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李文彬

当前位置: 首页 > 李文彬 > 正文

李文彬 /

看革命的死亡欲望

作者:李文彬发表时间:2019-09-07浏览次数:




《辛亥革命》这部电影的主打方向是情感认同,也就是用浓重的悲剧意识不断激起观众的爱国意识,从而达到共鸣。我们观众一般称之为“煽情”。

我们回顾一下电影的片段。在一片灰色之中,秋瑾走上断头台,她说,死将换来幸福。在夜色与火光中黄兴重伤,后废手。在蒙太奇的剪接之中,华侨的坚决与革命的结果又形成鲜明的对比。林觉民与张铭琦的对话则代表着新一代青年的基本态度:唯革命可救国,唯死亡可革命。随后转入新的场景:下雨的海滩上躺着无数的尸体。

而结尾之时,又进入一种高度的煽情之中,一片灰白之中,孙文踏着皑皑白雪,向我们阐释着革命的意义。

就从煽情这一点来说,电影既是成功的又是失败的。它的确能引起观众的情感认同,但是过度的煽情容易使观众产生“审美疲劳”,使煽情变得滥情。

我们再回到电影中去,开头就奠定了一种悲壮的气氛,也确定了革命与死亡联系的必然性。色彩的运用、场景的剪切与转换不断感染着观众,也把观众带入那个唯死至上与唯活至上的极端世界。

陈独秀曾在《文学革命论》中说过,三次革命,皆虎头蛇尾,未能充分以鲜血洗净旧污。这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那个时代知识分子的统一认知,只有经过鲜血洗过的世界,才能涅槃重生。

而革命是否就一定要由鲜血推动呢,我们应该重新思考。

我们从历史中可以了解到,那个时代的革命是由起义推动的,而起义就是武装行动,也就是战争。唯战争以推翻政权,而“只有推翻了一个旧的政权才能建立起新的政权”。这大概是孙文的理念,也是他为何愿意让位给袁世凯的原因。后来,孙中山回忆辛亥革命时,说妥协是失败的根本原因。我们后来在总结这一段历史的时候,说,资产阶级无论是改良派,还是革命派都具有软弱性和妥协性。而当我们回顾历史的时候,发现所有的妥协都是在血流成河之后发生的,是在面对着自身弱小与外敌强大而又复杂之时,看着一个个人头落地之后的、对和平革命的渴求。

孙中山的让位就是对和平革命的渴求。但他们处于一种不成熟的发展,处于向以后的革命道路进发的过渡阶段,其失败是历史的必然。但其失败到底是不是所谓软弱的结果呢,我始终存有疑问。

黄兴在面对孙中山的退位之时,显示了内心极度的不认同。他是这样说的:“袁世凯极有可能会复辟帝制,我们打了那么多仗,还怕继续打下去吗!”革命不是由黄兴决定的,不是由孙中山可以决定的,也不是由革命党决定的,是由社会、历史决定的。

中国的革命始终如疾风暴雨般,力图翻天覆地,却屡屡失败。即使是改革开放这样的“革命”也仍旧是疾风骤雨。站在今天的历史之上,许多学者对那个时代以及今天这个时代都提出了不同的看法。而到底怎么来看,我们也理应保持自己的理性思考。