玷污了自己的干净等等痛苦投江了。影片的流动是缓慢平淡的,或许也是暗流涌动的。我们明晰地感受到一层朦胧的罩在心头的忧伤,却也或许可以意识到朦胧之后涌动的厚重的现实与背离。我在猜想一定会有人站在上帝视角评判美子的生存的,也大概会出现“杨美子们”这样的群众定位。我是想嗤笑的——“杨美子们该如何适应社会”。

我们应该回到《诗》这个标题了。看看美子的“生命之诗”吧:

   神话人物

那个地方怎么样

是多么的孤寂啊

到了晚上依然是晚霞
听得见树上鸟儿的歌声吗
没贴邮票的信,你能收到吗
未能表白的话,可以传递到吗
时间流逝 玫瑰谢了
像静止的风 像画家的画儿
未能赴约的约会
一直是秘密的爱
我那凄惨的脚踝
飘进嘴里的草叶子
一直跟随着我的小脚印
是离家的时候了
在黑暗到来时,能再次得到光明吗
我会祈祷,祈祷谁都不再流泪
我是那么诚恳地爱着 希望你能知道
在夏日的一个白天无尽的等待
你父亲的脸似古老的胡同
羞涩地坐着 孤独的野菊陪在我身边
我是那么的爱着
在你那微弱的声音里,心是那么地跳动着
我祝福你
在到达江对面之前
我的灵魂拼命地呼吸着
我开始做梦了
在一个阳光清澈的早晨
再次用刚睡醒还肿着的眼睛
可以见到 身边的你

       诗于美子来说是什么呢?是大树于阳光下沉静的絮语?是野杏于野花的原野中奋不顾身的扑向大地?还是她最喜欢的花——黑夜下的白、窗外的鲜红……

它们的清澈明亮自主地带上了暗夜的沉寂——青山绿水边突如其来的大雨、明媚舒适的田野边破败的老屋与狂吠的狗。

诗是追寻隐喻与抒情的,所以有联想的最大自由。所以以上的种种读感来自于混乱的联想。我终究也没有对《诗》作出解释,得出所谓乐观生活的结论。

这是一种描述——隐喻才是存在的状态展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